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陌生新朋友
    得到以泰国王室为首的本地资本财团还有泰国的几大银行,这些全部都被拖下水,参与了在卡兰顿大厦一楼的cds协议交易以后,周铭反而放松了下来,也没再天天看各种消息,分析信息了,而是带着苏涵在曼谷周边旅游了一圈,拍了很多照片。

    其实对周铭来说,他是很想带着苏涵去传说中的普吉岛和芭提雅的,毕竟重生前这些地方被那些小资小清新吹了一耳朵,现在有机会怎么会不想去呢?只是曼谷这边的情况周铭还是要盯着,就只能在周边了。

    这天周铭和苏涵才回来,李庆安就再也忍不住的主动找了上去。

    “先生我最近收到了消息,说国家金融监管委员会对卡兰顿一楼这种cds协议市场的私自行为很是不满,有计划要取缔这里,我们是不是要提前做点准备呀?”李庆安询问。

    周铭对此摆摆手表示:“不用,所有泰国的本地资本集团都参与其中,其中利益纠缠,给那些相关部门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取缔的,顶多也就是嘴上喊喊吓唬人罢了,没必要管他。”

    周铭回答的很轻巧,不过李庆安就要哭了,因为他从开始就不是想说什么关于取缔的事情,他就算没学过政治也明白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含义,连自己的资本财团都一个个参与了,哪是说取缔就取缔的?哪个部长真敢做,那些资本家就敢暗杀了他。

    李庆安这只不过是想找个话题而已,他真正想问的是周铭,他想知道他们究竟在等什么,为什么这几天这么无所事事啊!

    可他又不敢那么直接去问,所以就只能通过这些问题一点点带入了。但是现在周铭回答的这么轻巧,他突然又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了,尽管他准备了不少话题。

    面对这么崩溃的李庆安,周铭笑着对他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心里都有数的。”

    李庆安愣了一愣,说实在的,他相信周铭是真的明白自己意思了的,可他说的这番话,却又让他没底了。

    “先生,其实我……”

    李庆安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先说道:“最近我和小涵玩的太嗨了,有点腰酸背痛的,听说泰国这边的瑜伽还不错,我们想找个瑜伽教练没事练练。”

    这话说的李庆安又郁闷了,他苦涩道:“先生您真的明白我想表达什么了吗?而且瑜伽也不是泰国的,那是印度的。”

    周铭惊讶咦一声:“是这样吗?看来是我记错了,不过也无所谓,有用就行。”

    李庆安对此很无奈:“先生您就是这样转移话题的吗?现在卡兰顿大厦那边的交易那么火热,难道我们就这么干看着吗?先生您不是早就准备好了接下来的计划吗?”

    其实周铭不想说的,但觉得自己要再这么下去,李庆安恐怕就真要抑郁了,于是周铭想了想说:“很多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不作为也有我的道理,我是在等其他人先动手。”

    这个理论让李庆安怎么也想不通,因为在金融领域都是先到先吃肉的,每个人都恨不能冲到市场前面去,怎么会有人故意等着其他人先动手呢?那么一旦市场形势被带动起来,就像原本可以抄底的股票,一旦他开始暴涨一旦有利好消息出来再去买,那还有什么利益可言呢?

    要是其他人这么说,李庆安就要开骂了,但是周铭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了现在我们也并不是真的不管不顾了的,之前我不是还给你准备了一些任务吗?有没有什么动静?”周铭问道。

    李庆安摇摇头:“先生您让我注意的那几家投资银行和基金,最近几天都没有什么异动。”

    李庆安想了想又说:“先生恕我直言,我觉得这些投资银行和基金可能并不怎么重要,尽管他们是有国外资本控股的,但他们本身也就那样了啊!”

    “是吗?那你觉得爱丽丝投资银行怎么样?”周铭突然问。

    “那当然是首屈一指的金融机构了,尤其还有安娜女士这么厉害的掌门人!”李庆安说。

    周铭随后强调道:“我说的是两个月以前。”

    李庆安一脸茫然,显然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周铭强调的意思,因为在两个月以前安娜还没来泰国,爱丽丝投资银行那时在泰国也只是个很普通的企业,别说一般人了,就算是金融从业者也没多少听说过这个名字的,都是安娜女士给企业带来的机会……

    想到这里,李庆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所以先生您是说这些企业也和爱丽丝投资银行一样,只是国外财团控制下的跳板,只是平时没有动用才会显得普通?”

