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参议员的权力(上)
    周铭和艾伦以及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在位置上坐下,艾伦环顾了一周无不感慨的说:“这个花园餐厅据我所知是非常奢侈的餐厅,我以前也只是一直听说,但我自己想吃一次要花那么多钱我也舍不得,没想到今天有幸能跟着周铭先生过来开开眼界了。”

    周铭则无谓的摆摆手说:“这点钱其实并不算什么,如果不是艾伦律师你给我提供的法律支持,我要亏损的钱,可远不止这一顿饭了。”

    周铭说的是实话,在这一次与老布鲁克的角力中,艾伦这位法律顾问是非常关键的,毕竟美国这边的法律至上,同时联邦和各个州都有很多不一样的法律,只要不违背宪法精神;而周铭作为一位初来乍到的外国人,就算再两世为人也不可能懂那么多,更不要说美国这边的很多法律习惯是和国内完全背道而驰的。



    这些能来花园餐厅吃饭的当然就是周铭带着金融班的同学们了。

    



    至于保密性,这一点周铭毫不担心,因为美国的律师是自律性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生命,一旦某位律师泄露了客户的信息,不管是出于正义还是其他什么,他都将永远的失去信任,而一位不被信任的律师就不可能会再有客户,没有客户就没有收入,这对他们将是最致命的打击,因此没人会泄密。

    “非常感谢周铭先生对我的信任,不过这是我的职责,您支付了我的律师费,这些就都是我理所应当为您提供的服务。”艾伦说。

    “我知道,不过这是你们美国人的想法,但在我们中国人看来,你对客户的忠诚,就是最值得称赞的!”



    “中国人真是太热情了,我第一次在履行了我的职责以后还能受到这样的款待,让我的心里就像是有火炉在燃烧!”艾伦无不感慨的说。

    “朋友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有猎枪,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行为方式。”周铭说。

    “善恶分明,这可比那些该死冷酷的法律要温暖的多。”艾伦又说。

    随后周铭和艾伦一起坐下,艾伦对周铭说:“既然周铭先生这样热情,那么我也肯定不能恩将仇报,必须对得起你的热情,有一个情况我想必须得告诉你,就是关于老布鲁克的,他的身份是麻州资深参议员,因此他极有可能会得到麻州议会的赦免。”

    “赦免?”周铭嘴里念叨着这个词。

    “没错就是赦免。”艾伦解释说,“根据美国法律参议员是具有法律豁免权的,国会议员不受拘捕不受起诉,而根据麻州法律,州参议员虽然没有直接豁免权,但一旦任何一位参议员受到拘捕,州议会就可临时召开会议讨论是否赋予赦免罪行的权力。”

    “而布鲁克先生是麻州的资深议员,已经在州议会里待了超过十年以上的时间,各方面的关系都打通了,议会肯定会赦免他对吗?”周铭接过艾伦的话头过来问。

    艾伦点头说:“没错就是这样,而且据我所知麻州的安东尼议长和布鲁克还是很好的朋友。”

    “这就更确定他会被放出来了。”周铭感慨一句,“真是操蛋的法律啊!”

    艾伦摊开双手说:“虽然我很不情愿,但还是要解释,法律这样安排是为了避免议员在议政和制定法律的时候受到当权者的权力逼迫。”

    “好吧,谁让这里是民主和自由的国度呢?”

    周铭随意调侃了一句,这时他的保镖**突然侧身到周铭耳边说了几句,周铭叹口气说:“不过艾伦律师你现在想起来说恐怕已经晚了。”

    艾伦疑惑的看着周铭,不明白周铭这话的意思,周铭伸手指了一下外面说:“我的朋友告诉我外面有人在监视我们,如果不出意外,这肯定是和布鲁克先生被无罪释放有关,那么我想知道这个资深参议员,他还有什么权力?可以调动暴力机关吗?”

    艾伦感到非常惊讶,他先向四周张望一下然后才回答周铭的问题:“参议员本身是没有任何权力的,这和是否资深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在议会里却有很多的委员会,这些委员会却有着很大的职权,如果说他真的调动了司法部门,那很有可能他是动用了议会的调查权,对任何事情都可以立案调查。”

    周铭默默的点头:“那看来就是这样了,你说如果我今天想办法跑掉然后再起诉议会可以吗?”

