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灵机一动的赚钱方法
    一夜好梦,在洛妈怀里开心的睡着,就像一个真正的孩。

    一大早,做好饭菜洛妈就收拾收拾出门了,顺便把昨晚收回家的衣服折好,留下买菜钱,轻轻的离别吻落在女儿的额上。

    “哥哥哥,快起来。”洛浅浅被洛妈关门声惊醒,一看天已经微微亮,看一眼时间还不到五点,心里一阵泛酸,更是坚定了赚钱的念头,跑去拍洛书帆的房门。

    “干嘛呀,好不容易有个周末你还这么早折腾我,你是我亲妹么?你是垃圾桶里捡来的吧。”洛书帆一向没有起床气,但是也很少这么早就被叫起来,心情很是不爽。

    洛浅浅很淡定的放下拍门的手,转身去洗漱:“你才垃圾桶里捡来的,就算是捡来的我也是海边捡来的,在贝壳里像珍珠一样。嗯?海边。。。你赶紧起来带我去海边,你要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去。”

    “别别别,我也没不带你去,自己乱跑你就不怕被卖了,不过得早点回来,作业还没写呢。”洛书帆听到没了声响急忙爬起来边套衣服边蹦跶着的开门,东张西望只看到地上蹲着个满嘴白沫努力刷牙的乖孩,一点也看不出这是威胁他的那个坏蛋。

    “你要干嘛去呀,平时也没听你这么热衷去海边,我可事先明不能去游泳,你要是不听话,晚上我就告诉妈妈。”洛书帆恨恨的盯着洛浅浅。

    “杭希吧,罢悠悠。(放心吧,不游泳。)”洛浅浅满口白沫咬着牙刷,很不淑女的对着哥哥翻着大白眼。

    “咱可好了,你不能再赖皮了。”洛书帆很识时务的装作没看见自家妹妹的表情,转身去收拾帽还有堆沙用的水桶,带上几个硬币,身高不足一米三的洛书帆自然是没考虑过坐车需要花钱这件事。

    洛浅浅看着哥哥手中准备的东西,很想大声反驳她才不会赖皮,她是好孩。不过看着洛书帆宝贝一样的从储蓄罐里倒出那几个硬币还是鼻一酸,什么都没。

    “哥,再带几个塑料袋吧,我想装点贝壳回来玩。”

    “真不嫌沉,哼,一会你自己拎回来。”洛书帆一边抱怨一边在厨房翻出来两个袋:“你先吃饭吧,我洗脸去。”

    洛浅浅对自家老哥的怨念不甚在意,别她才五岁,就是十五岁的时候洛书帆也没用她干过一点重活。

    洛浅浅吃完饭后,被洛书帆生生套上外套,在六月的炎炎烈日下,还有一顶以她现在的审美无法接受的恶俗的大粉花帽,美其名曰:本来就不白,晒成碳就更不招人稀罕了。

    洛浅浅苦哈哈的皱着眉拽着身上的外套,欣赏了一下自己黝黑的皮肤,接受了自家哥哥的法。

    “去哪个海?今天这么有想法你可别你不知道去哪儿。”洛书帆左手牵着洛浅浅,右手拎起地上的水桶,看着锁好的大门和挂在脖上的钥匙,确认一切都做好了之后低头问自家妹。

    “哪个海边贝壳多蚬多就去哪个,你比我多活了一倍的时间居然问我,我哪次去不是跟你还有妈妈一起的。”洛浅浅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傲娇,软软甜甜的声音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洛浅浅想不只是猫狗时候可爱软萌啊,自己这软软糯糯的声音,就算是前世听惯了自己的娃娃音也是难以抗拒,怪不得孩招人稀罕。

    洛书帆看着妹妹像女王一般骄傲地仰着头,不禁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平时自己上学,妈妈上班,妹妹就一个人在家看电视,饿了只能啃干面包,然后干巴巴在窗户望着等自己放学才能下楼溜溜,跟个等待主人回家的狗一样。难得周末就好好陪陪妹妹吧作业晚点写也没关系。

    “咱们提前好了你得跟住我,如果走丢了就找警察,妈妈哥哥的名字还有家庭住址得记清楚,别随便跟陌生人话,别要陌生人的东西,别跟陌生人走,不听话就把你卖给收破烂的换糖吃。”洛书帆郑重其事的边走边跟妹妹强调着。

