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顺势而行
    “真的没事,那些血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压下去了。”敖羲说。

    左恒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丹田中的天下式剑鞘,她对剑有股近乎盲目的信任,当下便不疑有他,将关于龙血的话题略过。

    其实她没有什么好问敖羲的,歧县的事情他之前便已经提到,只要稍作细想就能猜出大概,应该是剑灵和那个与她擦肩的老人家交过手一类的情形。剑灵那样神秘莫测,敖羲又把剑灵说得那么强,怎么都觉得是毫无悬念的战斗。

    她倒是好奇剑灵说的远行和很长一段时间看不到他是指什么,但显然这一类的问题敖羲也不会清楚,倒不如问些别的。

    左恒想了想,还是刻意绕过了敖羲听起来就不怎么省心事的家世,转而小心询问道:“你说的这把剑,它之前的主人是什么样的?”

    左恒以为敖羲会说深不可测或者是杀气滔天的一类形容,毕竟天下式酒肆这么一柄剑,剑似主人,那个据传被偷袭死的大剑仙会有一些这样的性格也不奇怪。

    她这时就完全略掉了天下式在被她威胁时的欺软怕硬和摇摆不定。

    可是敖羲只以不知道作答。

    在左恒有些讶然的眼光中,他咳嗽一声,坦言自己并不如人的事实:“我只打听到他想重新铸炼一下自己剑才下海寻找材料,是托条鱼过去送了个口信。”

    左恒不相信他的片面说辞,觉得他一定是在所谓的口信里面说了些什么,摇头道:“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来历都不清楚的口信就”

    “为什么不行?”敖羲笑着反问她,“他缺铸剑材料,我缺个把不顺眼家伙弄死的机会,怎么就不能一拍即合?”

    左恒沉吟,“我总觉得你里面一定是说了什么东西,不然人家好端端帮你这个忙干嘛。”

    敖羲语气一转,强硬地了把左恒的脑袋,这才眯着眼道:“这些大人的事情就不是你该过问的了。”

    觉察其中或许有什么隐情,左恒识趣地没有再追问,而是把敖羲作乱的手从脑袋上掰开,认真道:“不说这些,我要和你说大隋的事情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