    “一般来说起诉只针对某些违法议员,还从来没有过直接起诉议会的情况,至少在我所知的范围内还并没有,因为这毫无意义。”

    艾伦的话说到这里突然戛然而止了,因为他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周铭先生您不是准备今天拒捕吧?这是万万不可以的,拒捕在美国可是非常严重的罪行,警察甚至有权直接对目标进行开枪射杀。”

    “那这么说我今天就只有束手就擒一条路了吗?”周铭皱着眉头问。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的确只能这样了。”艾伦说。

    周铭还想说什么,这时服务员却带着七八名穿着风衣西服的人走进了花园,为首的那个径直走向周铭,主动亮出自己的证件说:“周铭先生你好,我是联邦调查局麻州分局的副局长穆勒,你涉嫌和一宗经济案件有关,请你配合跟我们走一趟。”



    在南布莱顿区的繁华大街上,一位美国妇女指着周围的建筑物告诉着自己的孩子。

    “这里是穷人的噩梦富人的天堂,你看到那边议会山下那个花园一样的地方了吗?那里是花园餐厅,是非常豪华的餐厅,也是魔术师的口袋,因为他会把你的钱偷走,你爸爸半年的薪水恐怕也只够去一次的,只有那些超级富豪和不可思议的大人物才能去这里,他们不在乎被魔术师偷走金钱,只在乎自己吃的享受,这里甚至就是警察都不敢公开来这里抓捕,就是自由的天堂!”



    “不,”美国妇女尖叫着说,“他们肯定不是来吃饭的,他们是来洗碗刷盘子的,一定是这样,他们才是穷鬼!”

    



    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不过就是一个金融计划,但实际上这里面牵扯到很多的法律问题。美国作为资本主义国家,过去深受经济危机之苦,对内幕交易这种事情抓的是非常严格的,因此要是没有一个律师在旁指点迷津,很容易造成对手还没有碰到,自己就先被联邦调查局给抓起来了的结局,要知道,美国大名鼎鼎的f可是无孔不入的。

    可以说,正是有了艾伦的法律支持,周铭才能规划出这么完美的计划,可以说艾伦就是第一功臣。

    



    美国妇女低头对自己的孩子说:“所以你以后必须要努力读书,然后挣很多很多的钱,带我和爸爸来这里吃饭好吗?”

    他只有四岁的孩子用力的点头,这让美国妇女非常高兴,她接着教育孩子:“既然要努力,那么以后就不要和那些黄皮肤写方块字的家伙玩了,那些从东方中国来的家伙都是穷鬼,一辈子只能捡垃圾的命,他们会趁你不备偷走你的钱财,那样你就永远不可能实现你来这里吃饭的愿望了。”

    



    周铭说着举起了酒杯,其他金融班的同学们也都跟着一起举杯,周铭接着对艾伦说:“在这一次金融战上,艾伦律师用他的专业,为我们规避了很多风险,让我们用中国的方式感谢他,我们一起敬艾伦律师一杯。”

    说完周铭和金融班所有人都一起向艾伦举杯,艾伦也慌忙站起来回敬周铭和其他金融班同学。

    



    随后事实再一次打了这位美国妈妈的脸,因为花园餐厅的服务员非常殷勤的邀请那些中国人进去了,如果这些中国人同样是服务员的话,没道理会殷勤。

    美国妇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喃喃道:“不可能的,这一定是在做梦,中国人都是一群自私自利的穷鬼,他们一辈子都没可能会来这种奢侈地方吃饭的,可是现在为什么会这样?这些中国人他们究竟是谁?”



    这是一片非常开阔的花园,中间是一片露天的餐厅,四周被八片花坛包围着,还有一片草地,上面有秋千和长椅,还有一个长廊,长廊顶爬着许多常青藤蔓,总之非常富有西方庭院特色,让人心旷神怡。

    



    随着深蓝航空的投资,沃顿保险公司的资产已经飙升到了一亿美元,作为一位亿万富豪,周铭请同学们出来吃顿饭还是没问题的,哪怕这个地方是布莱顿最奢华的餐厅之一也是一样,毕竟餐厅再贵也有个限度,总不可能一顿饭吃垮一个亿万富豪吧?如果真这样,那这个餐厅只怕也开不下去了。

    周铭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律师艾伦在他身边,他并不知道自己无意间打了一位美国朋友的脸,他只是带着金融班的同学跟着服务员的指引来到了议会山脚下的公园里。



    ,



    “这里就是南布莱顿区了,这里是布莱顿市内最重要的区域,这里不仅是市政府州政府以及议会的所在地,更是联邦政府认定的东北部中心区域,世贸大厦和会议中心在这里,布莱顿银行以及东北银行等重要的金融机构,也都在这里,这里完全是布莱顿最重要的政治以及经济中心。”

    



    孩子似懂非懂的抬头看着他妈妈,随后孩子指向花园餐厅问:“妈妈你看有车子来了,他们也是来吃饭的吗?他们就是妈妈你说的有钱人吗?可他们看起来和我黄皮肤的同学很像呀,不像是一辈子捡垃圾的穷鬼,和他们比我们才像穷鬼了。”

    美国妇女随着孩子所指的方向看去,当时就傻眼了,因为他看到了一辆中巴车停在了她刚才吹捧的花园餐厅的门口,然后一群黄皮肤的中国人走下了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