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在路上
    跟老人一道儿上路其实并不是什么轻松事,虽然瞧起来瘦小,这位实打实的老神仙迈起步子来却比那些自诩体力好的庄稼汉要快上很多。

    往往是老人甩了两个人一大截路之后,又在某棵树下或者是哪块石头上面坐下来,掏出不知道哪来的酒葫芦喝酒等着他们赶上来,再不紧不慢地,又把人甩在后面。

    左恒还好,进山进惯了,本身的耐性也不错,一时下来还能勉强吃消,可是背着书箱的晏横舟可就苦了。刚开始他还能跟上,到后来完全就是走一步歇三步,反倒成了老人等着左恒和他,左恒等着他这种被落在最后的局面。

    好在左恒没有像老者那样把人甩在后面,而是选择停下来等着他休息好再一起走,更是大大方方不容拒绝地背起了晏横舟身后的书箱,好让他负担小些。

    老人喝完酒,算算时间觉得他们也该赶上了,看见的就是背着书箱的左恒和面带犹豫忸怩地像个新入门小媳妇似的晏横舟。

    “不就是背着书,你这样是要当以后还准备出家当和尚不成。”老人心里横竖不是滋味,“你当个和尚,女娃娃反正是个剑仙,咱们家不但三教齐了,四大修也齐了,多好。”

    晏横舟没在书里头看见过和尚,一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拿不准老人说得是那方面像和尚,小心试探道:“当了和尚,还能继续读书吗?”

    他显然把老人的话当了真,气得老人一句脏话卡在喉咙里,咽不下去,对着无知小辈又不能痛快骂出来,难受极了。

    左恒想起剑灵的话,小声对晏横舟道:“和尚就是秃驴,要剃成光头的。”

    晏横舟一想,这可不成,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把头发剃了怎么行!

    而且呀,没了头发,不能像李先生那样头带纶巾两袖飘飘,不就一点都不风流了吗?

    他几乎是立刻改口道:“师祖,我不当和尚,我要当李先生那样的先生。”

    “不当和尚,那你对着女娃娃这么忸怩干嘛?”老人翻了个眼,“不当和尚,没有清规戒律束缚不能进女色,你这么紧张干嘛?”

    “亚圣说这是礼。”晏横舟悄悄瞄了一眼左恒身后满当当都是书和一些小玩意的书箱,不好意思极了,“而且......”让女孩子帮忙,多不好意思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