    李庆安说到这里却又疑惑了:“可是怎么能确定这些企业真的是呢?”

    “这还不简单,你接着盯下去就知道了。”周铭告诉他。

    这个答案让李庆安很受伤,因为这根本就和没回答他一样啊,尽管他从不感觉自己有多重要,但这也未免太敷衍了一点吧?

    对于李庆安的这种悟性,周铭只能摇头表示无奈了,因为他已经提示的很明显了,否则干嘛要让他紧盯这些企业的资金流向呢?难道他就没有自己去查过这些企业的资金流吗?如果有很容易就能找到这些企业接受境外资本的蛛丝马迹,然后顺水推舟就不难猜测这些企业的成分了。

    “既然想不到就别总去想了,老是盯着一个事情反复去想很容易脑残的。”

    周铭这么对李庆安说道,随后就打发他离开了,苏涵这时走上来也很无奈:“好歹他也是李家在泰国的掌门人,居然连这点都想不到吗?他的眼光有点太差了吧?周铭你真的不再多提醒一点了吗?”

    周铭摇摇头表示:“有些事情过犹不及的,而且很多东西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注意到的,要不然像我们这样的天纵奇才岂不是很没有市场了吗?”

    皮了几句以后,周铭的表情逐渐严肃了起来:“不过不管李庆安还是境外的离岸资本都好解决,但另一个事情或许会有点麻烦了。”

    作为周铭的女人,苏涵当然明白自己的男人在说什么:“周铭你是说胡安那边吗?”

    周铭点头表示就是那些家伙,周铭当然也不是想一出说一出的,而是前天胡安给自己打了电话,说他们最近几天会要过来泰国,并且还会带位新朋友过来。

    不用想周铭也知道那肯定是泰国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他们的主意了,他们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了发生在卡兰顿大厦一楼的cds协议交易情况,那种火热让他们也都按耐不住想要横插一脚进来了。

    “这些家伙,明明之前都说好了泰国这边都交给周铭你来做,他们只会在背后给你提供支持的,结果现在周铭你才搞出了cds协议,他们就坐不住了,这也对你太不信任了吧?”苏涵很为周铭鸣不平。

    周铭想了想摇头说:“对于胡安那个胖子我还是有信任的,我觉得问题恐怕出在他们特意跟我说的那个新朋友身上,毕竟他不认识我,不了解我有什么能力,又或者他干脆还对我华人的身份带着很重的有色眼镜,所以见泰国这边有了一点成果,就想直接伸手过来摘桃子了。”

    “那周铭你打算怎么应对?不能周铭你在这边白帮他们做事啊,这些家伙真是太恶心了!”苏涵说。

    “现在要说有什么办法很不现实,一切还是都等到他们过来以后好好认识认识那位新朋友再说吧。”周铭定下了这个基调。

    事实这也一直是周铭的打算,他和胡安他们的结盟很重要,要不是有他们这些豪门家族在隐隐的威胁,不管伯亚还是摩根家族,他们做事就不会那么投鼠忌器了,周铭就算再狂也不认为自己可以单挑一个百年的豪门金融家族,那是相当不现实的。

    因此周铭一直以来都觉得能和那些家伙合作就好好合作,就算自己让一步也就那么回事。

    随后周铭带着苏涵回去了房间,傍晚的时候李庆安果然帮周铭请来了瑜伽教练,周铭和苏涵跟着学了一点,晚上又看了一会今天李庆安收集来的最新消息正要休息,胡安就打电话过来说他们会在明天早上过来泰国。

    周铭表示知道了,于是他和苏涵早早就休息了,第二天早上他们早早的就起来了,不过等他们洗漱了准备出发去私人机场的时候,却突然接到电话让他们去一个私人酒庄。

    消息让周铭感到有些莫名,同时也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过最后周铭还是带着苏涵去了,那是在曼谷市郊的一个私人酒庄,或者与其叫酒庄不如说是一个田园农场的好,因为那是在一片麦田和葡萄园中间的一哥别墅。

    周铭和苏涵的车进去了别墅,他们把车停在了指定地点,才下车,就看到一个肥胖的熟悉身影朝他们过来,不用想那就是西班牙的阿拉贡公爵胡安了,他旁边的帅哥是汉诺威王子梅塞德,只是还有一个眼熟但周铭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他的陌生人。

    不用想这个就是之前胡安在电话里说的那个陌生新朋友了。

    只是周铭见到这个人的第一眼,就感觉很不好。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