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装b要准备
    结束了在拿破仑庄园的表演,周铭带着苏涵就回去李家豪宅了,周铭并不担心和雨果的交易,尽管只有定金,但正如期货市场的定金交易一样,收了这个定金就足够了,毕竟他的目的是操纵市场,并不仅仅只看着这点卖cds协议和债券的小钱。

    至于时候雨果要耍赖周铭也还有其他手段等着收拾他,让他明白自己的血汗利益不能乱动。

    回到李家豪宅,周铭就见李庆安和安娜两个人都等在院子里,见到周铭回来,他们都立即站起来了,脸上的表情十分激动。

    “先生您去见了那些世界豪门的人,有什么结果吗?”李庆安语气很轻的询问,显然在压抑着满心激动的心情,有点希望却又不敢相信的。

    相比李庆安的矛盾,周铭的答案就很简单了:“结果还不错,我们那些cds协议和债券都卖掉了,而且也有人答应帮我们去抛售试水。”

    李庆安和安娜两个人当时就惊呆了,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结果。

    “我去!周铭先生您是上帝吗?我最多以为您能说服他们帮您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您是怎么做到这样的啊?那些世界豪门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李庆安惊叫起来,之前他和安娜本以为他们想的已经很乐观了,现在看周铭回来他们才明白,事实比他们最乐观的想法还要乐观一百倍。

    周铭摊开双手表示:“这全靠拿破仑先生衬托,要么怎么说他们是豪门呢?”

    随后周铭又摆了摆手说:“好了,既然那边的情况已经确定了,我们这边也要开始着手准备了……”

    周铭说着却看到李庆安有点扭捏的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于是问他怎么了。

    李庆安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先问周铭:“先生,是不是现在泰国的情况已经确定,马上事情就要发生了呢?不会再有其他变故了吧?”

    “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还能有什么变故?”周铭表情奇怪的反问。

    李庆安慌忙摇头:“先生我并没有任何不相信您的意思,只是我有个小小的请求,我能不能去泰国王室那里装个b……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说现在的情况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么泰国未来的经济形势会比较糟糕,我们要不要先给泰国王室那边提个醒呢?”

    周铭笑了:“不得不说,你这个b装的就很有灵性了,不对应该是你这个提醒就很有灵性了。”

    周铭随后点头说:“我很支持你这个提议,毕竟未来的情况会比较复杂,我们很有必要把泰国王室这些本地资本集团拉到我们这边来,所以事先给他们提个醒,先刷刷存在感和好感度也是很不错的。”

    随着周铭的话,李庆安的眼睛一下亮的发光了:“先生您说的是真的吗,您同意啦?”

    “我为什么会不同意,就算你不说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的。”周铭说。

    这边周铭的话音才落,李庆安就立即跳起来了:“先生您放心,我马上就联系王室那边,保证会帮您把这个b给装到位的!”

    李庆安说着话就跑了,周铭想拦都来不及。

    “先生,您就这么让李庆安去王室那边了吗?不担心他会出什么问题吗?”安娜看着李庆安离开的背影好奇的问。

    “我怎么可能会不担心啊!”周铭叹息着回答,“李庆安这家伙也太心急了一点,现在还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你要想王室那边信任你也得有手段啊,真是!要装b不做好准备工作的吗?”

    “我就说嘛!周铭先生就是周铭先生,凯特琳殿下认定的丈夫,说担心就会担心……”

    安娜下意识说着,她说着说着就感觉不对了,嗯?这好像不是自己想说的,周铭先生他不应该是很有信心的表示不担心吗?尽管担心才是最正常的表现。

    “好了没关系的,李庆安在王室那边碰了壁很快就会回来的,安娜你还是先做好你的事情吧,我在这里等他回来。”

    周铭就这么打发安娜离开了,周铭自己果然就等在这里等着,约摸一个小时以后,李庆安果然回来,只是他回来的样子并不那么好,虽然并没有看出明显的受伤,但身上破破烂烂又满是灰尘的脏兮兮,一看就是一言不合被人强行从房子里给扔出来了。

    “先生!”

    见到周铭,李庆安立即哭喊着跑了过来:“先生您不是说我可以去那边装b,不是说他们现在也会担心吗?怎么会这样啊?我才过去说两句话,那泰国王马拉九世就让人把我给扔出来啦!”

