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偷鸡不成反蚀米
    “妈妈我错了,别哭了,是我没保护好浅浅,您打我也行骂我也行,但是等浅浅醒了别骂她行么?浅浅肯定吓坏了,我可以去跟那些人道歉,但是您不能骂浅浅,浅浅是好孩。”洛书帆的认错声断断续续的传到洛浅浅耳中,似乎妈妈也在?看来闯祸闯大了啊。

    “妈妈,咳咳,哥哥可勇敢了呢,保护了我跟玉呢,咳咳,哥哥都是为了我您别骂他好不好,咳咳,不然哥哥生气了以后不保护了我我多委屈呀。”洛浅浅费力地睁开了双眼,不知昏迷了多久导致嗓有些沙哑,看来电视剧里人一清醒就要喝水不是没道理的。洛浅浅没头没脑的想着。

    “给妹妹倒点水去。”洛妈看着自家姑娘清醒了,急忙过去讲要起床的姑娘扶住,拿着一个枕头垫在身后:“怎么样?哪里难受么?头疼还是哪里不舒服?”

    洛浅浅左右摇晃了几下头,又甩了甩胳膊腿,慢慢的摇摇头:“都没有不舒服,妈妈,不怪哥哥好不好,哥哥是为了保护浅浅才打人的,哥哥不是坏孩,哥哥是好哥哥,要不是哥哥浅浅会被揍得很惨呢。”

    “妈妈,浅浅才醒要不要再去查查?”洛书帆倒了半杯水,拿到洛妈身边,想要喂妹妹喝水,却被妈妈接过对着他摇摇头。

    “你赶紧睡一觉吧,这都凌晨一点了,等天亮了再吧,浅浅我来照顾就行了,反正你们干爹干妈了随时都可以去上班,晚个两三天也没事。”洛妈扶起洛浅浅,看着姑娘一口一口的喝着水有些心疼:“浅浅再睡一会吧?还是晚上呢,起床了妈妈给你买你爱吃的豆腐脑好不好?”

    洛浅浅喝完杯里的水才空出心思看了一眼窗外,繁星满天,之前因为开着灯也没注意是白天还是晚上,看来自己睡了六七个时了呀。

    “妈妈陪浅浅一起睡,浅浅害怕。”看着哥哥已经爬上了另一张床,洛浅浅就拉着洛妈撒娇,如果她不跟洛妈一起睡,八成洛妈又会胡思乱想一整晚不睡觉了吧。跟自己躺在一起就算睡不着躺着也是休息了。

    只是不知道哥哥为什么也这么晚没睡,也不知道玉怎么样了,干爸干妈会不会怪自己害的玉受了伤。。。

    夜深了,三人吹着清凉的晚风jin ru了梦乡。

    “浅浅!你咋样了?”洛浅浅还没睡醒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是玉的声音,费力地睁开眼,才看见哥哥妈妈都已经收拾好了,豆腐脑盖着盖放在床头柜上,何父拎着一个保温饭盒。

    “你们干妈担心你们在医院没有好吃的,一大早让我去买的鸡,快尝尝。”笑呵呵的何父上前摸了摸洛浅浅的头:“玉担心了你一晚上,一大早就蹦起来非要一起来,正好今天我没什么课就休息了,你们干妈可是担心坏了呢。”

    “谢谢干爹,让干爹干妈操心了。”洛浅浅急忙爬起来接过保温饭盒,然后看着趴在床边满脸担心神色的玉:“玉你没事了吧,我担心了一晚上,怕干爹干妈生气再也不让我们一起玩了呢。”然后偷偷瞄了一眼何父吐了吐舌头。

    “才不会呢,昨天爸爸把我接回家,妈妈看我脸肿了本来很担心我然后爸爸你还没醒,妈妈就担心你去了,刚才要不是爸爸拦着妈妈也要来呢。”何闻玉撇撇嘴:“我早上就吃了鸡蛋羹,你还有鸡汤呢。”

    “那我们一起喝呀,这么大一饭盒呢,妈妈、哥哥、干爹,咱们一起喝吧。”洛浅浅看着洛妈拿了几个塑料勺,就把鸡汤放在床头柜上,从床上跳了下去,跑到卫生间洗漱。

    正刷牙呢,却听见‘哗啦’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咬着一口白沫推开门却看见何爸送来的鸡汤,妈妈买的豆腐脑都洒在地上冒着热气。

    熟悉的彩虹头发之二出现在病房里,白毛青年和红毛青年。

    “你们害得我兄弟被抓了,怎么也得赔点钱吧?最少也得是这个数!”红毛青年伸出一只手晃了几下,然后一巴掌甩在洛书帆脸上:“兔崽,昨天害得老疼了半宿,今天你也得给老试试!”

