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少年人学剑当走四方
    老者饮酒的动作豪迈大方,颇有一种醉倒五岳的气势,好在他们坐在酒楼的小角落里,闹出的动静也不算大,再加上这个时候酒楼的客人不多,也没有人好奇朝着这边看。

    女童定定看着他,声音很小也很坚定。

    “我要当捕兔子的那种大鸟,不是当兔子。”她这样说着,眼神明澈的像一面镜子,“兔子再怎么小心谨慎,最后还是会被捉住的,因为兔子虽然警觉,但是弱小。”

    她自己也做陷阱捕过兔子,自然知道兔子虽然警觉,狡兔三窟,可还是逃不过被捕杀的命运。

    可是天上那种生性凶猛的大鸟不同,不但翅膀强劲有力,连爪子也十分的锋锐,在采药的时候,甚至看见过他将蛇摔死在过岩石上。

    “我以后不会这么提防了。”左恒保证道,虽然是对老人说,但更像是对自己发誓,“我什么也没有做错,为什么要这么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这才对,躲躲闪闪的像个什么样子!”老人猛地放下酒坛,大力拍了拍女童的肩头,“提心吊胆一辈子安然无事又怎么样!到最后反倒是自己成了没有胸襟的气量狭小之人,有什么意思!”

    已经是醉醺醺老人打了个嗝,飘飘然嘴中呵出一口酒气,又朝左恒的肩上拍了几下,很是乐呵,“要做搏击长空的苍鹰,甚至是翱翔九天的大鲲,现在这个样子还差得有点远咯。”

    左恒还什么都没有说,他就又拎起了酒坛子,倒了一碗酒往她手里塞,“来来来,喝酒!不喝个眼花耳热,哪里又有素霓而生的意气。”

    他也不管左恒喝不喝,自己又豪饮了三大白,“少年意气!知道什么是少年意气吗?”

    “就是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敢放手去做,眉梢要像剑,又凛冽又高扬,直接飞入鬓角。什么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啊,说的不都是你们少年人吗!”

    酒到酣处兴正浓,这位特地来此的老道人拍着自个儿的大腿根道:“窝在这么小一个地方还不走干什么!这小地方别说是鹏展翅了,就是连个大点的动弹地方都没,还呆着不走是要把骨头都硬在这里吗?!”

    “我问你,漠漠黄云风卷狂沙看过了吗,玉树琼枝天地俱白看过吗,步步成景庭院奇巧看过吗.......”他一口气吐出一大串左恒听都未曾听闻过的景象,“这还只是南域一个地方的风光,更外面,什么住在树上的国家缩在地里头的城池无奇不有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