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家长会风波
    晚上吃多了躺在床上,洛浅浅还是开心的弯着一对杏眼。

    “老姑娘怎么开心成这样了啊,笑的眼睛都看不到了,怎么不去外面看电视。”洛妈刷完碗就看到自家姑娘大字型躺在床上抿着嘴不知道笑些什么。

    洛浅浅看着洛妈挪揄的眼神,黑脸微微红了红:“妈,我听楼下大妈喝豆浆会变白还会长高,比牛奶还好呢,以后咱家喝豆浆吧,我都黑成煤球了。”

    客厅里看电视的洛书帆听到这话也接上了:“就是,又矮又黑,别人家的孩都白胖白胖的,咱家的是黑黑的。”

    “浅浅想喝豆浆?你不是最讨厌豆浆的味道了么?长的是因为你不吃饭,就这两天没听你哥抱怨你剩饭了,算你表现好,长得黑是你晒的。”话音还没落,洛妈就被自家姑娘的眼神瞟得不下去了:“行行行,明天给你买豆浆,你要是不喝就再也不让你哥带你出去玩了。”

    “又不是我一个人喝,都豆浆美容呢,哥哥妈妈也要喝。”洛浅浅用正好能被洛妈听见的音量嘀咕着。

    “妈,浅浅不知道受什么刺激了,可在意肤色了,今天在海边热得满脸通红都不脱外套,我也没看见咱们楼有特别白的啊。”洛书帆道。

    “我亲爱的哥哥,妈妈让你去读你的英语。”洛浅浅的声音从房间传来,明明还是软软糯糯的声音,洛书帆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浅浅都知道监督哥哥学习了啊,真厉害,明天妈妈给你买鸡腿吃。”洛妈听着客厅的儿默默关上电视回房间的声音,笑得有些欣慰。

    “妈,给哥煮点排骨汤吧,加两块玉米,我最爱吃排骨汤里的玉米了。”洛浅浅轻轻摇了摇头:“今天哥哥还教我背诗了呢,可辛苦了。”

    “是嘛,那你背给妈妈听。”

    。。。。。。洛家的夜在洛书帆发音不标准的英语诵读和洛浅浅的诗词背诵中度过,换来了第二天一锅排骨玉米汤和送给洛书帆的复读机。

    期末考试很快到来,洛浅浅看着哥哥脸上的笑就知道肯定是考得不错。家长会接踵而至,洛妈提前请好了假,带着洛浅浅到洛书帆的学校。

    “浅浅在跟妈妈上去找哥哥下来还是在这儿等哥哥下来?”洛妈牵着洛浅浅软乎的手,轻轻的询问。

    “我跟妈妈一起上去,哥哥那么厉害我要看哥哥被夸奖。”洛浅浅嘿嘿的拉着洛妈的手撒娇,手晃啊晃啊,大眼睛眨啊眨啊。

    “好好好,我们去看看哥哥考了第几名。”洛妈很快就妥协。

    “洛书帆,你就是作弊,不作弊怎么可能全部满分,而且数学最后的附加题跟标准答案一模一样!”

    “我没有!”洛书帆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洛浅浅和洛妈一听忙快走了几步。

    “没爹的孩真是没出息,就会作弊,被抓住了吧。”听到这样的话,洛浅浅眼底蹿起了火苗。

    “洛书帆,你一直都是好孩怎么会这么做呢?”只闻其声的景象终于出现在洛妈和洛浅浅面前。

    洛书帆背对着楼梯,面对着洛书帆的是一名老师和四五名穿着校服的学生,脸上的表情有嘲讽有嫉妒还有鄙视。

    “帆。。。”洛妈就要上前,被洛浅浅一把拉住。

    洛浅浅走上前:“这位老师,您好。您也了洛书帆一直都是好孩,作为老师教书育人的老师都不相信自己的学生,那么这个老师究竟会教出怎么样的学生呢?”洛浅浅看着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脸色越来越阴沉。

    “哪儿来的孩,这不是你玩的地方,赶紧回家去。”洛书帆看着站到自己面前的身影眼眶瞬间湿润。

    “我是您口中这位已经被认定了作弊的洛书帆的亲妹妹,不是来玩的,您若是不相信我的哥哥大可以让我哥哥再做一遍试卷,更何况,这几位哥哥的同学,我不认为没有爸爸的孩品行就一定有问题,人有生老病死,这么你们家里有人去世以后你们也会品行不端?”洛浅浅深吸一口气:“我们的爸爸是去世了,可是我们的妈妈把我们教得很好,我们不比父母双全的孩差到哪里,哥哥不反驳是对老师的尊重,可是我还是个孩不需要顾虑这些,我知道有异议就要提出来,知道别人的不对就要指正,知道对一件事怀疑的时候首先要做的不是定罪而是求证。有你这样随便怀疑人的老师,我真替我哥哥的以后感到担心,有你们这样随意诬陷人的同学,我真替哥哥感到悲哀,不知道他身上背了多少黑锅!”

    “年级第一是靠作弊出来的就不可耻了么?不就因为期末考试有奖学金。”看着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老师身后的一名学生终于忍不住反驳。

    “你哪只眼看到我哥作弊了?别我哥不会为了这种破考试作弊,就算他作弊了,请问他抄了你们谁的卷?如果是抄的标准答案又请问看管卷的老师怎么没有上报?更何况我绝对相信我的哥哥,因为平时他回家写作业也会给我讲讲学了什么教教我背诗读英语,别是他,就算是我答这张卷也不会比你们这几个只会诬陷人的人强!还奖学金,你有什么资格这奖学金?”洛浅浅眼底的火焰越窜越大,没留意身后惊呆了的洛妈和洛书帆。

    “朋友,这位老师并没有给洛同学定罪啊,你这么是不是有点严重了啊?”围观的人群中走出一名头发胡须全都花白的老人家,洛浅浅只当是哪位同学的爷爷。

    “一个老师用怀疑的态度质疑的眼神面对一名无罪的学生这不算是定罪难道这名学生自卑到抑郁才算是定罪?那时候恐怕又会什么被拆穿作弊不好意思才这样的吧?敢质疑我哥的冲着我来,我哥会的都教过我,虽然比不上我哥,但是我绝对比那些只会空口白话诬陷人的人强。幼儿园孩都知道不撒谎不骗人,我若比不上这些撒谎骗人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做我哥哥的妹妹!”洛浅浅记得面前的老师,那个只对送礼的孩好,冷漠对待成绩很好但是从来不送礼的孩,甚至纵容送礼的孩诬陷那些不送礼但是成绩优异的孩,哥哥上一世就曾经被他打压英语发音的问题,没去实验初中。原来哥哥变得不爱话背后还有这么一场诬陷作弊的事情,上一世的这仇,哥哥,我会帮你报了。(

    *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