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山下长谈
    有仙镇客栈之内,娃娃脸将先前一直握着的两枚令牌挂在了腰间。

    山上的动静不算大,但太行山沉寂已久的灵脉确确实实确确实实被扰动,觉察到什么的那刻,红衣女郎早就一声哨响骑马奔走;小童不知何时隐去身形,原本客栈内昏昏沉沉受到控制的客人目光也逐渐清明;有木头做的鸟儿从楼上客房之中飞出,振翅极慢,却眨眼之间消失无踪。

    客栈之内,至少明面上,只剩下阻止了一场争斗的娃娃脸道士披着斗篷的青城剑修徐子虚。

    桌子还是那张半面桌。

    徐子虚抬手将斗篷摘去,露出少年褪去傲气的脸,他看向娃娃脸青年,面带笑意,“之前人多,因避嫌之故没有和山长先生打招呼,还请见谅。”

    “只是不知山长先生手上这块道令是从何而来?”

    南域道家派系众多,就算是依照杂家行事的那些小门小派之中也有不少是以道为本。如此庞大的体系不可能没有人打理,一般来说每隔千年道家内部便会通过比试推举,选出一个道宗,道宗没有实权,但他本身的存在就是对道家行为的一种约束。

    代表道宗身份的物件,就是娃娃脸腰间的那两块令牌其中的一块。见令如见大道,大道面前不容忤逆。

    他腰间的另一块则出自儒家,叫做儒礼,作用等同于道令。

    南域统共也就被儒道两家把握着,他一次性拿出两块,自然等同于最大的权威。所以先前客栈内的冲突才会无声无息就被弭平。

    在徐子虚的认知之中,这位山长先生能拿出儒礼并不奇怪,但是他比较好奇的是为什么他手上会有道令。

    据说持有这一代道令的前辈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异常古怪的人物,一提书生就烦的那种。

    山长先生可是闵回书院的山长啊,怎么拿到那块令牌的呢?

    徐子虚异常好奇。

    “徐小友久见了,不是什么大人物,也当不起先生两个字,直接喊山长就好。”名叫山长职位也是山长的娃娃脸慢条斯理地做出回应,又将徐子虚探究的话题一语带过,反问道,“小友不和青城山打个招呼吗?三年之前你可是带回去了两个好苗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