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局势纷杂
    一架直升机飞跃哈德孙河最后降落在曼哈顿北部的一栋金融大厦楼顶,尽管相比华尔街和百老汇那边的传统城区,曼哈顿北部还处在一种待开发的状态,但却并不意味着所有的金融公司都一定在拥挤在华尔街那么点大的一片地方,很早就有一些金融公司要搬出来了,乔罗斯和他的量子基金就是其中之一。

    当然由于量子基金并没有在美国注册,因此乔罗斯在这里活动是披着另外一个金融公司的皮,反正美国作为全世界的金融中心,这样做的人很多,不仅可以逃税,更重要的是把资金放在离岸账户上,能够让资金进行更有效和保密的运作。这早就成为一种潜规则了,但凡有点能耐的企业都在这么做,并不奇怪。

    一老一少两个人走下直升机,他们坐着专门的电梯直接来到了乔罗斯所在的楼层。

    他们走出电梯,乔罗斯就在门口迎接:“非常欢迎尊敬的老杰克摩根来到这里!”

    乘坐直升机来这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周铭在泰国一直担心的,被所有人推崇备至的摩根家族,这位就是已经成为传奇了的摩根家族的现任首领杰克摩根,跟着他一起来的年轻人自然就是曾和周铭在印尼有过交手最后落荒而逃,被老摩根器重的接班人伯亚摩根。

    老摩根尽管年岁已经很大了,但精神看上去仍然十分爽朗,而伯亚在败在周铭手上以后,经过这段时间的沉淀,显得更加内敛了,十分沉着的站在老摩根身后,就像是一个普通人。

    乔罗斯主动上前和老摩根拥抱,并和伯亚握手,然后乔罗斯邀请他们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老摩根走进了办公室,他环视一圈然后说:“乔罗斯的办公室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洁,这可不符合你一贯高调的作风。”

    “高调是一种行为习惯,并不是把自己的办公室布置成花里胡哨的理由。”乔罗斯回答。

    “那么泰国那边的事情也是这样吗?”老摩根突然问道,眼睛只是随意的一瞟,但却直刺进乔罗斯的内心深处。

    乔罗斯先愣了一下,然后苦笑道:“老摩根您的话还是这么直接。”

    老摩根摸了摸自己胸前的怀表表示:“你知道的,我一向都不愿意浪费哪怕一点我宝贵的时间。所以我很想知道泰国那边的情况乔罗斯你真的放弃了吗?”

    乔罗斯摊开双手表示对老摩根这种时间观念很无奈,不过对于老摩根的问题,他却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他道:“那么老摩根您呢?据我所知您对泰国形势的态度也很微妙,难道你们也打算放弃吗?”

    老摩根笑了,他看着乔罗斯说:“可真是一个咄咄逼人的小家伙,你可知道既然我已经在这里,那么有些问题就是开诚布公了。”

    乔罗斯想了想然后说:“因为现在泰国的形势本身就很微妙,我并不认为现在是我们入场的好机会。”

    “您觉得罗宾逊他们会在周铭手上吃亏对吗?”一直没有说话的伯亚突然问道。

    老摩根和乔罗斯对此都有些惊讶,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直接就把话给挑明了,但伯亚却觉得这还不够,他接着说道:“我知道罗宾逊,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却又很自负的人,尽管他满口说着会重视每一个对手,但实际上他心里却总是看不起作为华夏人的周铭,这是最大的问题!”

    说到最后伯亚还补充了一句:“因为当初在印尼的我就是这样,他现在不过是在步我的后尘。”

    乔罗斯定睛看着伯亚:“我承认你能面对这很让我惊讶,但是你知道泰国那边的最新消息吗?泰国王马拉九世的儿子为了有一丁点能推翻他父王的机会,已经背叛了周铭,把周铭的计划已经全盘告诉了罗宾逊,那么你认为在这个前提下,那个周铭还有什么机会吗?”

    伯亚笑了:“乔罗斯先生您的判断明明和我一样,何必再来问我呢?”

    乔罗斯也笑了,他对老摩根说:“您的这个孙子可真厉害!不过我还是那句话,现在并不是我们入场的好机会,但是我也不会放弃入场!”

    乔罗斯说着叹了口气:“其实要是可以的话,我并不希望和那个周铭做这样的较量,因为这并不划算,但我却又不得不这么做,这很让人苦恼,没办法,谁让我也姓马龙呢?”

