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针尖麦芒
    猝不及防被埋成了个雪人的白袍少年人气得浑身发抖。

    站在原地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扶住门框的手还是有些哆嗦。

    他身上穿着的是一件寒暑不侵刀枪不入,非寻常术法所能击破的法袍,本身也已经将要跨入纳气,这点雪的作用除了让他看起来狼狈些并没有其它。

    但正是狼狈这一点让他无法容忍。

    自打有记忆以来,他都是被人追捧讨好的存在,哪怕是家族最威严的长辈,在面对他时也异常和善宽容。他是家族进千年来第一个有望成为仙人层次的存在,就和他现在活得最久的那位太太爷爷一样。

    尊严不容亵渎。

    少年从袖中掏出一张黄符,滴滴答答不断有水珠落到他的脚下,原本堆积在他周围的雪也悉数化作数滩不断变小的水渍。

    黄符燃尽,并未落下灰尘。

    浑身上下半点不见先前狼狈的小少爷深吸一口气,咣当甩上了院门。

    他直接排除了紫衣少女沈蔷,矮子汪贤和瘦子戴升。沈蔷是知道一些他来历的人,一国公主,不会这么没有分寸不知礼数,另外两个人则是对他隐隐有些畏惧,就算是借上几个胆子,这位心高气傲的小少爷也敢肯定他们不敢这么做。

    白翊将目标直接锁定了宫天傲和左恒。

    他知道沈蔷的住处,因此很快就找到了宫天傲住的那间弟子房,在他使劲敲了几次门之后面带茫然的庄稼少年很快就拉开了院门。

    愕然之后才是不屑,“怎么,哪阵风把你这样的少爷吹来了?”

    距离他被堆了一身雪的时间没有过去多长,宫天傲身上却是干燥的,手也没有红肿,可以初步排除。

    白翊不想和他废话,直接转身离开,留下庄稼少年一个人在原地莫名其妙,骂了句有病。

    只剩下左恒。

    白翊并不是蠢笨之人,不然也不会被家族如此看好。冷静下来之后他很快就分析清楚了利弊。

    他觉得可能是从拒绝自己开始,那个扎着半截马尾一看就是从小地方来的家伙就已经对自己怀恨在心了。

    而且自己之后又踢了两脚雪,她会报复也很正常。但是既然她敢惹自己,就要做好被自己报复的准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