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幽灵罗宾逊
    (鞠躬感谢“dispute彷徨”的四张月票和捧场支持!)

    一架来自巴黎的航班降落在曼谷机场,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在几位助手的陪同下走出了飞机,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流中。

    不过要是有人稍加观察就会发现,这位老人并没有凭空消失,而是很快的通过出口,甚至都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去等着拿行李,就直接离开了机场,外面有人已经高高举着牌子在等他了,牌子上面写着老人的名字……罗宾逊。

    这个名字普通也不普通,对于一般人而言,这只是个在西方很常见的名字,但对于知道的人而言,这就代表了一段传奇,因为罗宾逊是华尔街的一位大投资人。

    要是周铭在这里,他也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之前在和真正引发了东南亚金融风暴的那位金融大鳄乔罗斯聊的时候,乔罗斯就专门提到了这位罗宾逊。

    如果我是张开了血盆大口的威武狮子,那么罗宾逊就是如幽灵般出没的鬣狗,其貌不扬不声不响,但却刀刀致命。

    这就是当时乔罗斯对罗宾逊的评价,这个评价还是很到位的,因为从明面上看,罗宾逊这个名字的确不怎么有名,甚至就连华尔街都还有一些消息不够灵通的家伙没听过这个名字的,但实际上不管是广场协议后对日元的阻击,还是拖垮北俄经济的金融战,又或是后来周铭策划的针对英镑的事情以及海湾战争等等,他全都有参与。

    正如乔罗斯对他的评价那样,他就是一个如影随形,眼光特别毒辣的幽灵,他会在没有人注意的地方,出手为自己赚的盆满钵溢。

    都说乔罗斯花三十年的时间让量子基金的财富增长了一百五十倍是“前无古人的壮举”,但事实上很少有人知道罗宾逊只用了不到二十年就完成了同样的成就。

    尤其相比乔罗斯在各大媒体上的侃侃而谈,罗宾逊的低调沉稳更深得大多数资本家喜欢,也正是这个原因,罗宾逊曾是摩根、洛克菲勒以及其他世界资本财团家族的座上宾,甚至在击垮超级大国的刀塔计划里,罗宾逊也是“美国指挥部里最核心的参谋长”。

    就是这么一个人,他现在却突然来到了泰国,他跟着接机的人离开了机场就直奔芭提雅而去了。

    这个情况对于大多数泰国人而言是很不可思议的,因为现在已经六月了,泰国马上就要迎来雨季,全年会有近90%的降水都在这个时间段,因此要说泰国最不适合旅游的季节,就一定是6到10月的雨季了。事实上不要说是去旅游了,每天面对着随时可能会到来的瓢泼大雨,连出门都是很费劲的。

    然而就是这么个季节,罗宾逊却偷偷来到了这里,还前往了着名的旅游城市芭提雅。

    在泰国这里,尽管曼谷是泰国绝对的政治和经济中心,但由于芭提雅才是和国外资本交流最密切的,罗宾逊来到这里显然也不可能是单纯的旅游,而是会见他几个银行家朋友。

    卡塔洁白的海滩上艳阳高照,几顶遮阳伞高高竖起,下面躺着几个人,从他们皮肤的褶子来看,他们的年岁显然都已经不小了。

    这几位就是在泰国的外资银行家们,他们分别属于旁波骚那等好几个不同的家族,是很早就被派来泰国布局的。

    突然旁边的脚步声响起,这几位银行家们都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

    “嘿!亲爱的罗宾逊你可终于到了,我们可都等着你的发令枪响啦!”有人大声道。

    那边正是从曼谷过来的罗宾逊,他微笑着向他们打招呼,不过那几位银行家却一下愣住了:“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乔罗斯呢?”

    原本在他们的计划里,推动泰国甚至整个东南亚的金融危机,就得和之前一样,让乔罗斯和罗宾逊一明一暗的合作才行,可却没想他到了才发现少了一个人。

    罗宾逊对此有些无奈:“我很早就联系他了,但他却说这边的情况有些复杂,而且他曾经和那位来自华夏的周铭先生有过合作,他不想背信弃义,所以我也没办法!”

    其实关于这个情况,罗宾逊早就有过表示,但这些银行家们却都没当回事,现在听罗宾逊这么说,一个个都表示十分惊讶。

    “背信弃义?那个家伙几时能说出这么可笑的话了,他知道什么叫信义吗?当初我们已经说好的他不来,难道这就是对我们的信义吗?要我看他根本就是个沽名钓誉的蠢货!”

