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碎了三个碗
    无论是酒楼上的书生还是方才在巷口遇见的道士,在女童心中都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颗小石,涟漪过后便被湖面吞没到半分痕迹也无。

    对左恒来说,不被穷巷里面喜欢抢人钱财的那帮子恶棍劫道,安稳地回到家才是比较重要的事情。

    她的家在穷巷比较靠里面的地方。

    那个地方与其说是家,倒不如说是一间破茅屋,屋顶塌了小半边,大门漏风,墙壁上还时不时簌簌往下掉几块土灰,实在不像是能住人的地方。

    已经过完年的左桓九岁,这间屋子也住整整了九年。她眼睁睁看着屋子从简陋却整洁变成的这个样子,变了许多事情,自始至终唯一没变的就是那份安心。

    而现在,安心也快没有了。

    女童进了屋,面无表情地将从里面把门反锁好。她在巷口的时候算卦耽误了不少时间,天色已经不比之前,她家又在阴面,此刻屋内灰漆漆的,许多东西都模糊成一团黑。

    但还是能感觉出来屋子里面乱糟糟的,明显是有人来翻找过样子。

    她捡起刚进屋就踩到的一小段蜡烛,从怀里掏出两块半截手指长的火石。

    扣门如左恒,像火折子这种相对较贵、用多了还会失效的东西是绝对不会买的。她宁愿自个儿想慢慢打火石生火。况且火石打多了,慢慢也就有技巧了。

    火苗在烛芯上窜起,昏黄的光以女童半截蜡烛为中心扩散开来,填满了半边屋子。

    屋内确实很乱,瓶瓶罐罐都被随意踢倒在地上,缺了半扇的柜子大开着,里面的叠好的衣物全部被揉成一团,连床也没有幸免于难,被子直接被划了几道口,露出发黄的老棉絮。

    左恒看都没看这些,拿着半截蜡烛就走向墙角。

    意料之中,备用的药篓早就不知道滚去了哪个角落,只有一把遍布锈痕的药孤零零立在那里。

    还好地面没有被翻动过的痕迹。

    她将手上的小半截蜡烛放立在一旁,持着药铲开始挖土,直至地里冒出一个的箱子小半轮廓。

    左恒脱了鞋,赤着脚蹲在地上,把今日赚来的铜钱一枚一枚从鞋底里面抠出来丢到箱子里。听着箱中钱币叮当响,女童漆黑的瞳孔也多了几分亮度。

    确认钱都已经放进去之后,她才宝贝似地合上木箱,把方才从周围挖出来的土又小心翼翼地填了回去,又剁了好几脚,让地面好平整些,看不出被挖开过的样子。

    财不能外露,会被抢走。

    左恒有无数次看见巷子里的那伙混混粗鲁地踹开家家户户的门,吆喝着“收租”时的样子,越是穷人家,他们的态度也就越无理蛮横。

    对付左恒这样孤苦无依的就更简单了,也不管在不在,直接就闯进屋子里面,恨不得次次翻个底朝天。

    所以左恒的钱从来都是藏一大部分,露一小部分。

    屋子里什么钱也没有,那伙人会起疑心不说,可能还会变本加厉地搜刮。

    左恒的手探向了床头的小陶罐,里头原本有八文钱,现在空空如也。

    下次只放五文钱就可以了,左恒面无表情地下了决定。给得越多人越贪心。

    然后她看见了许多瓷片。

    她进屋的时候先想到的是钱,只大概环视了屋内状况。小半截蜡烛的光太过晦暗,隔远了地面上有什么也完全看不清,以至于她快收拾到桌子边上的时候才看到地上的狼藉。

    左恒家的桌子上一直都有三只碗,尺寸依次减小。

    现在它们全部碎在地上,再也分不清彼此。

    左氏还在的时候,身体一直不大好。铺子里头的药太贵也买不起,在药铺掌柜好心施舍了方子后,全靠左牧之上山采药吊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