    老摩根拿出怀表看了一眼,也点点头说:“我们的态度和你一样,泰国我们一定会入场的,只是机会要找准,那么现在,就先看罗宾逊先生表演吧。”

    老摩根和乔罗斯在谈话他们并不知道,罗宾逊在泰国早就猜到了他们的态度。

    在谈论完了事情以后,老摩根和伯亚并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就离开了,等他们离开以后,乔罗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呆愣了好一会,他才起身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个墨西哥号码。

    “白兰度大牧首我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刚才老摩根来找过我了,他很明确的向我表示了他对泰国的形势不会袖手旁观的态度,简单说他和我一样,都是在等待一个更有利的时机。”乔罗斯说。

    电话那边的人正是周铭曾经去墨西哥招惹的教廷座下十三教派之一,马龙派的大牧首白兰度。

    白兰度听着乔罗斯传达过来的讯息,他十分高兴的点了头:“我想这应该是我这几年以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啦!那该死的华夏杂碎,他以为来我墨西哥闹过了就会这么轻松放过他吗?这是不可能的!”

    另一边老摩根和伯亚乘坐直升机回到了他们在曼哈顿的庄园。

    在纽约曼哈顿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除了贬低的摩天大厦以及一块被神话了的中央公园外,还有两座包下了两个山头的私人庄园,毫无疑问能在这种地方拥有这样的庄园,那都不单单是有钱就能办到,更是悠久历史身份的豪门象征,他们分别是美国的两个传奇洛克菲勒和摩根。

    伯亚从离开了乔罗斯的办公室以后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但当他跟着老摩根回到了自己的庄园以后,他突然问道:“爷爷,我们真的要跟那个乔罗斯联手吗?他姓马龙,可我们姓摩根,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这次泰国的事情我有预感,恐怕并不会那么简单。”

    老摩根停下了脚步,他回头深深看了伯亚几眼,最后欣慰的笑了:“真不愧是伯亚,你能看到这一点,十分难得!的确现在已经不是过去啦,虽然我们和阿拉贡他们是对手,但我们也很希望以后摩根就是摩根,不再是任何人的财富管家,不再有任何不属于我们自己的烙印!”

    说完这一通,老摩根带着伯亚回到了自己的书房,伯亚本想告退,不过老摩根却让他留在这里。

    “你就在这里看着吧,你刚才说的不简单,那可是非常的不简单!”老摩根说。

    伯亚有些不太理解,但同时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有些激动。

    老摩根拿起电话拨出了一个西海岸的号码:“我是杰克摩根,我找你们的当家唐然。”

    伯亚瞪大了眼睛,尽管之前老摩根就已经表示过,但现在听他这么说,还是让伯亚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果然不简单,非常的不简单!

    老摩根对伯亚的表情非常满意:“你有敬畏之心,这就很好,我可以告诉你,这一次是比以往都要更大更复杂的一次变局,由于有那个周铭的介入,庆幸他牵动了这一切吧。”

    伯亚的心潮澎湃,他很能明白老摩根说这一切的意义,激动甚至到了呼吸急促。

    突然他想到了:“那么是不是应该不仅是我们,还有白金汉宫里,以及卢森堡和众多城堡里的家伙,他们也不得不动了呢?”

    老摩根重重的点了头:“时代的车轮碾动,没人可以幸免。”

    伯亚还想说什么,但老摩根却打手势制止了他,显然是电话那头有了消息,老摩根需要集中精力应对那边,哪怕她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可问题就在于她姓唐。

    咚咚咚!

    不过正如他们之前所聊的那样局势纷杂,当老摩根这边才开始讲电话的时候,书房的门就被敲响了,是摩根家族的老管家,他进来表示是洛克菲勒家族的人过来了。

    伯亚惊讶的看向老摩根,因为对方和自己同为美国最顶尖的两大豪门之一,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上门,背后的意味不言自明。

    伯亚等着老摩根的决定,老摩根想也没想的伸手指了伯亚,这让伯亚惊讶到几乎要跳起来了。

    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是要自己去处理洛克菲勒家族那边的事情。

    自己虽然一直以来都是作为家族继承人在培养,但却从没有这么独当一面代表家族处理过这样的问题,尤其还是在这种关键的时候。

    伯亚知道这是老摩根对自己的信任更是对自己能力的肯定。

    伯亚想到这里沉下了心,他先向老摩根鞠躬,然后便跟着管家出门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手机版:.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