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洛神谣’和‘闻香来’(下)
    洛书帆沉默了良久,家里静悄悄的,只有三个呼吸声和手下彩绳和手指轻微的摩擦声还有指甲油刷和贝壳的摩擦声,余下的只有窗外传来的蝉鸣。

    洛书帆猛地抬头:“浅浅牌怎么样?你想出来的主意,你去海边带回来的材料,如果不是你想到我们也不会在这里这么折腾啊。”

    “哦,原来哥哥嫌弃我折腾啊,那怎么不直接叫洛浅浅算了,还浅浅牌,怎么不叫雕牌,文艺点不好么,我们卖的可是贝壳饰品摆饰之类的,要文艺点,就算不能像清平乐、西江月那样的也要有点文艺气息啊。”洛浅浅边边用嫌弃的目光看着哥哥,真是直男的取名方法。

    “事真多,还要文艺,那直接念奴娇得了呗。”洛书帆别过脸低声嘀咕着。

    洛浅浅听到哥哥声的嘀咕,真想一脚踹死他,还嫌弃她事多,也不看看他取得名字多招人嫌弃,也不看看做的东西还念奴娇,这要是古风饰品,没毛病,念奴娇就念奴娇,偏偏是古代不常见的东西,真不知道哥哥脑又在哪儿进水了,或者是又被上次的僵尸吃掉了。

    “我们姓洛,洛我能想到的最文艺的就是洛神赋了,不如我们叫洛神谣?”洛书帆很认真的看着妹妹,这次可别什么没有玉的名字之类的不同意的借口了,他可是很认真的想了。

    “哎哟,不错哦。就这个了,那我写?写完你给减下来贴到卡纸上?”洛浅浅颇为满意的的点点头。

    “可算是没找借口不同意了,真难得。”洛书帆在旁边声嘀咕着,却也识相的拿起了剪刀,这东西那么锋利可不能让两个孩碰。

    洛浅浅听着哥哥的吐槽又好气又好笑,但还是拿起了白纸用毛笔和彩笔比划了一番,还是选择了彩笔,毛笔实在驾驭不起,不过彩笔再加上设计一下艺术体还是可以看的。

    ‘洛神谣’三个字选了深蓝色作为主色调,象征着大海——贝壳产地,阴影选用了墨蓝色,高亮选择了天蓝色。海角天涯,水天一色,便是这三个字的代名词。

    ‘闻香来’三个字选用了朱红色为主色调,荧黄色为亮色,深红色为阴影,就像刚出锅的猪蹄鸡爪,红盈盈还带着油光。闻香而动,纷至沓来,便是这‘闻香来’的真实写照。

    虽然字没什么韵味风骨,可是三人还是颇为满意,何闻玉都放下了手中又编好的中国结,凑上前看:“浅浅写的真好,这六个字我就认识闻、来、洛三个字,下次学汉字的时候我要先认识写几个字。”

    洛书帆心翼翼的拿起图画本,生怕一个不心暴力扯坏了。左手拿着图画纸,右手拿着剪刀,微微**着。

    “哥哥,你先剪下来一会我和玉粘就行了,你一会下楼跟楼下奶奶要一张大概两个电视显示屏那么大的纸壳,最好是正好对折的那样的,卡纸还是有点软啊。”洛浅浅看着哥哥因为被她突然话吓得手一颤剪掉了的丶,洛神谣的洛的丶,看着哥哥慢慢变苦的脸,偷偷的没良心的乐了。

    何闻玉看着洛书帆苦着的脸,还有洛浅浅偷笑的表情也没良心的幸灾乐祸的笑了。

    “今天我们要做大事的,为了庆祝我们旗开得胜我决定亲自下厨做一顿好吃的你们可以期待了。”洛浅浅拍拍屁股走人,留下跟剪刀白纸奋斗的一脸欣慰的洛书帆,还有和彩绳战斗的一脸期待的何闻玉。

    如果是上辈,何闻玉一定会跳起来阻止她去厨房,不想吃那些看不出原材料的食物,也不想看到厨房的毁灭。

    就拿那一道让她扬名朋友圈的番茄牛腩银耳莲百合西米藕片蜂蜜山药牛奶汤来吧,东西都是好东西,混在一起却让吃的人都腹泻不止集体去医院打点滴,从那以后,所有熟人对洛浅浅做的菜敬而远之。也就做的大米饭还有人敢吃了,连做面条都要再三询问放了什么材料调料,是用什么煮的。

    不过现在家里也没那些乱七八糟的材料了,做个普通的应该还是没问题的。洛浅浅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去翻找家里的材料。

    土豆黄茄还有玉米,玉米炒土豆?黄炒土豆?茄炒土豆?黄炒茄?黄炒玉米?茄炒玉米?。。。

    于是乎,洛浅浅洗了三根黄装进盘里,端到桌上。

    洛书帆却慌慌张张的跑进厨房拉住洛浅浅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到完好无损的妹妹和没动过位置的菜刀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我剪好了,你们去粘吧,你这么不用你做菜,有哥哥就行了,想吃什么跟哥哥。”

    洛浅浅垂下眼眸掩盖自己的感动,点了点头,指着桌上的未曾切过的黄:“我做的饭在那儿呢,我又不是笨蛋,哥哥别担心我。”

    “噗~”洛书帆看着黄也是有些憋不住笑,不愧是他那个古灵精怪的妹妹,摆摆手,示意妹妹先去忙,饭交给他就好。话音刚落,原本非常关心自己妹妹的洛书帆就跟蔫了的茄一样,耸拉着脑袋,他非常不愿意做饭,但是又害怕妹妹受伤,再看看认真的坐在地上忙得起劲的姐妹俩,假装忘记了这两个祖宗不同的挑食,牙一咬,煮了妹妹不喜欢的面条,在妹妹期待的眼神中端出了炸酱面,不同的仅仅是妹妹的那一份明显黄多过面。

    他可没想过因为这份面,他接下来几年就没逃过妹妹管理财务的大权,赚来的钱一分都见不到,想要买什么需要打报告写书面申请。

    在饭桌上,洛浅浅翻着白眼决定派坑妹亲哥洛书帆做苦力,去拿猪蹄鸡爪?当然洛书帆,我们还是孩。带着猪蹄鸡爪一堆做成了各种的贝壳去火车站?当然洛书帆,我们又没有力气。吆喝卖东西?当然洛书帆,孩容易被拐卖,我们乖乖的躲在后面收钱装袋就好了。寻找客人?当然洛书帆,我们这么阅历很少怎么会很准确的找到有需要的客人呢。收拾整理?当然洛书帆,忙了这么久,我们还是孩哎,身体受不了的,我们都放弃了午睡跟你出来当贩,你还想咋地。

    当洛书帆去何家取了装着猪蹄鸡爪的塑料袋拿回家之后,就看着妹妹捧着被他们用来当做收钱用的布包傻笑,不由的笑道:“洛浅浅,你以后去银行工作吧,肯定天天心情都可好了,天天数钱。”

    “你四不四傻。”洛浅浅一听哥哥这么,赶紧回神反驳:“银行的都是别人的钱,有什么可开心的,看着那么多都不是自己的不是更难受了么。”

    “好香啊,我们要不要先吃点?”何闻玉适时地出现在洛书帆拎着的她老妈招牌的塑料袋前面,满脸红光,仿佛是单身汉看到了绝世美女一般。

    “真香,干妈真厉害。喂喂...洛书帆!玉!...你们不许动手那是要卖的!!喂喂喂给我留点别吃多了那都是钱”(

    *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