    “这么,昨天就是你打了我家三个孩?”坐在角落笑呵呵的等着洛浅浅洗漱结束三个孩喝鸡汤的何爸,看着打翻在地上自家老婆起了大早熬出来自己还没来得及场上一口的鸡汤,怒火顿生。

    怪不得平时不惹事的玉、浅浅和帆能跟人打架,确实是很招人手痒啊。

    红毛青年下意识看向了发声体,何爸有意的使劲显示出硕大的肌肉,红毛顿时后退了两步,张了张嘴。

    白毛青年指着何爸道:“孩的事找大人算什么本事!我们孩的是你们大人少管。”

    “妈妈,呜呜呜,干爹,呜呜呜,就是他们打我哥哥,打玉,呜呜呜,浅浅害怕,哥哥,呜呜呜。”洛浅浅转念一想,警察已经介入了,现在不管从年龄还是原因他们都是受害者,属于自卫,既然有大人出头何苦自己闹得不开心呢。

    而一旁的何闻玉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看浅浅哭着扑进洛妈怀里也就跟着洛浅浅一样哭着扑进何爸怀里,是真的被吓到了。

    “哎我去,昨晚见血都没见你哭,你现在哭个什么玩意儿?装的什么jb玩意儿?老动你了么?”着红毛青年就要上前拉洛浅浅。

    在一边的洛书帆本就因为昨天没保护好妹妹自责了一夜,那肯让红毛再碰到妹妹?抓起刚才何爸给他和妹妹削平果的水果刀对着红毛道:“你再敢碰我妹妹一下试试!”

    “兔崽别以为你有大人撑腰老就不敢动你了,拿着吧水果刀吓唬谁呢?”着红毛青年就要抢水果刀。

    “嘶。。。”

    ‘咣当’一声,水果刀在地上弹了两下不动了,刀刃上有一丝红色。

    “哥哥!”洛浅浅也顾不得什么装可怜装害怕了,跑到哥哥身边仔细查看:“疼不疼?伤在哪儿了?!”

    洛妈何爸和何闻玉也凑上前,仔细的检查着洛书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凑,老受的伤,你们检查他能检查出个毛线啊!”红毛青年略显憋屈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众人回头,只看见红毛左手握在右手手腕上,右手半握着拳。

    “呼,还好我哥没事,不然我哥伤在哪儿了我就在你同样的位置划上一百刀!”洛浅浅转身按过床头的报警铃:“这里是医院不需要担心你死掉,不过记得医药费自己出,没事来医院作什么,不知道要花钱啊,得平时抢多少个学生才能赚回来。”

    “这是怎么了?”洛妈回头,正是昨天联系何爸和她的张警官。

    “呜呜呜,警察叔叔,这两个坏蛋昨天就要抢我们的钱,今天又来勒索,我哥哥吃苹果拿着刀他都认为是在吓唬他威胁他,非要抢,差点害哥哥受伤了,呜呜呜,要是哥哥受伤了就不能天天陪我玩了。”洛浅浅昏迷之后并没有见过这位警官,只是单纯地即兴发挥。抱着张警官的大腿就开嚎,洛书帆低下头,假装那个鬼哭狼嚎的不是自己的妹妹。

    “又是你们呀,正好你们俩在这儿,一会儿跟我回去吧,本来你们的罪名就有抢劫、勒索、聚众斗殴等很多条了,现在还要加上一条持刀行凶,这可不是拘留十五天能解决的了,所里已经联系你们的监护人了,对了你们的伙伴就在楼上你们不去看看?”张警官抱起拽着自己裤擦鼻涕的娃娃洛浅浅:“妹妹昨天很勇敢嘛,怎么今天就哭成了大花脸?”

    洛浅浅尴尬的抹着脸上即兴发挥出的鼻涕眼泪,还有没擦干净的牙膏泡泡:“警察叔叔,他们欺负哥哥,把它们抓起来,就那个红毛还打我哥哥,不仅是抢劫勒索还威胁恐吓,还以后看见我要先奸后杀,一旦以后我有个好歹就是他们做的,还有我哥哥和玉!”

    红毛捂着手真是有苦不出,怎么就脑袋发热惹了这么个煞星。

    “对呀爸爸,先奸后杀什么意思?感觉比五马分尸还厉害。”何闻玉在何爸怀里闷闷的发声。

    张警官只看见脸色发青的洛妈,神色阴暗的何爸还有一脸迷茫的洛书帆和何闻玉。(

    *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