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我们是不是认识?
    “妈妈做人要脚踏实地,实验中学不是我一个没上过学的孩可以去的,更何况实验班都是凭实力进去不是么?我不认为我家哥哥需要走后门。我更不认为以后的我需要走后门。妈妈还要继续开家长会吧?希望校长会公平公正公开的作出决定,哥哥要带我去吃棉花糖,就不奉陪了。”洛浅浅拉着洛书帆的手,冲着洛妈挥挥手就跑出了会议室。

    “妈妈,我带浅浅去玩了,家长会结束我们如果不在学校门口就是回家了,我座位里还有两本书帮我带回家。”慢慢关上的会议室大门传来了洛书帆的声音。

    “那我就先去给洛书帆开家长会了,有什么结果到时告诉我一声就行,像我女儿的只要公平公正公开的结果,我都可以接受。”洛妈很利落淡然的拎包开门走人,洗发水的味道还残留在会议室,冰冷的大门却已经将洛妈隔在会议室外。

    “袁老,您先请,这件事我一定会处理好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王主任,帮我送送袁老。”孙校长沉下脸恭敬地对着袁老,钱鑫鑫心也是一沉。

    “嗯,有结果了告诉我,我可不想让这样的宝贝被铜臭味玷污!”袁老冷哼一声,也离开了会议室。

    而此时被维护不想让他们被铜臭味玷污的两人,正在为三毛钱一根的棉花糖撒娇卖萌想五毛钱两根买下,终究是卖棉花糖的老爷爷被软糯的好听话得败下阵来,还附赠了一块糖稀,要一根一毛钱。的确是没有满身铜臭味,只是满身的棉花糖味。

    “浅浅,我平时怎么没看你那么厉害呢?平时遇到什么事就会呜呜呜哭鼻,昨天还因为扎辫拽掉了头发掉眼泪,今天怎么就像个老虎了?”洛书帆看着满脸幸福吃得一脸棉花糖的妹妹不禁宠溺一笑,伸手拽掉洛浅浅脸上的一丝棉花糖塞进自己的嘴里。

    “哥,你自己有不许偷吃我的!跟家里凶那叫窝里横,欺负自己家人对自己的忍让,那叫傻。能用撒娇解决的都不叫问题,我猜一会妈妈又要问东问西了,你要是漏嘴以后的语文摘抄就自己搞定。现在我要去广场玩滑梯,你不陪我去我就哭给你看。”洛浅浅趁着洛书帆不备,从他手中的棉花糖上揪下来一大块。

    “刚才还能用撒娇解决的都不是问题,怎么到我这儿就是哭给我看了。”洛书帆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家妹妹:刚才还以为这孩长大了,有这种想法的自己一定是脑进水了。

    洛浅浅看到自家老哥纠结的表情,不禁暗自偷笑:让你昨天揪掉我头发,这就是报复,本来我头发就又短又少,你还给我减少两根,不报复你才怪。

    洛书帆跟着洛浅浅到了广场才不禁后悔,盛夏、午后,除了几个熊孩,广场上根本就没有别人,连聚堆打牌聊天的老爷爷都没有,倒是不远处的楼道里有着不少的身影。

    “浅浅,你不是最怕被晒黑了么?这么热你确认要玩滑梯?你看那边阴影里有几个跟你年纪差不多的孩你要不要过去跟他们玩?”洛书帆看着皱着鼻摸了下滑梯,被烫的缩回手的妹妹,好气又好笑。

    年纪差不多?洛浅浅闻言转头看向阴影,一双发亮的眼睛对上了她的目光。

    只见一个皮肤白皙,短发齐耳,穿着浅蓝色的吊带上衣和黄色短裤,带着大大笑脸的孩冲着她跑了过来:“你是新来的吧?要不要跟我一起玩?我总感觉我见过你,我们是不是认识?”伸出手就拉住她刚才被炙热的滑梯烫了的手,冰凉的触感是那么的熟悉。玉,好久不见。

