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谁是黄雀
    死吗。

    左恒闭上了眼,在最后的时刻即将到来的时候,她罕见地感到了害怕。

    不是对于死本身的畏惧,而是对未完成事情的遗憾和对虚无缥缈来世的担忧。

    来世她还会成为爹娘的女儿吗?

    美妇翻手为掌朝左恒天灵盖去,身边那对金童玉女眼中发出蒙蒙白光。

    忽闻一声长呵。

    银枪如电,直直钉在了左恒的身前,距女童天灵只有不到一尺之隔的美妇愣在了当场。

    护在她跟前的,不是红衣是白袍。

    换了一身便装的大隋战神半弯着腰,只伸出了两根手指,就轻而易举就夹住了美妇欲朝下拍去的手掌。

    那袭红衣则是拿双叉短刀抵住那双金童玉女的后心,防止美妇的这两个人傀玉石俱焚。

    “要管人间事,先问帝王家。”

    “你越界了。”

    话音未落,天纵之才的大隋战神便已将美妇欲按的手掌扳了回去,更是直接抬腿扫向妇人下盘,精准狠戾。

    他的手按向妇人的肩。

    与此同时,久久未感到该来疼痛的左恒睁开了眼。

    看见的便是将武夫蛮横体现得淋漓尽致的这幕。

    “没事了。”站在一旁不动作的红缨安慰她,“一会儿我带你回去疗伤。”

    美妇并不是很想和传闻中最爱一力降十会的楚争较量,尽管手上握有利器,也只是变着法避免便装男人的贴近,嘴上同时讨饶,“王爷有话好说何必为了一个凡人伤了阴阳洞天与大隋啊!”

    火辣辣的触感引起美妇的一声尖叫,楚争的一巴掌狠狠扇在了她脸上。

    红衣女郎冷笑了一声,同时踹开想要上前帮忙的金童玉女,伸手扶起左恒。

    “我的庚金在她手上。”左恒艰难爬起,扯了扯女郎的衣袖,“当心。”

    女郎会意,朝着前方喊道:“听见没,当心。”

    白袍战神闻言,勾唇一笑,反而停下了动作,“云霞仙子,我该这么称呼,没错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