    “我知道,我又不是三岁两岁的孩了。”

    洛书帆瞪了瞪眼睛:你的确不是三岁两岁,你五岁,比三岁还大了两岁。张了张嘴还是没反驳。

    洛浅浅屁颠的跟着洛书帆走路坐公交车,眼神飘忽,想着赚钱的方法,眼角嘴角都弯成了月牙。洛书帆看着坐在身边傻笑的妹妹,一阵无语的摇头。

    车没有那么多,马路没那么拥堵,很快公交车就到达目的地——海边。

    下了公交车,就能看到海,闻着咸湿的海味,看着飞翔的海鸥,没有那么多垃圾的海滩,人也不是很多。

    “哥,一会挖点蚬回去熬汤啊。”兄妹俩来得早,正好赶上了,海滩上成群结队的赶海的老人家和孩。

    “行,你跟着我,别乱跑,不然晚上没得吃看你找谁哭去。”洛书帆一点也没感觉自家妹妹关心吃饭的问题有什么不对,只当是孩的馋嘴了。

    “我们就在这里挖吧,一会去那边给我找好看的贝壳。”洛浅浅尽量以孩的语气撒娇的道。尽管洛书帆也还是个孩可是也不能把他真的当成孩,毕竟人家的智商还是占领高地的。

    洛书帆听到妹妹这么懂事,也有点惊讶,平时总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好,你也来帮忙,挖得多哥哥就给你做个蚬鸡蛋糕。”

    兄妹俩蹲在沙滩上,找准沙滩上有沙眼的地方,就开始用塑料的铲耙开始挖。

    前世的兄妹俩可不曾这样过,不过洛浅浅和朋友还是有一起赶海过的,只不过尚且年少不懂的防晒,虽然收获了不少的蚬,但是晒得黝黑还爆皮。这一世有哥哥的照料,不仅天没那么热,紫外线没有那么强,而且被强迫穿上的长袖外套和脑袋上鲜艳的遮阳帽很好的护住了除了双手以外的所有皮肤。

    但是现在的洛浅浅并不是真正意义上五岁的洛浅浅,毕竟多了二十多年的记忆,生活常识也算是有一些不算是一塌糊涂。对于晒黑这件事还是很在意的,宁愿热出痱也不能黑,一白遮百丑啊,美白产品那么贵还不一定有用,出点痱也就养两天就好了,所以洛浅浅汗流浃背愉快的对洛书帆:“哥,我热死了的话你要怎么跟妈妈解释。”

    洛书帆回头看着满脸汗珠惹得通红的妹妹,不禁笑出声:“平时挺机灵的怎么这就犯傻了?把外套脱了不就好了?我是怕海边风大把你吹感冒了害我被骂。”

    “哥,我是女孩,你看妈妈多白,你看姨多白,你再看看我,黑成碳了,再晒一会扔进煤堆里都找不到我。我们先去那边溜达溜达捡两个贝壳再回来继续好不好啊。”洛浅浅听着亲哥的嘲讽,自然的翻了个大白眼,带着刚才挖出来的半袋蚬,蹭到洛书帆旁边,蹲在旁边拉着自家哥哥的衣角就开始晃,不时地用无辜的眼神瞥哥哥两眼。

    洛书帆挖蚬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自己妹妹委屈巴拉的眼神,心里就软了下来,心里嘀咕着,这撒娇的丫头是自己那个骄纵任性的妹妹么。不过妹妹已经这样央求了,做哥哥的也不能继续假装听不到了。看着半水桶的蚬还有两个抓来给妹妹玩的螃蟹,动手把妹妹挖的蚬倒进桶里,把还在乱跑寻找出口的螃蟹放在妹妹手里。

    呆楞的洛浅浅看着手里没有手指盖大的螃蟹,呆呆的望着哥哥,意思是,这个就这么一个能吃么。

    洛书帆并没有在意,提起水桶,拉起妹妹的手:“挖这些差不多了,我们去捡贝壳吧,不过别捡太多了,这些蚬有点沉捡多了我就拿不动了。”

    沙滩上贝壳很多,好看的更是不少,事情到了最后的结局就是,洛浅浅看到这个贝壳也想要,看到那个海螺壳也不放手,也就幸好都是空的,不过还是堆满了洛书帆手中装了半桶蚬的水桶还装了半塑料袋洛浅浅自己拎着。(

    *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