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〇 以肩担之
    “第三,是天有不公。”城下传来读书人清朗的声音,“是天有不公才有此局,所以隋错其二,天错三。”

    李修宜方才在雷劫中垂落下来的头发一半黑白泾渭分明,那白还在向发根出蔓延。

    他每踏出一步,场上隋军的压力便消去三分,也不似之前那般毫无斗意。

    人们脸上带着如梦初醒一般的恍然,甚至是环顾四周眼神迷茫,许久才想起来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做着什么。

    这便是直接作用于人意志的天意。

    若非如此,又怎么说是天意难违?

    而李修宜此刻一个人,扛起了整片足以让大隋亡国的谴罪。

    他咳出一口血,只是神情依旧淡然,站在乌黑劫云下方,凝眸看向其中的无形意志。

    在他踏出书中天地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见到这样的场景了。

    至于下场如何……只能说,读书人守节义,不做后悔之事。

    “是天错其三。”他说,语气和口吻都有些冷肃,“错在过于依赖代行,错在不将炼气士干预算在其中,错在只重结果而不重其过程。”

    李修宜每说出一个字,便有一到数道惊雷在他脚下炸开。

    读书人不闪不避,有些褴褛的衣衫在风中飒响,更显出他笔直如竹挺拔如松。

    他的唇边有黑血溢出,隐身的闷哼被吞下肚后,李修宜依旧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地说了下去。

    “天行有常。隋因饱受民怨而遭天降罪,可民怨又是否为顺而产之,而非逆行求之?”

    “天行之常在结果,但我却无法认同这个过程。”

    他手中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把折扇,扇面绘有竹石,他摇了两下折扇,扇出了一个翩翩风度,带着说不出的浊世佳公子味。

    这是少年时期的李修宜爱做的事情,那时有少年老成偏要做样子的味道,现在却是自然无比。

    “天,传中全知全能的天之道,”他喟叹一声,唰地一下合上折扇,轻击了两下手心,“你可以回答我的疑惑吗?”

    回他的是比先前更加猛烈暴躁落雷和一声带着叱责的——“大不敬!”

    李修宜依旧不卑不亢,“读书人认死理,还请您向我说出有何不敬,否则我便会像某位大前辈一样一直问下去,问到河海倒流天崩地裂,问到天肯低头。”

    “我的修为不到家,可是我敢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