    “我也感觉见过你,或许是在梦里。我叫洛浅浅,这是我哥洛书帆。很高兴认识你。”很高兴再次与你相遇。洛浅浅扬起了大大的笑脸,一旁的洛书帆一时有些呆愣,啥时候自己妹妹也能笑得如此开心阳光像吃了两斤棉花糖一样,在这样的阳光下还是晃花了他的眼。

    “哥哥你好。我叫何闻玉,你叫我玉就好了,我叫你浅浅好不好?就感觉我跟你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看到你就跑过来了,嘿嘿我们去那边玩吧,这里好热的晚上才能玩。”何闻玉冲着洛书帆打了个招呼就拉着洛浅浅往一边走。

    洛浅浅鼻一酸,忙转移话题:“好呀,玉玉,你们刚才在玩什么啊。”

    “我们刚才在捉迷藏,你也来一起吧。”玉,这一次我们还要像上辈那样,就像丸跟玉那样要好,一直一直都要做好朋友。

    “浅浅,你跟玉好好玩儿别打架,我在这边等你。”洛书帆看着自己妹妹一副高兴的模样也就不计较自己被冷落了的事实,吃着手里的糖稀嘱咐道。

    洛浅浅嘴上应着回头刚要扬手表示自己去玩:“知道了,哎!哥,球!”就看见一只足球奔着自家哥哥的后脑勺来了,急忙出声提醒,却已经晚了,洛书帆已经被球砸倒在地上,后面跟着球出现的少年显然没想到球会砸在别人身上一时愣住停在原地。

    “哥!哥!哥,你没事吧?哥!”洛浅浅急忙松开跟何闻玉相牵的手,奔向不远处的哥哥,扶起哥哥却发现自家哥哥还半闭着眼皱着眉显然没搞清楚状况,脑门砸在地上已经溢出了鲜血,顿时好看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你们不知道踢球要看着点么?我哥要是有什么好歹你们负得起责任么?一旦不是我哥哥是个老爷爷老奶奶,你们真有能力承担对应的后果么?我哥要是有什么好歹,你们就去给我哥陪葬吧!”

    “阿寒,出事了!”追着球跑过来的黑色球衣少年被洛浅浅吼得不知所措,一时之间以为真的出了大事,转过身对着广场另一边大吼着,毕竟姑娘都哭了:“球砸死人了!”

    “你给我闭嘴,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再诅咒我哥,你就去陪葬!”洛浅浅听到这话一时就炸了毛,何闻玉在一边也是急的掉了眼泪,一只手覆上了洛浅浅满是泪痕的脸。

    “你哥还没死呢,哭给谁看啊。”洛书帆一脸无奈的给洛浅浅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只因为手是脏的,害的洛浅浅脸上也是黑一道白一道的。

    “季远航,你瞎叫什么,这不好好的么,吓老一跳!”雪白的球鞋,张扬的橙色球衣,放浪不羁的声音,一脸不屑的表情搭配在一起就是让人生恶。偏偏这张脸,是洛浅浅熟悉的脸。

    “阿寒,都出血了,你也太用力了一点吧?”跟在橙色球衣身后的火红色球衣道:“都是一群孩,害怕也是正常的。”

    “王森,你也不是不知道阿寒今天火气大,难免用力一点了,来来来弟弟妹妹没事吧,大哥哥给你们买创可贴还请你们吃冰棍好不好呀。”走在最后的明黄色球衣越过前面三人,帮洛浅浅扶起地上的洛书帆。

    “谢、谢谢你。”洛浅浅没反应过来,洛书帆已经开口。

    “行了,你处理吧,我先走了!”橙色球衣转身离去,洛浅浅一直呆愣愣的,洛书帆只当妹妹被吓得。

    何闻玉以为洛浅浅被吓到了,一时不忍,强忍着害怕开口帮洛浅浅讨回公道:“等等!你害的别人都受伤了,就、就要负责!”(

    *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