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零一
    左恒回了她选中的那间弟子房,名为大师兄实则干着保姆该做事情的俊俏却是着实为此跑了好几趟。

    他先是恭敬请出了守着藏书室的书翁,又去寻了正在打坐的执令长老玄公,找来了修缮阵法修到一半的执事长老玄思,这才向在宗门大殿之内等候已久的美髯掌门说明缘由。

    为人散漫干事却从不含糊的玉衡派大弟子先是朝殿上具有管事权的四位长辈行了一礼,这才将事情完整禀告上去。

    “新入门的弟子之中,有人选了零一号房,虽然光鲜不再,但毕竟零一号房存于本门时间已久,地位也特殊,怕是有什么不妥当之处,是否该让她另换一间?”

    被恭恭敬敬请出的藏书室守书人是个少年,只有一头银白的长发才符合“翁”这个称呼,他先是愣了很久,才从自己漫长久远的记忆之中挖出来零星头绪,“最先挖出灵泉和玉矿的那间?”

    面目威严的掌门冲他点了点头,“正是那间,不知书翁是否清楚那间屋子还有什么其它效用?”接着他转过身子,面向玉衡派将来的接班人,“让她搬出去,毕竟是过往遗留,哪怕里面什么也没有剩下,也不是这些摸不清跟脚来历的未入门弟子能住的。”

    有青年出声打断他,玉冠白面,一双桃花眼,风流含情,顾盼有神,正是执事长老玄思。

    “诶呀呀,师弟那面鉴心镜不管用吗?你连威带吓地,人家不都把来历说得差不多了?”他甚至和哥俩好似地上前两步环住了中年的肩,把两人距离拉近了不少,显得十分亲密无间。“而且都过去多少年了,要是那玩意还在,玉衡派怎么也不可能是这个样子,一间破屋子而已,住了就住了,我看,不用搬。”

    醉心修炼的执令长老并未表态,只是在大殿上盘起腿,闭目而坐。他说门规并未作出详细规定,让师兄弟两个自行斟酌。

    “是谁眼光这么好啊,一眼就选中来头最大的一间。”桃花眼青年好奇问道,仍是不肯松开搂着他师弟的手,“是不是白衣服瞧着就特别傲倨的那个小少爷啊,我瞧着他来历不错的样子,浑身上下不少宝贝,眼光肯定差不了。”

    他制住了脸色已经铁青的掌门,一个劲儿地朝拼命抑制叹息冲动的显真使眼色,“徒弟啊,我猜对没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