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当启程
    左恒还有很多事情都没做,所以当老人说立刻就出发的时候,她有那么一点儿不甘愿。

    女童原本打算是过了清明去坟头祭拜过父母后再动身启程的,在中间的这段时间里头正好能够把剑练一练。

    现在老人轻轻松松就拍定了动身的日期,她原本的计划也被全盘打乱,心里头一时憋的慌。

    如果只是一个晏横舟还好说,毕竟他找上门的时候是说,让左恒走的时候喊上他,显然是不急着时间,决定权完全在左恒自己。

    可是既然老人,晏横舟这位神秘古怪的师祖这么决定了,晏横舟肯定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女童一时陷入了为难之中。

    本来她就已经承了老人很大的人情,又怎么能得再寸进尺,让他因为自己的私事在歧县逗留月余。

    再说了,非亲非故,她又凭什么要求人家。

    “老人家带晏横舟先走吧,既然我已经知道怎么走了,会努力赶上来的。”左恒犹豫道,对于自己月余后能否顺利赶上两人不是很确定。

    去太行的路这样漫长宽阔,就算赶上了他们的进度,走在一条道上,也不一定能找到他们人啊。

    左恒把那把金灿灿的小剑从荷包里掏了出来,递还给老人:“老人家在路上教晏横舟怎么用这个吧,万一我没赶上来,他自己独行也有个保障。”

    嘴上说是万一,但在她心中觉得已经是**不离十的事情了。

    在挣扎的时候,左恒完全忘了老人似乎会识人心这件事情。当一道似笑非笑的目光停留在女童身上的时候,她才忽然把不小心遗忘的这件事情从记忆中扒了出来。

    这种被看透了小心思的感觉让左恒有些赧然,不过面上看不大出来。

    “怎么,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啊?”老人乐呵呵打趣。

    左恒只能硬着头皮否认,“没有嫌弃老人家的意思。”

    闻言老人追问道:“那你干嘛不和我们一起走?这不是嫌弃是什么?”

    “我还有点事,所以你们得先走。”左恒答得别扭,“不能因为等我耽搁你们的行程。”

    “这可不就是嫌我们碍你的事情,所以才让我们赶紧走吗。”老人不依不饶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