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交代
    一个小小的荷包里能装五千两银子。

    再次领略到术法奥妙的女童压下有些荡漾的心神,认真朝男人和女郎道了谢。

    尽管楚争也说了那颗种子的价值,但是左恒丝毫不觉得这样贱卖有什么可后悔。

    且不论她需要的是可以供她出行的钱财,就是楚争和红缨的反应来看也能知道这颗种子对炼气士来说也不常见,如果她临时反悔,就算楚争不杀她,以后说不定也会惹来什么麻烦,倒不如就这么贱卖出去,各取所需。

    左恒没有忘记楚争说的利益二字,也没有忘记那些炼气士对凡人的态度。

    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感谢他救命与赠药,但方才提出交易时,女童始终没有方下那点戒心与防备哪怕她说的确实都是实话。

    况且这笔买卖也算是还清了之前欠的人情债。

    提醒女郎鱼还在屋子里之后,自觉还了人情又摆脱了个麻烦的女童轻快迈出官府大门,朝着药材铺子的方向走去。

    药材铺子不远就是铁匠铺,等找完孙泉和孙大夫,她想去请铁匠打上一柄剑。

    要练剑的话,整天拿着轻飘飘的枯树枝瞎招呼可不行。

    迈进熟悉的店门之前,左恒悄悄从荷包里面摸出了三十两银子踹在兜里,很沉,但是她很满意。

    铺子里依旧是没有多大的人气,老人懒懒地办趴在柜台上,手上拿着个小药杵捣来捣去,也不不知道实在捣什么药材。

    不知道是不是左恒的错觉,老大夫的精神明显要比上次来时高上不少,似乎整个人都减了岁数一样,连捣药材的劲都要比以前足。

    看到女童进屋,孙大夫眼前一亮,显然是注意到她新换了一身衣服,“对嘛,女娃娃就应该干干净净的。”

    老人以前就对左恒常年穿着缝补的破衣服颇有微词,总想去裁缝店带孙泉裁衣裳时把左恒也捎上,奈何左恒总是一下子就跑没影,每次都以不了了之告终。

    如今左恒穿着崭新的衣服过来,他又怎能不高兴,“来来来,正好我给你结一下工钱。”

    他担心左恒裁了新衣之后经济拮据,特地寻了个借口,“刚巧卖出去你之前挖的一株好药。”老人已经打定了注意,就算左恒不接受,他也要追着跑到她家里,硬塞过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