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密普的不甘
    胡安梅塞德和雨果是真的都万万没想到周铭居然还有这样的辉煌往事,尤其是胡安和梅塞德。

    “我说你俩可真不仗义啊,怎么这位周铭兄弟还有这么辉煌的往事你们都不告诉我呢?我要早知道他做过这么些厉害的事,我说什么也不敢在他面前这么嘚瑟,肯定泰国这边不管什么事情都交给他啊!”雨果在疯狂埋怨着胡安和梅塞德,同时自己也成了周铭的小迷弟,要说之前他心里还对周铭有点不满,那现在就完完全全服气了。

    胡安和梅塞德也是一脸懵逼,虽然他们和周铭认识比雨果要早很久,但对周铭的这些辉煌的过往他们还真没啥了解。

    他们一直都知道周铭很厉害,从在卢森堡见到了周铭第一面的时候胡安就这么认为了,不过由于周铭一直都很低调,胡安就觉得周铭厉害就只是他自己能在最危急的时候想到最出其不意的办法,同样他的思维方式也不同于他们这些西方贵族,再加上有凯特琳的哈鲁斯堡家族以及在华夏的影响力,是一个值得合作的伙伴。

    刀塔计划、海湾战争还有在美国那些事,他们都有所耳闻,尤其是墨西哥马龙派的失败,几乎都成了他们这些豪门贵族间的笑柄了。

    可他们怎么都没往周铭身上去想,毕竟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这些事情每一件都是惊天动地的,更是时间紧密,他总不至于一件接着一件像赶场一样去做吧,所以一直以来就都没谈过这些事,哪知道真是周铭啊!

    “我的周铭兄弟,你这样子可就太让我们伤心啦,我们对你是那么真诚,可你居然还藏着那么多秘密没告诉我们!”梅塞德很委屈的大呼道。

    周铭对此也很无辜:“我可没有故意骗你们,因为这些事都已经过去了,而且你们也都没有问过不是吗?你们也知道我是个老实人,不喜欢到处显摆这些事的,如果今天不是马拉九世国王,我也不会说的。”

    胡安梅塞德和雨果三人都感到很受伤,特么这人和人就是没法比呀!就周铭经历的这些事情,他们干过其中任何一件都是能吹一辈子的,但是周铭这一件接一件的经历却还觉得没什么。

    你看看人家这觉悟!

    或者说人家已经经历了这么多,已经习惯这些事了。

    想到这里,胡安梅塞德和雨果三人顿时感到更受伤了。

    “我现在算是明白周铭你这家伙怎么到了现在还对泰国的事情这么有信心的淡定了,现在泰国这边的情况比起你之前经历的,根本不算什么啊!”梅塞德说。

    “那么泰国这边的事情完全交给周铭我们就可以完全放心啦,唉!只是我知道这个消息太晚了,要是能早知道我就能避免之前那些损失啦!那真叫一个无妄之灾啊!”雨果在那大呼小叫着。

    最后胡安也满是信心的拍拍手说:“看来我们都太小看周铭这家伙啦,他根本用不着我们担心,他的底牌恐怕多到我们都不能去想,对于我们来说,还是跟着他的步伐躺着赚钱更实在啊!”

    面对这三人从担惊受怕到信心满满的转变,周铭也是一脸懵逼,心想这些家伙哪来那么大的信心啊,以前的成就不管怎么说都代表不了现在吧。

    任何时候都不能小看对手,不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但至少要认真对待,像他们这样……

    也真亏他们都是主宰一方的世界豪门,底蕴雄厚经得起失败,否则要都像自己这样白手起家,那早就亏到内裤都不剩啦!

    不过这些话周铭也懒得提醒他们了,反正自己现在需要的就是他们的信心,他们现在的状态就是自己想要的。

    “那么现在是不是我要怎么做你们都会听我的了?”周铭问。

    胡安梅塞德和雨果三人都是异口同声的回答是,周铭接着说:“那要是我要马上抛售泰铢打压泰铢汇率,然后再做空泰国的权重股呢?”

    对于周铭的这个命令,胡安梅塞德和雨果他们先是面面相觑的愣了一下,然后才点头表示他们明天就能安排!

    不行啊!他们还是多少有点迟疑的。

    这让周铭有点不太满意,不过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很不错了,要知道他们可都不是草包,能让他们无条件跟着自己的步调走已经很难得了,不能要求太多。

    当然周铭这样的想法要是给胡安梅塞德和雨果知道了,他们肯定更心塞了,好歹他们也都是各自国家的商界大亨,跺跺脚都是能引起商界地震的,怎么到了周铭这里做了跟班还不够,还要令行禁止呢?

