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〇 回乡偶遇
    左恒一路牵着马走进歧县,或许是因为和外界往来变多的原因,虽然有人瞧着是姑娘牵马多看了几眼,但并未引来太多侧目。

    官府还是那个老样没大变,只是修缮过一些原本老旧的地方,梁上换掉了陈砖旧瓦,墙角也漆了新色,一眼看过去多了些清爽。

    她敲开了官府大门,将手上的缰绳递给了开门衙役,只让胡县令有机会让外边的信使带到洛邑去,随后又一溜烟地跑掉。

    左恒迫不及待想去自己的那间老屋看一看了,三年前她走的时候特地换了个门换了把锁,虽然现在钥匙连同银一起丢了,但是自家的门自己撬开也不算什么。

    穷巷的怪味在深秋要好了许多,左恒站在巷口居然还有些怀念,她走进去,甚至还能想起来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打过架。

    那个时候的左恒是什么样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开始是因为打不过只能凭借蛮劲硬杠。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到后来哪怕在穷巷没有几伙人敢惹也一直有变强的执念。

    最开始上山采药,除了真切的想要报恩外,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要避开穷巷的那些地痞流氓。

    反正家里面也没个东西,就算是闯进屋翻箱倒柜也找不出什么。

    左恒一步步走进穷巷,好像看到了一个短头发的姑娘背着药篓进进出出,现在她觉得采药这么轻松的事情,对于当时的她来,和酷刑大概也没什么区别。

    第一次采药的时候,她在穷巷里来回跑了好几趟才踏出去那一步,因为篓重,因为铁锹咯手,所以走了两步又跑回去,又觉得自己应该替爹照顾娘再度背着药篓跑出门,这样反反复复磨了大半个时辰才下好了决心。

    药篓是家里备用的,现成不用花钱买,但是当她那时好不容易爬到山上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对着一片绿油油的草什么也不认得,只能凭借茶余饭后被阿爹拉着指指认认的有限印象胡乱扒拉,不懂有些药是用叶去根,有些药则是相反。

    那次她等到天色快黑才带着一身的土和大半篓杂草撬开了孙大夫家的门,很生硬地问他收不收药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