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来自高中部的证人
    “浅浅你真的不吃啦?”玉看着把自己的份均分给二人的洛浅浅有些不敢肯定的问。

    “你们快吃吧,省得你们对着妈妈和干爹的份流口水,你们都把上面的草莓留给我了不是么。”洛浅浅很大方的吃掉了两人留下的蛋糕上面的水果,然后表示蛋糕她吃不下分给两人了。

    “玉,吃吧,他想吃的东西不用你让她也会吃,了给我们吃的东西你再怎么劝也是给我们吃的。”看着妹妹笑盈盈的眼神,洛书帆感觉自己的妹妹真是又善良又可爱,满脸感动的狼吞虎咽吃掉了妹妹分给他的蛋糕。

    “那浅浅,下次我的猪蹄也分你一半。”何闻玉也闷头开吃。

    “吃吧吃吧,那我就等着猪蹄了。”洛浅浅坐在床边拿了个苹果啃着吃。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惊动了房间内的三个孩:“请问张也在么?”

    “不在。”何闻玉费力的咽下口中的蛋糕回复道。

    “这个病房只住了我妹妹,您走错了吧。”洛书帆咽下蛋糕还擦了擦嘴巴回复道。

    “老爷爷,您的张也住在那个病房?您是来看他的吗?您确认是这个医院没走错医院没走错病房吗?您确认他是在这里没错吗?”洛浅浅放下苹果擦了擦嘴,走到老人面前,然后想了想又搬了个凳放在老人面前:“老爷爷您先坐一会,等我妈妈他们回来了找护士帮您问问好吗?”

    “嗯,好。”老人放下了手中提着的礼盒:“朋友能帮我倒杯水么,年纪大了赶了这么多路有点累了。”

    “呜。。。老爷爷您等一会,我把我用过的杯刷一下,呜。。。要不我给您削一个苹果吧?嘎嘣脆可甜了。”洛浅浅正要刷杯却发现自己昨晚喝水的杯因为早上闹事的红毛青年粉身碎骨的被丢在垃圾桶里。

    “浅浅,刀被收走了,那叫做凶器。”何闻玉三口两口吃完蛋糕道。

    “你不许玩刀。”洛书帆很严肃地看着自家妹妹,还削苹果,咋不上天呢,五岁孩玩刀,咋不和太阳肩并肩呢。

    “不用啦,给我洗一个。。。”

    “爷爷,您怎么来了,不是让您直接去警局吗?”老人的话直接被突然出现的张警官打断了,老人满脸的不满。

    洛浅浅见状还是明智的去洗了苹果擦干净送到老人手中:“老爷爷您凑和吃,一会我找护士姐姐给您要纸杯。”

    “还是这丫头懂事,张也,你越长大越不可爱了!”老人家接过苹果‘咔嚓’一大口:“赶紧把这些吃的拿给这些家伙吃,我可告诉你,你这礼拜再不回家你奶奶就让我去你们所里抓你回去了!”

    张也张警官略显尴尬的拿起老人提来的慰问品,分给洛浅浅三人:“我爷爷一片心意,你们就吃了吧,吃得多他才开心。”

    “谢谢张叔叔,谢谢张爷爷。”洛浅浅示意哥哥接过东西,她却跑到张警官身边。

    “张叔叔,你生病啦?不然老爷爷怎么找到医院了?”

    “咳咳。。。”张也尴尬的看着自己吃着苹果巍然不动的爷爷,再看看三个好奇的家伙只能出声解释:“我爷爷是现在的实验高中物理老师组组长,正好就在办公室目睹了你们被欺负的全过程。”

    “所以,是老爷爷报警和叫的救护车?”洛书帆看着一旁装作什么也没听到老态龙钟的老头一时有些摸不清。

    “算是吧,其实是报警也只是给我打了电话,救护车是我后来叫的。”张也有些郁闷的解释,看着面前的三个孩有些憋屈,要不是你们是我第一次独自接手的案,我一定把你们扔进图书馆看十万个为什么,现在孩的问题都这么多了?

    “行了行了,张也你赶紧去忙你的吧,我一直想看看老袁嘚瑟的那两个孩而已,谁知道会那么巧一直想见的孩就被我目击到了被欺负的场景呢。”张老头属实不相信袁老头的那么神奇的兄妹,谁知昨天阴差阳错看到被揍的几个孩记录在孙手册记录上,正好名字跟那个死老头嘚瑟的兄妹名字相同,他也不会在家坐不住,拎着逢年过节学生送的没人吃的精致点心,一定要来医院看看。

    “袁老?”这个名字怎么那么像哥哥期末考试家长会上出现的那个邀请哥哥加入实验中学实验班的老人呢?

    “就是那个臭老头,我跟他赌了二两上好的雨前龙井,我赌你学的东西不是你哥哥教的。”张老看了看三人的站位,很明显洛浅浅处于主导地位,洛书帆的位置可以很快的把洛浅浅和何闻玉护在身后,何闻玉在一边。。。吃。。。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洛浅浅不明白张老的意思,只能老实的发问,洛浅浅甚至不明白这有什么关系。

    “是就明我眼光好,不是就明他眼光不差,来来来你告诉我是我眼光好还是他眼光不差?”张老不同于之前高深莫测的模样拉着洛书帆直勾勾的看着洛书帆的眼睛,那眼神锐利严肃,完全不同于之前那个老态龙钟的老者模样。

    洛书帆楞了一下就急忙闭上了眼睛,妹妹的想法他不知道不能乱。

    “别为难我哥,是与不是您心中早就有定论了不是么?您想什么就直吧,为了见两个人千里迢迢跑到医院可不是一个老人家该有的行为。”洛浅浅始终不明白这人到底目的是什么,从进门到现在似乎了不少的话,但是一句有用的都没有。

    “没什么啊,就是让你们俩有机会上最好的初中最好的高中,怎么样?”

    张老拿起放在凳上啃了一半的苹果继续啃着。

    “所以只有我们两个?玉呢?”洛浅浅拉着还没搞清状况的玉站在张老面前问道。

    “所以这个姑娘,你要跟我们一起么?我们的升学考试可是很难的哦。”张老看了看何闻玉又看了看洛浅浅无奈地开口回应。

    “我不想学习,您的我都不懂,可是浅浅要学什么我就学什么,浅浅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何闻玉拉着洛浅浅的手坚定地回应道:“浅浅是我的妹妹,她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这话让我怎么接。。。”张老低声嘀咕着。

    “妹妹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洛书帆脖一扬,拉着妹妹的手:“我们可以上一般的学校也可以上最好的学校,这是由我们来决定的而不是暗箱操作!”

    “你是不是傻。。。我们会暗箱操作?。。。我们对你们的要求跟所有人都一样,能进是你们的能力又不是我给你们开后门,换句话来,你们考不上自然也就达不到我们的要求了,入学都做不到谈什么比赛?”张老看着护妹心切的洛书帆也是一阵无语打算带上袁老一起服这对兄妹。

    “比赛?有奖励么?有奖金么?”洛浅浅突然提高音量发问。

    “有啊,只要是国家级的比赛拿到铜奖以上都会有奖杯奖牌奖金的,还会有证书,并且表现的优秀还能拿到省里市里学校里的奖励。”张老没经大脑反应脱口而出。

    “我参加!”早有这么便捷的赚钱方法啊!我们还至不至于天天晒成狗还差点被几个非主流爆炸彩虹头抢劫。

    “。。。。。。”(

    *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