    “要我看他肯定也是和摩根家的伯亚一样被周铭给吓破了胆,但是他又没脸直接说出来,只要找这些无聊的借口来当自己的最后一块遮羞布了!”

    面对这些银行家们对乔罗斯的无情嘲讽,罗宾逊只是听着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只是有些事情他们并不知道,乔罗斯之所以没来,是因为他很早之前给周铭打过一通电话,乔罗斯在电话里和周铭明确表示自己想去泰国主导这次东南亚金融危机的。

    周铭对此一点也不惊讶,因为重生前全世界都知道这次金融危机就是乔罗斯一手搞出来的,如果说唯一感到意外的,就是时间提前了太多。

    对于这个消息,周铭先沉默了片刻然后才告诉乔罗斯自己也会去泰国参与这次资本世界大战,乔罗斯表示自己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这个问题,但他仍然想下场试一试,看看自己和周铭之间的差距。

    周铭则给他讲了一个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故事,也讲了拿破仑兵败滑铁卢的故事,随后还给他解释了商人的本质就是赚钱,而不一定是要争个输赢,更重要的是他们在泰国的目的一致,他就算来了泰国也没什么意义,倒还不如跟他合作,这样才能赚更多。

    很显然乔罗斯最后放弃来泰国是和周铭这一通劝脱不了关系的。

    而没有人知道,周铭事后得知乔罗斯放弃来泰国以后,他也松了口气,毕竟乔罗斯的名头太响了,周铭总还是会有点慌的。

    “先生们,我认为乔罗斯的能否到来是很重要,但绝不是决定性的,因为我还在这里。”罗宾逊这么对他们强调道,显然他对这些人那么看中一个胆小鬼感到十分恼火,自己只是低调,并不代表自己没能力啊!

    这些银行家这才反应过来还有一位罗宾逊在这里,他们急忙又给罗宾逊解释,表示他才是最帮的投资指挥家,比起乔罗斯那个懦夫,他们更愿意相信他。

    罗宾逊听了这些话,他的脸色才好了一些。

    “那么内特,你就放手干吧,我们都会全力支持你!”这些银行家向罗宾逊表态。

    罗宾逊微笑表示这很好,他随后又表示:“我还需要泰国几家银行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罗宾逊并非没有这些资料,事实上自从布局开始,他研究东南亚金融已经有几年时间了,这些资料他早就看过了无数遍,但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他还是需要再看看,是否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变化。

    作为一位优秀的金融战指挥官,他很清楚资本运作不能大意一点,否则就会是失败的结局,因此罗宾逊宁愿做无用功,也不愿漏掉任何可能导致自己失败的消息。

    这些银行家尽管对罗宾逊的谨慎不以为然,但想想这事又不是自己操心,最重要是现在乔罗斯不来了,他们还需要依靠罗宾逊,犯不着在这种没必要的事情上和他有冲突。

    “那你需要那些银行的资料?太古银行还是曼谷商行,又或者是军人银行这些?”银行家们询问。

    “我全都要!不管是泰国的大小银行,只要是和本地资本集团牵扯上关系的银行,我就要他们的资料。”罗宾逊想了想又补充道,“我尤其需要这些银行的坏账资料,还有他们的放贷信息,以及这些银行的资金流动情况,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债券!”

    银行家们都笑了,他们也都是金融系统的老手了,通过罗宾逊想要的这些信息,他们就不难分析推断罗宾逊的想法。

    “看来罗宾逊总参谋长是想要来一场海陆空全方位的立体作战啦!”有人说。

    “这都是因为周铭那个华夏人,所以我们必须要快,速度和加快速度,快到让那个华夏人反应不过来才行。”罗宾逊告诉他们。

    这让这些银行家们颇感意外,没想到罗宾逊也对那个周铭那个看重吗?

    罗宾逊看出了他们的疑惑,他解释道:“不仅是我,就连摩根先生他都对周铭感到担心。”

    银行家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面面相觑似乎有点不太能相信:“之前我们不是进行了两次成功的期货阻击吗?我想现在该是那位华夏人头疼的时候吧!”

    “我很希望是这样,但我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罗宾逊强调,他随后抬头看了看天,扯了扯自己的衣领说,“这泰国的天气也太热了吧,我只是站在这里,就感觉我快要变成了一直烤鹅。”

    银行家们都哈哈大笑起来:“这不正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吗?所以你应该学学我们好好放松一下的!”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