    ……

    与此同时,当周铭他们这边氛围一片和谐的时候,另一边在泰国王宫,一个人影却偷偷溜出了王宫,这个人就是刚刚才和周铭打过交道,泰国王马拉九世的儿子密普。

    “我要去芭提雅,马上给我把车开去芭提雅!”密普坐上了车冲着自己的司机大吼道。

    司机不敢违抗太子的命令,密普看着越来越远的王宫,但他心里的怒火却是越来越大了。

    该死的家伙,该死的周铭!父王你为什么要相信这种人不相信我呢?我要向你证明我才是对的!

    密普在心里大声呐喊着,对他来说,刚才和周铭打交道的时候,一定是他这辈子最耻辱的瞬间,没有之一,所以作为一个男人,他一定要亲手把这个场子给找回来。

    密普就是不懂自己的父王究竟是怎么了,平时架子端着比谁都高,自己在他面前多说几句话就会被训斥,现在被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华夏人这么打脸却毫无作为,反而还要迎合对方的想法,真是要多丢人有多丢人!

    至于什么鬼刀塔计划还有海湾战争那些事情,他说就要相信吗?如果那个华夏人真那么牛皮,怎么自己这边一点消息都没有呢?要自己看那根本就是他编出来的谎言罢了。

    父王年事已高没了进取心,只想安安稳稳度过余生,所以不想掺和这次的事情了,宁愿放下面子受那个周铭的摆布,真是耻辱啊!但是自己却不是,自己还年轻,自己可不想就这么跪下去。

    反正自己是太子,这个泰国还有所有王室的资产早晚都是要自己来继承的,那么自己提早一点行使自己权力也很正常。

    带着这样的想法,密普的车一路疾驰,很快到了芭提雅,他先拨打了一个号码,然后按照对方的指示来到了一座私人的海滨庄园。

    当密普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庄园里正在举行着派对,劲爆的舞曲绚烂的灯光,男男女女只穿着少到不能再少的衣服在泳池上下尽情扭动着,刺激着人们最原始的荷尔蒙,甚至在某些角落,有些人已经忍不住拉着心仪的对象在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还有一些人搓着泡泡浇着啤酒香槟,掐着女人的脖子按在水里玩着疯狂的游戏。

    这才是自己作为豪门所应该过着的生活,比起自己那圈子里那些派对,可差太多啦!

    密普看得面红耳赤,心里这么想着,不一会他被带到了一边,几个中年人坐在这里躺椅上,看着密普过来,他们都露出了饶有意味的笑容。

    “看看是谁来啦?这不是我们泰国尊贵的太子殿下吗?”

    有人大声说着,不过他的语气里面却一点也没有对密普身份的尊敬,反而还有点嘲弄的意味,更不要说起身行礼了,那都是不存在的。

    密普对此咬紧了牙关,他瞪着眼睛说:“你们这里谁是老大,我有话对他说。”

    密普这话引来的只是又一阵哈哈嘲笑:“我们这里谁都是你的老大,我们也不想听你放屁,你知道吗?如果是你老爹来了可能还有点价值,但只是你,很抱歉就和小丑的红鼻子一样只是个笑话!”

    还有人对他说:“小鬼你还是回你的王宫里把你老爹叫来吧,你根本不上台面!”

    密普要气疯了,他都快要咬碎了自己的牙齿,不过越是这样,密普反而更冷静了,他冷冷一笑说:“一群大难临头还不自知的蠢货,如果你们只是这样,那还真白费我跑这趟了,看来我的消息你们也没有必要知道了。”

    随着密普这冰冷的话说出来,现场这些人都一下子愣住了,他们没想到这时候这么一个年轻人居然能爆发出这样的态度,他说话的气势也有点镇住了他们。

    他们面面相觑,最后罗宾逊走了出来:“孩子我叫罗宾逊,我想你知道我,你有什么话就对我说吧。”

    如果说刚才密普还有点怯场,那么现在他已经可以确信自己把控住了局面。

    密普抬头翻着眼皮看了罗宾逊一眼:“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罗宾逊这个名字,在这里不可能有人敢假冒!”罗宾逊十分自负的说。

    随后他又说:“孩子,刚才你的表现让我们感到吃惊,我能感受到你体内蓬勃而出的**,这非常了不起,我们都很敬佩,所以你会说的,对吗?”

    密普微微一笑傲然道:“那当然,你不愧是罗宾逊,还是很有眼光的,那么我告诉你好了,今天下午那个周铭来到我的王宫对我父王说的那些计划,那些如何抢在你们前面抛售泰铢做空权重股的计划!”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手机版:.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