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这是什么贼船??
    “是这样啊,老先生谢谢您,学费要多少您跟我就行,以后这孩就拜托您了。”洛妈一听英语,就立马做出了反应,虽然平时洛家兄妹跟山林溜达猪一样散养的,但是不代表她这个饲主不了解自家孩所不擅长的地方还有所喜欢的地方。

    “就是就是,老爷爷,哥哥就拜托您了,您一定要让哥哥超过那些比他大的孩,继续做第一名才行啊。”洛浅浅看着哥哥有些郁闷的表情还是吐了吐舌头火上浇油了一番。

    “可以啊。”出乎门外的张也还有洛浅浅几人的预料,张老一开口就是直接的同意了:“让那两个孩也一起学,教一个教三个都是教呀,人多还热闹些,有竞争才有进步。”

    “我不。。。”

    “这感情好啊。”

    “这样真是太麻烦您了。”

    “好啊好啊。”

    洛浅浅的拒绝还没出口就被干爹妈妈和哥哥的回答打断了,看着哥哥坏笑的表情有些阴郁:人总是这样,一个人被指定做某件在感觉里不算好事的事的时候都会不开心,不过有人陪的时候,就感觉舒服多了,分享让快乐加倍让痛苦减半或许就是这个道理。

    洛浅浅回头看着嘴里还在嚼着不知什么食物的何闻玉,更是忧郁:玉啊,你都要被强拉着进精英式补习班了怎么还是想着吃呢?你再不拒绝我们就必须去了啊。。。

    “妈妈,不行。”洛浅浅再三给何闻玉使眼色始终被忽视,最终还是决定自己开口:“您想啊,我们还没学汉语拼音呢,怎么去学英语啊,弄混了怎么办,那样岂不是英语和语文都学不好了?对吧,玉。”

    “咳咳。。。啥?”何闻玉在吃零食中呛到了之后终于反应过来有人在找她,和洛浅浅终于接上了信号:“对,浅浅得对。”

    “这都不是问题,没看咱们市里最好的幼儿园学的就是双语么,反正你们九月份也该上幼儿园了,在我这儿学也一样,还节省了幼儿园的开支,可以让爸爸妈妈给你们买好吃的难道不好吗?”张老直接略过了洛浅浅,和颜悦色的对着何闻玉诱惑道。

    “对呀,玉,这样你就可以跟浅浅一起上学了,浅浅去几年级你就可以去不会被浅浅丢下了。”出这种话的毫无疑问是正在被妹妹怀疑是否是亲生的的洛书帆。

    洛妈何爸对望两眼,然后明智的选择了默不作声,任由孩们自己决定。

    洛浅浅仰天大叫,拒绝玉可能被诱惑的事实,毕竟还都是孩,世事难料啊:“哥哥,你真是我亲哥吗?有这么坑妹的吗?别拖我下水啊我还要可以愉快玩耍的童年啊,你不能因为我坑你就报复我啊,你可是哥哥啊,要大度啊,妈妈你对不对?”

    洛妈看老姑娘点到自己了,连忙打开看了几遍的兄妹俩的化验单,跟何父两人低头低声研究的起劲,完全忽视正在求救的老姑娘。

    “玉你不能答应啊,我们还要赚钱,还要出去玩,还要行侠仗义行遍天下啊。”你可是我的‘侠女’啊,别被洛书帆大魔王诱拐走了啊。

    “嗯,对了,我家不仅有点心有空调有电脑,还有猫狗,不仅能学英语语文数学这些文化课,还有一个可以教你们画画写字会做各种点心的老奶奶哦。”张老看着何闻玉嘴里嚼点心的速度下降了,知道她有些动摇了,急忙加上筹码诱惑。并且如愿的看到何闻玉眼中闪烁的希翼,和唇畔隐约的水痕。

    “张爷爷您还得在高中上课吧,这样拉拢我们是不是有点不负责任呢?据我所知高中还没有放假呢。”洛浅浅愤愤的看着已经完全倾向于张老的洛妈何爸还有洛书帆,大部分倾斜于还有一部分拉着自己的何闻玉,一时无奈:“天上哪有掉馅饼的事啊,我们有什么可让人所图的,要钱没有要命好几条?去做真人版白鼠?”

    洛浅浅如愿的看到了苍白了脸色的洛妈何爸,黑了脸护住自己的洛书帆,抱着一盒零食躲到距离张老最远的角落的何闻玉。

    “你这孩,想什么呢?我孙是警察,我能做出那样的事吗?”长老一时哭笑不得,看到洛妈何爸恢复了颜色但还有些警惕的神色解释道:“张也,就刚才丫头的张警官,是我的孙。”

    “那您看多少学费合适呢?”洛妈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姑娘确实这么介绍过,神色一瞬间回到最开始的模样,完全看不出曾经有过防备警惕,一脸温和的笑意。

    “学费这件事可以先不,我只有一个条件,希望你们两位家长答应。”张老道:“你们可以不用马上就答应回去可以慢慢考虑。”

    “什么条件?”发问的不是洛妈何爸也不是一直非常活跃的洛浅浅,而是自觉担负起哥哥职责的洛书帆。他不会允许妈妈答应有可能伤害到妹妹的事情。

    “只有一条:从此以后跟学习有关的事,你们不许插手。”张老深深的看了一眼洛书帆,却也还是回答了问题。

    “这是孩自己的事情,不管成绩好坏都是他们自己的,好了有奖励,不好也没惩罚,我们家一直这样。”洛妈下意识回答道。自家一直是放养政策,儿自己没管过也没出过年级前五,女儿虽然经常挑食任性但也会帮忙做家务,在家的时候也不会吵闹摔东西怪家里不让她出去玩,会安安静静的画画看书。

    “有帆这样的哥哥,我们家长管什么,这还用考虑啊。”就看洛书帆平时的言行举止就知道洛家家教不错,跟着选择肯定没错。何父这么想着,嘴里已经完了选择。

    “你们三个很幸运,有这么开明的父母。”张老笑了笑道:“虽然很长一段时间你们会不被人所理解,但是学得多了就好了。等你们出院再吧,老头了我要回家撸猫遛狗了。”

    “我什么时候我要去了?”回应洛浅浅的是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为什么我有种那个了贼船的感觉呢?究竟是谁坑了我?洛浅浅闷闷的想道。(

    *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