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密普做的好
    从芭提雅回到了曼谷,密普的心情特别好,甚至连暴雨连连的天气都变得没那么讨厌了。

    我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那个周铭崩溃的样子啦!

    密普心里在狂喊着,他已经把周铭这边的打算全告诉了罗宾逊他们,他也知道罗宾逊他们也准备好了对策,现在就等那边准备好动手了。

    其实密普可以不用那么着急回曼谷的,但密普却等不了那么多,他很想亲眼看着周铭吃瘪的样子。

    特么不就认识一些外国资本家吗?我特么还认识罗宾逊和那些银行家呢!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以为你们那么随便布置一下,就能主宰泰国的局势了?那可太天真了,就你们这些家伙,根本连给罗宾逊那种领袖提鞋都不配,就你那点布置,我告诉了罗宾逊,他轻轻松松就想到了办法,并且还是最直接的办法。

    什么叫有本事,像罗宾逊那样的才叫有本事,什么周铭那一天到晚就知道装逼,就知道耍一点小聪明,比他可差远啦!

    密普心里这么想着,他第一万遍的觉得自己做得再正确不过了,只要自己把他们的计划透露出去,只要他们被打了脸,那自己就能证明自己啦!浑然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问题。

    似乎曼谷的雨季推迟了时间的缘故,所有的雨水都压缩到了一天突然倾泻下来,乌黑的铅云压境,让整个曼谷都被笼罩在暴雨中,那都已经不是在下雨了,而是有人在天上拼命倒水一样。

    街道上无数人在咒骂着这该死的天气,密普突然心念一转让司机去了交易所,不过密普当然没有下车,但他坐在车上也能很明显看到随着倾盆大雨的到来,也明显影响了大家的交易热情,平时门庭若市人来人往的交易所大门口,现在只剩寥寥一些还在这里躲雨的行人了。

    而根据密普让自己仆人进去打探的消息表明,随着暴雨的到来,交易所里的交易也的确减少了许多。

    “哈哈!这真是连上天都在帮我!”密普忍不住的说出了声。

    在他看来,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就是在帮他,毕竟这个年代的通讯比较落后,而这场突然的暴雨会在一定程度上延缓消息的传递,让那个该死的周铭他们会更惨!

    带着这样的想法,密普才回去了王宫,见自己的父王和那个该死的周铭在聊着什么,他有些庆幸自己的事情并没有被发现,不过同时他又很愤怒,自己父王居然一点也不关心自己,自己才是太子啊!

    在这样的想法下,密普没好气的走过去说:“父亲你为什么还没把这个家伙给赶出去,你难道还不知道他要把我们害死了吗?”

    密普这么突如其来的一番话,不论周铭还是马拉九世都一脸茫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就是这个家伙他说只要我们先动手就能掌握泰国的经济局势,但是就在刚才,我去了交易所,发现已经有人在抛售泰铢啦!”密普指着周铭,“也就是说这个家伙根本就是胡说八道!”

    马拉九世立即站起身来:“这怎么可能?按照他们的入场时间,他们至少要稳定一段时间,怎么可能会这么这么快?”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们根本不了解那边的人有多厉害,居然就敢这么大言不惭的说能对付他们。”密普指着周铭,“这个周铭除了说大话根本什么本事也没有,父王你被他骗啦!”

    马拉九世皱着眉头,似乎还有些犹豫,但这时王宫的管家突然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说:“陛下不好啦!就在刚才,太古银行等十多家企业的股票开始全线暴跌!”

    密普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兴奋的叫喊出声:“这真是太好啦!父王你听到没有,我刚才说什么来着,这个周铭他根本就是个大话王是个骗子,什么只要我们抢先动手就能掌握局势,这根本就是骗人的谎言!”

    密普眼前,周铭也皱起了眉头分析:“这不对呀,他们没道理这么着急的,他们才持有了那些权重股,不该这么急着抛的……”

    “有什么该不该的,这正好说明了你的愚蠢和自以为是,你以为你能猜到对方的想法吗?那都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现在这样的局势就是证明!这个周铭就是垃圾,他根本不可能是那边的对手!”

    密普极尽所能的嘲讽着周铭,他现在太高兴啦!只是他在高兴之余却忘了眼前的周铭和马拉九世,他们对于现在的消息很冷静,一点也没有慌张的表现。

    周铭看着他:“你怎么会去交易所的?刚才三个多小时你去了哪里,去见了什么人,现在这些外国游资这么着急的打压权重股,做空股指期货,是不是和你有关?”

