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洛妈工作落定
    三人走出火车站,论述到揉了揉刚才被妹妹掐住了的大腿,满脸哀怨:“我又没错本来就还剩一个,你掐我干嘛。”

    “嘿嘿,我知道。”何闻玉神秘兮兮的快走三两步在洛家兄妹前面转身站定:“浅浅这种行为很明显叫做以权谋私。”

    “原来是这样,你早你喜欢呀,早我就第一个把他摆在显眼的地方卖了它,哈哈。”洛书帆满脸悔不当初的模样看着妹妹。

    气的洛浅浅蹦起来就要给哥哥一个脑崩,只是还没蹦起来。

    “姑娘,伙!”

    远远的传来一个声音,急促,苍老,短暂,大喘气。

    洛浅浅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原因才能让这样的明显很大年龄的人这样去喊。

    回头一看,只看见一个穿了洗的看不出原色只是黄的发白中袖大褂和黑色长裤的老人家奔着他们而来。老人家大概有七十多岁的年纪,头发已经尽数银白,满脸皱纹,干瘦的模样仿佛一阵大风就能吹倒。

    “哥哥,玉,你们看那个老奶奶是不是在奔着我们而来啊?”洛浅浅呆呆愣愣的伸手指着她正前方,哥哥和玉正后方的老人家。

    洛书帆回身,一阵发愣:“浅浅你是不是收错钱了?不然怎么有人追着你啊。”明明他也算过价钱的问题啊,他算的也是妹妹那样的答案,应该没错啊。

    何闻玉皱着眉:“不对吧,我没给这位老奶奶装过东西的。”

    三人话间,老人家已经走到三人面前。

    “老人家,请问...”洛浅浅刚开口就被老人家截住了。

    “我听你们还有一个没卖出去?咳咳,你们看买给我行不行?咳咳,我孙才七岁还没见过大海,咳咳。已经躺在医院两年了,我来给他拍了些大海的照片,咳咳,捡了鹅卵石,却忘记了贝壳,咳咳,看在老太太我追出来的份上卖给我行么?我可以多出钱。”老奶奶一把握住洛书帆抱着保温箱的手,满脸激动,憋不住的咳嗽,还是一脸期待。

    洛书帆看看妹妹咬着下唇点头,看着玉皱着眉眼泪汪汪的点头,开口道:“老人家,你别激动,我们虽然是孩也不会随便加价的,这摆饰虽然是我妹妹最喜欢的一个,也是原价卖给您。”

    洛书帆‘一副我都不贪财你赶紧夸我啊’的模样看着妹妹。

    洛浅浅一副‘你脑进水了’的嫌弃表情回应。

    “老奶奶,这兔是我最喜欢的也是我最用心做的,耳朵有点不结实您心一点,我希望您的孙可以想这兔一样活泼可爱,有一天可以亲自看看大海,老奶奶,我希望哥哥可以快点好起来,这只兔全是我们三个健康的大海之的祝福就好了,您尽管收下,我们还要回家学习,您别误了车,有缘再见。”洛浅浅吐了吐舌头,拉着哥哥蹲下打开哥哥怀中的保温箱,取出那个她很喜欢的兔,塞进老奶奶手中,就拉着哥哥和玉快步跑上了正好到站的回家的公交车。

    “浅浅,你居然白送???你个败家孩。”洛书帆这么着,脸上骄傲的笑容却完全没有收敛。有这样善良可爱的妹妹,前世一定拯救了银河系。

    “浅浅,明天我们再去收集点贝壳,我们再给你做一只兔,你别不开心哦。”何闻玉拉着浅浅的手轻声安慰。

    洛浅浅看着哥哥和玉,一脸傻笑,沉浸在自己赚钱了的世界里完全没有任何回应。在洛书帆眼里这是损失了一笔钱伤心的疯了,在何闻玉眼里这是损失了一只兔难过的疯了。然而洛浅浅只是因为赚钱了神飞天外开心高兴去了。

    “浅浅?浅浅?!浅浅”何闻玉在浅浅耳边大吼才看到一脸无辜模样的浅浅一脸委屈的看着她,仿佛在问她,我做什么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已经问你四遍了,一会去你家还是去我家,不是了拿布的么。”何闻玉又好气又好笑的用手揪住浅浅圆润的脸蛋向两边用力。

