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弟子房
    离了显真的视线,白翊的脸立马就拉了下来。他先是甩开了沈蔷的手,冷哼一声,接着将与他并排的宫天傲挤到了一边,掸了掸衣服后一个箭步赶在了众人之前。

    紫衣少女心中暗恼,面上却做出一副抱歉模样陪笑,似乎突然大发脾气的人不是白袍少年而是她一般。

    她细声对宫天傲说了声抱歉,后者却全然没有介意的样子,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她,有些不好意思道:“你......真是公主啊?”

    紫衣少女不明所以,笑容也有些僵硬,“当然?这还有假?”

    从小到大最多见个乡绅地主小贵族的庄稼少年想起她之前送的那碗饭,有些赧然,颇不自在地挠了挠耳朵根,“那你真的很好啊,很善良。”

    他这副傻愣愣的模样和王城中的贵族青年差了可不是一星半点,沈蔷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他逗笑了,扑哧一声,“那当然。”

    离所谓的弟子房还有些距离,白翊一个人走在最前,沈蔷和宫天傲两个人在其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再后面一些的矮子和瘦子谁也不理谁。

    左恒跟在最后面,将前方发生的事情尽收眼底。她还在想之前第三关的事情,想掌门人的那么镜子。

    严格来说她算说谎了,但是掌门人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应,那么她是不是能大胆假设一下,那面能分辨人是否说谎的镜子是假的呢?

    左恒只是猜测,不敢肯定,毕竟谁也不知道测谎的标准是什么。可是她先前遇到的那么多厉害的人里,会读心的,也就只有一个喜欢喝酒的老人。

    难道一面镜子要比随手一挥就能平地起山水的老人还要厉害吗?这是她所想不通的。

    如果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弄清楚才好。

    她还不知道什么叫做法宝。

    思索了一路,弟子房也就到了,二十来间屋子错落在半山腰各带有一个小院子,离得不远也不近。

    白翊二话不说就打开了最外面那间屋子的院门走了进去,也只有这间屋子是离山道和两仪场最近的,其它都要远些。

    沈蔷也眼疾手快,找了间稍微靠后的屋子走了进去。

    倒是宫天傲的选择很有意思。草鞋少年选择了一间离大庆公主最近的屋子,虽然靠得有点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