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非战
    无名峡内仅有一人,楚争在一日前便已经挥遣了身后大军,让他们随着副将前往古水渡河。

    古水有兵力埋伏,但在提前得知的状况下未必可不可转劣势为优势。而无名峡内却是不同,无名峡内一人能抵千军万马,真打出火气来他也顾不上保护身后那支大军。

    最好的结果不外乎就是此刻的将对将兵对兵。

    楚争不疾不徐地迈入无名峡,脚步刚刚迈出,平地便突然生出一阵风,他丝毫不在意地继续往前走了下去,直到与在峡谷内等待许久的人只隔数丈才停下步子。

    他在观察峡谷内埋伏得光明正大的人,而那人也在观察他,两人仅仅打了个照面,便不约而同地同时退开数尺,将距离拉远了些。

    楚争迎风而立,率先报出自己的名号,“兵家楚争。”他用的是兵家,而非是大隋。

    他对面的人短衫在身,瑟瑟秋风中也坦然自若。从样貌上来看极为年轻,面白无须,只头发上有星星点点的霜色,倒是和楚争有些像。

    他听见了楚争的话,微笑回道:“刑名,复姓公孙,人无名。”

    楚争哦了一声,显然是对他的名头早有耳闻,皮笑肉不笑道:“原来是公孙先生,我也不问你是为哪一方卖命了,就问你肯不肯卖我个人情,给我让路。”

    他印象之中刑名家就是靠着嘴皮子利索,先是从一国法律开始发源,到后来无论什么都要用他们那套歪理诡辩一番,甚至比纵横家那些政客的嘴皮子还要尖刻不少,向来没有什么名声。

    而眼前这位只有姓的公孙,便是那堆没名声人里面的翘楚,并且修为在普遍偏低的名家里面出奇高。有好事者称他为公孙九,那个九字,就是指得九境归一。

    棘手就棘手在修为,若非是必要,楚争实在不想与他争斗,平白耗费时间。

    公孙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伸手拦住去路,摇了摇头,“此战非彼战,想要过去,还请楚先生打过我再说吧。”

    楚争挑了挑眉,并没有被他看似温和无奈的态度打动,而是如一道闪电般跃了出去,拳风罡劲,角度刁钻,袭向对方小腹。

    公孙一吓,斜斜侧开身子,同时两手成爪,抓气下压,轰隆过后谷内地势便倏地隆起,让他站的地方高出楚争不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