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剑上说道理
    第二十六章剑上说道理

    左恒摇了摇头,试探道:“我们大隋违约了,现在他们是要来拿剑吗?”

    尽管是用我们代称,但她心中并没有多少代入感。

    李修宜有些哭笑不得,“都说了没有这么简单了。”

    年轻读书人顿了顿,而后一字一句道:“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不仅仅关系到一国,更关系到一国之后错综复杂的关系。在托梦给小晏遥之前,我曾特地为此事寻找过大隋的国君。”

    “南域主要是儒道之争,但争了这么多年彼此关系并没那么紧张,算是在敌友之间。”他突然叹了口气,“本来没这么复杂的,大隋不管在战争中是输是赢,对它的国运都不会有任何影响,区别只是大国与较小国而已。但是现在......”

    “但是现在?”

    “难说啊......”李修宜摇了摇头,“我此前找上随恬斗,目的就是让他养精蓄锐,几年内不要大肆兴兵,留给他人做手脚的机会,从天意的层面找不是。但是现在,他都打到豫国边境来了。”

    他停了下来,而后淡淡道:“隋和豫隔了数十个小国,现在这些小国都是大隋的国土了。”

    左恒似懂非懂,“那你为什么不托梦给他?”

    “我不在南域。”李修宜咳了一声,“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我发现大隋违背和我的约定的时候,我已经联系不上随恬斗了。”

    “找其他人也不行?”她问道。

    “有人刻意把我和大隋之间的联系掩盖住了,我谁也联系不到。”

    左恒点点头,哦了一声,其实还是没怎么懂,“那现在要怎么办?”

    她还是没有意识到这到底是多大的事情,更不知道这件事情早已超出年轻读书人在歧县所说的“天大”的范畴。

    “有人想要借着大隋对南域下手,借天势以灭隋。”李修宜没有回答她,而是自顾自说了下去,“我并非出自南域,但南域的儒脉与我息息相关,决定是我做的,一旦大隋坐实了暴戾无道的名头,那么南域的儒家至少在百年之内,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并且南域道家与我交往不少,亦可能受到牵连,借此机会乘机而入就简单了。”

    年轻读书人只简单点名了事件的重点以及可能造成的后果,其中牵扯到的势力曲折都被一笔带过。

    饶是如此,左恒还是一阵发懵,眼前一片茫然:“.......啊。”

    什么南域,什么乘虚而入,听不懂啊。

    李修宜看她这副样子好气又笑:“我和你说这个干什么,说得再细你也听不懂。”

    左恒只当没听见,努力消化他之前说的内容。

    过了半晌,她才认真道:“所以我要做的,就是不要让大隋把豫国攻打下来吗?但是我没这么厉害,拦不住啊。”

    她想了想大隋的红衣女郎和紫袍王爷,还有密密麻麻的军队,非常认真地又说了一遍:“有剑也拦不住。”

    她分明在说很严肃的事情,年轻读书人的脸上却有笑意浮现。

    “这种事情,可能以后会麻烦你吧。”他说,“现在还远不是时候呢。”

    左恒再度茫然,“那是让我保护好剑,不被大隋抢走?”

    “听着,左恒。”年轻读书人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头,“你将会得到的那把剑是一位很厉害大剑仙的剑,也算是我某种意义上的故人。这把剑可以说很重要,许多势力都想得到它,因为它不仅仅是一柄剑,更可能是一位剑仙的完整传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