    “咕咕,顾砍好右,奇虎额!(哥哥,你看玉,欺负我)”洛浅浅委屈的看着自家哥哥,却发现哥哥在装傻两眼望车顶:“酷伊咖,酷伊咖。(去你家,去你家)”这么了之后,果然被心满意足的何闻玉放下了魔爪。

    “我们得去你家分财产,然后还有拿碎布,但愿干妈能理解我的。”洛浅浅揉了揉被玉揪红的脸颊,哀怨的看着被紧紧抱在怀里的钱袋。

    洛书帆看着妹妹财迷的模样心里一阵泛酸,想着妹妹忙了将近一个月才有这点财产就被妹妹护得跟绝世财宝一般,让他一阵心疼,决定以后赚的钱都给妹妹管,反正妹妹也长大了成熟了不会乱花钱了。

    洛浅浅三人下了公交车,就抱着保温箱愉快的奔向何家,而此时回家吃午饭的何爸正和何妈坐在吃饭唠嗑。

    “这几天姑娘数学明显好多了啊,以前让姑娘洗水果这孩就洗一个,现在知道按人头分了。”

    “你不看看你姑娘成天跟什么人一起玩呢,一个年级第一,一个年纪思维敏捷,洛家这俩孩啊不一般,玉跟他们一起不能吃亏啊。”

    “这用你,我干姑娘干儿能差么?今天帆买猪蹄鸡爪送过来让我给做,学习完了过来拿出去买也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去,一会你去附近看看,卖不出去你就花钱找个人买点,别让他们太难受了。”何妈在家一上午就把洛书帆送去的东西做了,再就着猪蹄鸡爪的汤煮了点豆腐皮拌凉菜:“老何啊你大妹工作咋样了啊,现在他们家里成天就玉他们三个孩,帆也才十岁,真让人担心。”

    “哎呀,你就放心吧,你干儿那可不是一般人,你没看咱家魔女一听哪天要背唐诗写汉字就装病装难受不起床么,看来是帆真的治住了魔女啊。”何爸顿了顿,嘴角露出一丝略显不合气场的调皮弧度:“大妹工作的问题啊,今天我倒是收到点信儿了,不过呀。。。”就不告诉你。被自家女儿duangduang的敲门声打断了。心里想着,什么叫坑爹?自己夏天大棉袄的女儿完美的诠释了这个词。

    “妈妈开门,我回来啦”何闻玉丝毫没有感觉到门内自家老爹幽怨的气场。

    何妈拖着腿开了门,一脸偷笑的表情挪逾的看着何爸。老何啊老何,想耍我是吧,我家宝贝女儿无意识就能帮我报仇了,跟你结婚这么多年还不了解你啊,哼。

    “妈妈妈妈,我跟你,猪蹄鸡爪都卖出去了呢,卖了好多钱,都夸好吃呢,明天再做点我去卖。”何闻玉人还没进家门,声音都传进了在厨房的何爸耳朵里。

    “哟哟哟,老姑娘赚钱了啊,快给爸爸看看赚了多少大钞啊,够给爸爸买一盒烟的不。”何爸本想指使坑爹的女儿去洗水果择菜,一听真的卖出去赚钱了,也不由得钻出厨房张大了嘴巴看着女儿。

    “哎呀,干爸干妈,玉的是真的,超受欢迎的,别那种表情看着我们啊,玉很努力今天十以内加减法一次也没错呢。”洛浅浅看着玉的笑容要塌了,急忙开口解释,把装钱的袋朝前伸给何爸何妈看。

    “浅浅帆也来啦,正好,你们妈妈工作的事搞定了,厂长正好缺一个检查成品质量的监管员,可以明天去上班的,而且管一餐,加班有补助,月票可以报销。”何爸看着一脸汗珠的三人一件心疼,边递手纸边略带得意的道。

    “叔、干爹您真的吗?明天就可以去?”洛书帆没等平时全权开口话的妹妹开口,急切的话就破口而出。

    “是的,并且。。。”何爸顿了顿,看着在场的四人都瞪大了眼睛期待的看着他才缓缓继续道:“厂长,如果三个月工作都出色的完成,可以申请加薪,每年可以申请两次。”(

    *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