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〇 法外容情
    李修宜莞尔,“你过来我就不担心了,既然都已经对我容情,就给我再留些时间告别如何?”

    对方臭着一张脸,但还是微不可见点头,催促道:“有什么废话就赶快说。”

    李修宜借着左恒的肩膀从地上撑起来,甚至有闲情拍了怕自己衣服上的灰,指着与他模样几分相似的青年道:“这是我家堂兄李宜远,族内排第五,你可以喊一声五叔。”

    左恒瞪大眼睛打量他,试探性叫了一声:“......五叔?”

    对方的脸却更黑了,不是对着左恒,而是对着李修宜。

    他质问道:“能耐啊,果然是翅膀骨头硬了,这么大闺女说冒出来就冒出来。”接着又转向左恒,“你家母亲是哪里人?”

    李修宜哭笑不得,一边咳一边解释,“这是我师侄,我欠了她不少人情没还呢。”

    与他模样几分相似的青年只是将手中的锁链紧了紧,“哦,我本来是想说就算你冒出个闺女也不会徇私的,事情闹这么大发,你还是想想怎么保住小命吧。”

    李修宜的模样瞧着本就惨淡,听到他可能性命不保后左恒急了眼,“那你快放开他啊!”

    李宜远噗嗤笑出声,语气恶劣,“放什么放,一千多岁的人了,自己捅出来的篓子自己不会去补,还等着我们给他收拾好?”

    “行深,她什么都不知道。”李修宜无奈道,“这件事和之前都把她牵扯进来是我失了分寸,但是这样就已经够了。”

    李宜远,字行深。李修宜直呼他的表字,显然是比较亲密的关系。

    “你就当今天没见过她吧,稍后我也会传音与随恬斗,让他管好今天知道这件事情的人。”

    左恒一头雾水,只隐隐约约觉得他们在谈论很重要的事情。她抿唇犟道:“我都已经掺和进来了,为什么我就不能知道?”

    李宜远毫不客气地说:“乳臭未干你还想知道什么?”

    乳臭未干,左恒发现自己好像确实不大,想不到什么去反驳他。好像她迄今为止认识的人动不动就是一百几百甚至更大的岁数,弄得她对时间的概念也有些混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