    密普惊叫起来:“你特么这是血口喷人,你怎么能怀疑我?这明明就是你的问题,是你没本事,是你没考虑好,你不是那些人的对手,你的手段被他们看穿了,你怎么还能怪到我身上来?这可是天大的笑话!”

    密普是真的心惊胆颤,他没想到这个华夏人的直觉居然会这么准,一下就猜到是自己在背后搞鬼了,不过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怎么敢承认,出卖家族的利益,那是要被父王给打死的呀!说什么也不能承认!

    密普还对马拉九世说:“父王你看到听到了没有,这就是华夏人,他们就是这么懦弱胆小,明明就是他们自己的责任,却想要一味的推脱!我们不能再相信这种人啦!”

    然而马拉九世却没有看周铭一眼,反而直直盯着密普说:“看来周铭先生是说对了,你果然出卖了我们去找谁高密了对吗?如果不是这样那你怎么解释你去了芭提雅?”

    密普下意识要解释,但当马拉九世说出芭提雅的时候,密普整个人都僵硬了。

    什么情况?自己已经全暴露了吗?

    密普这么想着他突然转向周铭:“是你这个家伙跟踪我对吗?我去芭提雅只是去找我的朋友,我能说什么,但是这个周铭他却不知道安的什么心啊!”

    周铭无奈的叹了口气:“很抱歉,其实我和马拉九世陛下可没那闲工夫跟踪你,只是你从刚才过来的表现就太奇怪了,所以我们就是这么一说,你就全都承认了。”

    马拉九世一步步逼向他:“我真是没有想到,我的好儿子,居然是你出卖了我。”

    密普一步步后退,他害怕的连牙齿都在打颤,最后他大喊出声:“我出卖又怎么了?那还不都是你们逼我的?”

    密普抬手来回指着周铭和马拉九世:“明明我说的就是对的,可你偏偏就相信这个不知所谓的华夏人,这个家伙究竟哪点好了?为什么他说的每句话你都相信,而我说的每句话你都不信呢?我不服啊,我就要证明给你看他是错的我才是对的!”

    “所以你就去了芭提雅找了那些国外银行家?你明白你自己在做什么吗?”马拉九世咬牙切齿的问道,他现在是真的很生气,恨不能一巴掌拍死他。

    “我怎么会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我是在救父王你,在救我自己,你们没有去那边你们都不知道那边是谁在领导,那边是罗宾逊,那才是真正的领袖,比这个周铭要高明太多了,你们是不可能斗得过他的,所以还是趁早投降比较好!”密普大声说道。

    啪!

    马拉九世狠狠一巴掌打在密普脸上:“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是你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啦?反正不管怎么样,你们都完啦,哈哈!”密普笑的歇斯底里,像个疯子。

    “你倒现在还执迷不悟口出狂言,我打死你!”

    马拉九世气不打一处来的又抬手要打密普,不过却被周铭拦住了。

    “你这个傻b华夏人给我滚,我才不要你在这惺惺作态!反正你们完啦!”密普又说。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他看着密普说:“其实我想说的是,虽然你出卖了我把我的打算告诉了那些国外资本家,叫什么……罗宾逊的对吧,所以他们才更提早的动手了,但这对我们来说反而是件好事。”

    密普对此先是一愣,然后呵呵笑起来了:“特么你这个人脑子出问题了吧?现在是你的计划已经被泄露了,你居然还说是什么好事,见过蠢的就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呀!”

    就连马拉九世也有些疑惑:“难道周铭先生你还准备了什么后手吗?”

    马拉九世的语气是很复杂的,他很希望周铭还准备了什么来应对眼下的情况,但理智却又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

    周铭摇头表示并没有什么后手,密普这下笑的更狂了:“我就说这是个垃圾,他根本没有本事,只知道在这里故弄玄虚,你们完啦!”

    “但是我说密普你做的好,这却是实实在在的。”

    周铭突然一转话锋说:“原因很简单,因为密普你只说了我会在泰国动手对吗?但实际上泰铢的问题是会牵连到全世界的,可由于你的消息,会让对方忽略世界,只专注在泰国国内,这样就让我有了更从容布置的机会,你说你是不是做了一件大好事呢?”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