    对于他这样的情况,苏涵在一旁笑出了声,周铭则无奈的搔搔头说:“我也没办法啊,我刚才是想拦住你告诉你别那么冲动,现在什么事情都还没发生,你这么过去很容易被当成神经病的,有些b可以装但是要巧妙的装,千万不能装的太过分啊!”

    “至于你现在的情况……”

    周铭绞尽脑汁想了好半天才想出一个合理的形容:“只能说你这是给自己交学费了。”

    原本李庆安是回来想找周铭求解释求安慰的,怎么现在听了周铭的话以后,他反而觉得自己更抑郁了呢?

    周铭上前安慰他说:“放心吧,虽然我不知道你和泰国王室究竟有啥过节,但我既然答应给你这个在他们面前装b的机会,我就一定会给你的,耐心等着吧!”

    李庆安重重的点了头表示相信周铭。

    ……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泰国王室庄园里,国王马拉九世在自己空旷的院子里走来走去,可以看得出来他现在的心情十分糟糕。

    “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连李庆安这么一个小小的臭虫也可以跑到我的庄园里来打扰我的午睡?”马拉九世冷冰冰的问。

    他的管家还有庄园的安保队长都低着头在他面前,都不敢说话。

    好一会以后,他的管家才懦懦开口:“很抱歉陛下,我也没有想到那个家伙居然那么狡猾,是他说有关系到王室命运的事情,所以我……”

    不等话说完,马拉九世突然瞪大了眼睛:“他说是就是,你这个猪脑子不会思考吗?”

    “你也好好想想,我们是泰国王室,整个曼谷甚至是泰国的各大企业都有我们的控股,我们手握整个泰国数量最大的资本,怎么可能会需要他这个待在唐人街不敢出来的垃圾来告诉我们什么事情?”

    马拉九世继续怒骂道:“很显然他这么做就是要为了进来的,可你们这些蠢货居然真的让他做到了,我简直没办法相信自己究竟请了什么人在这里,我甚至觉得就算是牙齿都掉光的老女人都比你们强!”

    马拉九世狠狠骂了一番过后,他稍微休息了一会,随后问道:“那个李庆安回去以后有没有什么其他动静?”

    管家摇头表示并没有,这让马拉九世顿时又爆发了:“你看看我刚才说了什么,我就说这个李庆安根本就是来捣乱的,可恨你们这两个家伙就这样放任他在我的庄园里乱来,我简直就想把你们沉进湄南河里去喂鱼!”

    这次安保队长说:“陛下很抱歉,我知道我们犯下了很严重和不可饶恕的罪行,但是那个李庆安,他说cds协议市场还有债券期货市场马上就会出现大问题,他是来给我们通风报信的……”

    他就这么大声说着,管家一个劲的给他使眼色他都没看到,最后管家捂脸表示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猪队友!

    马拉九世这一次出奇的没有打断他,而是满脸戏谑的看着他,但就是这样的冷静的表现,反而让管家感到背后阴风阵阵。

    “所以你们觉得你们这么做是对的吗?”马拉九世看着安保队长问他。

    “陛下我们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

    管家想解释什么,不过马拉九世更直接的咆哮道:“可你们就是这么做的!”

    “来,让我给你们解释一下现在泰国是个什么情况吧,正是我们经济发展的黄金十年,我们接受了来自全世界的投资,gdp增速每年都超过了十三个百分点,在国库里有着四百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就算是我们的银行,也都储备着几百亿美元。”

    马拉九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你们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这说明我们的金融实力非常强大,是不可能出现任何问题的,什么cds协议就是在给我们送钱,什么债券,那根本就是个笑话!”

    “我甚至可以很直接的和你们打赌!”马拉九世最后指着安保队长说,“我就说未来一个月内他说的cds协议和债券都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如果我说对了没出问题,我会把你沉进湄南河里,但要是你说对了出了问题,我让你随便处置,把我手脚砍了吊死在最高的那棵树上都行!”

    马拉九世大声和安保队长打着赌,管家尽心竭力的在求饶,表示他们怎么会和陛下打赌,陛下说没事就肯定不会有事的。

    但就在这个时候,马拉九世的助理急急忙忙从庄园里跑出去大喊道:“陛下不好了,咱们的债券市场出问题啦,有人在恶意抛售!”

    顿时,国王马拉九世和他的管家还有安保队长都愣在了当场,场面又尴尬了。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