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智斗‘红毛虫’
    “妈妈,呜呜呜,‘王中王’成精了”洛浅浅一改刚才听话懂事模样,抱住洛妈就不撒手,眼睛故作胆怯模样偷偷瞥着红衣女人,生生挤出了几滴眼泪。

    “噗~”张也根本就没憋住:“咳咳,不好意思不还意思,最近嗓不太好。”张也捂着嘴故作咳嗽默默低头。老女人一上来就指着他骂,要不是穿着这身衣服,一定骂的你怀疑人生。

    “妹妹不怕不怕,这不是火腿肠,你看会动的,像不像前几天变成扑棱蛾的毛毛虫。”洛书帆虽然不懂妹妹怎么突然变得神色诡异,不过他作为哥哥每天跟妹妹接触最多的人,还是看出了妹妹神色间的抵触和厌恶。

    “呜呜呜,红色的毛毛虫,好吓人啊,哥哥,我害怕。”洛浅浅赞许的在心里给洛书帆竖起了大拇指,这个助攻漂亮。

    洛妈一脸迷茫看着一双儿女,虽然搞不懂状况,却从血脉相连中感受到了儿女对这完全没有印象的女人的敌意和厌恶。

    “兔崽,特么谁‘王中王’,谁‘红毛虫’呢??有没有教养了?狗娘养的崽,不赔我个千八的我就待在这儿不走了!”‘红毛虫’拎着那个红色的布袋一屁股坐在病床上,拿起床头的张老送的慰问品就开始吃,边吃边往包里装:“不值钱的崽吃什么这些玩意,我儿还没吃过呢,当成赔偿了,钱也别少给我,东西就当做利息了。”

    洛浅浅感觉洛妈手在发抖显然已经很生气在爆炸边缘了,在看看刚才一直没话的何爸,眼底已经冒出了火苗,何闻玉则咬着下唇看着被装进布袋的零食眼泪盈满了眼眶,而张也周遭已经变得冰冷了,当着他的面就这样,这样的人的家人是好人?有人信么?

    “警察叔叔,呜呜呜,爷爷送的全被‘红毛虫’要带去毛毛虫窝给毛毛虫吃了,呜呜呜,张爷爷还不如带回家喂狗呢,给狗吃了狗还会叫两声,毛毛虫吃了就会害人,呜呜呜。”洛浅浅拉着洛妈的手晃了几下,脸上的泪痕已经被毫不掩饰的厌恶取代。

    “您好,您当着我的面骂人还诬陷并且入室抢劫,请您跟我走一趟,并且由于财务金额巨大,所以请联系您的家人。”张也颇为赞同的暗暗给洛浅浅比了大拇指,然后亮出了警察证。

    “我科。。。警察同志啊,冤枉啊,我可没骂人,而且这些零食是赔偿金的利息而已,算什么抢劫?我也没诬陷他们啊,我侄都被打进医院了,还能有错?”‘红毛虫’咽下将要脱口而出的脏话,放下正在努力塞进袋里的零食,看着一进来就被自动忽略的张也。暗暗咒骂:光几个孩打的,好吓唬,怎么没还有个警察,回去了一定让那个兔崽多分自己一份赔偿金。

    “您骂警察我就不算您得了,毕竟我们是人民的公仆,任劳任怨认打认骂。”张也挑起一丝邪气的笑,在这身警服的衬托下有些格格不入:“不过您咒骂两个童言无忌天真可爱的朋友可是很多人看在眼里的,并且我可能忘记跟您了,那位送礼品来的老人家送的礼品可不是利息两个字能代替的,您看看包装上的字再话,都是进口货,金额巨大,对了您刚才装进袋里那盒没开封的巧克力是手工做的,属于奢侈品行列。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您可是语言胁迫了,我亲眼所见。”

    ‘红毛虫’一愣,把袋倒过来把袋里的东西全部倒在病床上:“你看你的,我可没拿,东西都在这儿呢,就是过来开个玩笑认识一下,毕竟孩也打架了不是,作为家长也应该过来管教一下,看看商议一下赔偿的问题。”

    “呜,没错,妈妈,我头又疼了,脸也疼,好晕啊,感觉喘不上气了,胸口好闷,妈妈我是不是快死了?”洛浅浅低着头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直接往地上躺。

    洛书帆一愣急忙上前一步扶住已经趟在地上的妹妹,让妹妹倚在自己的腿上,洛妈更是吓得跑到病房门口大叫医生,何闻玉和何父也凑上前,围着洛浅浅,却出乎意料的看着貌似晕倒的洛浅浅冲着他们眨眼睛。

    “你够了!昨天你的侄打掉我两颗牙!”虽然本来就活动了只是一直很顽强的不肯脱落:“今天你又让我妹妹‘晕倒’!别以为你是大人就可以随便我们!在家我们有父母,在学校我们有老师,再不济还有警察,您算什么东西,凭什么管教我们,我们可没有这样的长辈!”洛书帆用手摸着洛浅浅额头,挡住了那双时刻观察情况的闪亮的眼睛。

    “你牙还掉了?”张也突然插话,一脸严肃。

    “对,一个嘴巴给我扇掉的。”洛书帆才不会傻到去解释自己的牙本来就快掉了。

    “你还留着呢么?”张也直接蹲在洛书帆面前,邪气的模样已经被一副庄严的模样取代。

    “在我兜里啊,妈妈上面的牙掉了得挖个坑埋起来,这还没时间去呢。”洛书帆呆呆的回应。

    “你都不?走走走,现在跟我去化验科。”正好医生也来了。洛书帆松了手任由妹妹被医生抱到床上做检查,在妈妈点头同意后跟着张也出了门,临走还是不放心的看了几眼妹妹。

    “心跳的有点快,没什么大事。”医生一番侦查得出结论。

    “我就。。。”

    “医生叔叔,如果我受刺激会不会变得更严重啊?会不会头疼恶心胸闷气短四肢无力喘不上气导致死掉啊?”洛浅浅看着洛妈紧张地站在床边还是先看着‘红毛虫’问了问题。

    “受刺激?孩受什么刺激?做家长的注意点,孩没有什么心理承受能力很容易出问题的,不行就找个心理医生先看看。”医生皱着眉转头看着立在床边的几个成年人冷冷地道。

    洛浅浅冲着紧张地看着自己的洛妈摇了摇头,比划了几下自己的拳头,看到医生回头又重新装出虚弱难受的模样:“放心,你不会死掉的,好好休息,下午叔叔来查房,表现的好有好好休息的话就给你一块糖果吃哦。”医生很温柔地拍拍洛浅浅的脑袋,洛妈在一旁尴尬的看着地。

    “‘红毛虫’大妈,可以麻烦您离开我的病房吗?我又不认识您,您还要在这里抢我的零食吗?如果您把我气出个三长两短可不是三年能解决的了,那可是故意杀人,您现在属于杀人未遂!”洛浅浅目送医生离开病房愉快的拉着妈妈的手下了逐客令。(

    *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