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夜宿**
    少了老人,左恒本就不多的话就更少了。晏横舟虽然有意搭话,想要在路上教她认几个字,最终还是在女童面无表情的那张脸下把数次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他又不是师祖,能把人教训得服服帖帖。

    再说了,万一左恒不讲理怎么办。

    于是一个只顾着闷头赶路,另一个有心没胆,两人一路除了偶尔的休息啃干粮外,脚程竟然也不比有老人带着慢上多少。

    早上还是晨光熹微,到了快日中的时候,林子里的光线肉眼可见地暗了下了,地上也开始泛潮,风刮了起来,有些阴恻恻。

    晏横舟身上穿的是单薄的春衫,又不耐冻,跟在左恒后头不时搓搓手,总觉得十分不自在。

    他们出了林子才完整瞧见外头的天空,阴沉沉的,云暮低垂,无端让人心生压抑。

    林子外头便是大片的田埂,有位穿着短衫的中年汉子挥舞着锄头在土地上劳作,不见其它人。

    不仅是左恒和晏横舟注意到了他,他也注意到了他们。

    瞧着十分憨实的汉子远远地朝他们摆摆手,高声喊道:“怎么就你们两个娃子,大人呢?”

    左恒抬头看了眼天色,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雨会降下来,少了林子里头树木的遮蔽,跟在身后晏横舟已经在搓着胳膊,腰板有些畏缩了。

    “我们上去问问,说不定能借一下宿。”左恒说,“你别吹风吹冻着,到时候拖累人。”

    晏横舟心想自己哪有这么说,开口就是一个喷嚏。

    “走,上去问问。”女童手劲奇大,拉着他便走。

    田间劳作的憨实汉子见两个小童走上来,挠了挠头,“荒郊野外的,大人也放心让你们两个娃子乱跑。”

    “这天要雨,要不是俺想着土还没松好,你们还见不着人。”

    憨实汉子说着伸出自己的手,看动作是想要摸一摸两个人的头,结果伸到一半就别扭缩了回去,转为摸了摸自己的鼻头,有些悻悻,“瞧俺,怎么又念叨起不打紧的事情了,娃儿,你们这荒郊野外的要怎么过夜啊。”

    短衫壮汉长相憨厚,一口朴实的乡音更让人好感倍增。

    “还没找着地方。”左恒答道,“家里头大人说让我们自个儿走路,磨炼磨炼,在前头镇子里的上等我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