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结怨
    “你要纳元丹还是什么其它丹药。”白翊打量一眼左恒,又恢复成先前那副少爷样。“纳元丹知道吗?不知道就把打赏换成银钱。”

    “不过先说好,你以后要一直帮我干这种下等活。”他刻意拖长了调子,语气就和打发家中的下人没什么两样,“帮我把事情办好了,甜头少不了你的。”

    他那种摆脱累赘的轻松和一股天然的优越简直快要溢出,左恒皱了皱眉,原本想要顺道赚一笔的心思也歇了歇。

    她和白翊之前算不上有接触。所以对这位小少爷的印象,她还只是停留在自视甚高和傲倨而已。

    以前认识的周远也挺傲倨的。

    但真正面对面交谈之后,她发现自己是真的不喜欢白翊,甚至有些讨厌。

    讨厌到不想赚钱的那种。

    爹娘去世之后她一直都活得挺独,不求人也不轻易助人,除了打些必要的交道之外,曾经的歧县女童活得更像个幽灵。

    在爹娘死去前,左恒家的收入来源有两样,一是采药,而是从大户人家的侍女那边接点忙不过来的绣活,在坑蒙拐骗样样不差的穷巷来说,简直算得上奇葩。

    她也被一直教导着要做个好人。

    真论起来,她家唯一比普通人家差点的,就是缺了亩田而已。

    她爹死后有人也有相熟的人劝过她娘去签个卖身契当人家的侍女。

    说是孤儿寡母不容易,去人家当侍女好歹是条出路,还能带着当时尚小的娃子脱离穷巷这种鬼地方。

    大人们在门内说,当时的左恒就在门外偷听。

    听她娘亲异常干脆地拒绝了别人,说了很多她永远都会记得的话。

    “签卖身契不可能一个人签,在穷巷注定是摆不脱一个穷字,人好歹是自己的。再说,就算东家好心只签我,让我带着小恒,但她以后就是奴婢的女儿了。”

    所以她从小就知道,穷也是要穷得有点骨气的。

    她爱钱不假,可她从来没偷抢,更是没签个卖身契去大户人家混日子从此不愁吃穿的想法。

    临时起意询问白翊自然是因为有利可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