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曲折
    反正那些手就和怎么砍也砍不尽一样,与其拖延着耗费体力还不如干脆看看外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能打过的自然能打过,打不过就尽量拖着,先让晏横舟跑掉再说。

    左恒把庙门捅穿的理由就是这么简单。

    她觉得这就和打架的时候别人不会因为你防守退缩而不打你是一个道理,想要安稳,还得在别人的攻击下主动出手才行。

    和女童料想的一个村子的妖怪不同,破了大洞的庙门外只有带着他们来这处的中年汉子一个人现在他已经不能称为人了,只能从人皮还未完全脱落的脸上隐约辨认出之前的影子。

    门外的是个七尺多高的怪物,肤色青灰,结实的肌肉不断蠕动着,身体上密密麻麻长着许多眼睛,隐约能够见到狰狞人脸浮现。有手臂从他的肚子上,腰腹上,甚至是头颅上不断长出来,有些地方还汨汨留着黑血,伤口整齐,显然是之前被剑砍断过,手臂还没来得及生长。

    就好像有无数个人想要挣扎从汉子强壮的身躯之中出来一样,在这样的雷雨和闪电之中,显得异常诡异与恐怖。

    见到这样的怪物,哪怕是左恒心中也不由一阵惊悸,晏横舟更是吓得直接闭上眼,口中念念有词,好像这样能安心许多似的。

    “往后稍微站一点。”左恒头也不回道,门外的怪物见庙门乍然破出一个大口,已经开始试探着半个身子往里探了。

    他身上手臂挥舞着,左恒一时也不好接近,只能一边闪躲一边找准机会削去对方手臂。

    脱凡只是迈入修炼道路的一个开始,女童断然没有那么大力气能够轻轻松松连续斩去这力大蛮横怪物的数条手臂,之所以能够如此轻易,全赖手上无名利剑的功劳。

    也正是深知这一点,她才没有贸然近怪物的身,而是不着痕迹靠剑上的力量来威慑它,让它始终维持在一个固定的活动范围内,又无法全然破门而入。

    左恒在周旋也在思考。

    断肢能再生,她这样一直砍下去也不是办法,怪物身上那么多只眼睛,一只只戳瞎好逃跑也不太可能,似乎唯一能试试的就是捅穿怪物的眉心,但可能这些魑魅魍魉和炼气士也不一样,捅穿眉心未必能有效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