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双方得罪
    黑衣青年只说了两个字“胡闹”,显然是拒绝的态度。

    既然差遣他们干事的师兄不赞成,左恒也就自觉没她什么事情了,当下就把头扭了回来,将拂尘搭在肩头继续朝远山径走。

    被拒绝的白翊气得直哼哼,“那就像这小子讲的吧,他说他一个人就能干完就让他一个人干,不要找我!”

    “不干活还想学仙法?”宫天傲反唇以讥,“哪儿来的那么好的事情?”

    “你以为我......”白小少爷把到嘴边的半截话吞了下去,深吸一口气,转而向黑衣青年道,“这位师兄,我和他在上山之时就有矛盾,矛盾事小,耽误打扫侧殿我就过意不去了,还希望师兄将我和他分开。”

    黑衣青年深深看了他一眼,似在决断。

    白翊看他的反应,直觉有戏,赶紧添油加醋道:“万一我们在偏殿起了争执,弄坏了店里什么东西就不好了,还是分开比较合适。”

    不过是不想和他看不上的人过多接触而已,也是难为他能这么好声好气解释缘由。

    青年显然是将他的话考虑了进去,点了点头道:“确实有理。”然后他叫住了已经走到两仪场边缘的左恒,示意她回来一趟。

    左恒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应该再走快点的,这样黑衣青年就叫不着人了。

    她说不上讨厌麻烦,但下意识不喜欢纠缠到这种人与人之间的纠葛里。

    “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清除灰尘,扫偏殿的就剩下一个人了。”把拂尘搭得有些滑稽的少女口气硬邦邦,怎么听都是拒绝的意思,“这样反而慢。”

    “那我和左恒扫偏殿,让那小子一个人去除尘好了。”白翊慌忙抢道,提到除尘的时候忍不住皱眉。

    玉衡派的藏书室哪里是藏书室,架子上全是灰,也没有多少存放贵重法诀的玉筒,反而和山下人世的书生家一样,堆了一本本厚重的本子,也不知道三千年的底蕴到哪里去了。

    所谓法不可言传,炼气士的那些真正高深奥妙的法术都是文字无法记录下来的,只能以念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传承,或者是直接铭刻在子孙的血脉之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