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人心不可测,未知善恶(上)
    解决了一件大事的何爸脚下生风,带着洛妈还有两个孩就到了辖区派出所。

    “你就是那几个受伤崽家长吧?赶紧的把案底撤了这事就那么地了,不然的话你就跟你家崽特么给我心点!”看着那艳黄的波浪长发摇曳的那女人冲着何爸指手画脚大声嗷嗷,洛浅浅深感有其母必有其。

    那女人尖锐的指甲只差几厘米就要戳到何军脸上,才将往前冲的步伐生生停下,画着夸张色彩眼影的眼睛瞪住一行四人。

    “呜呜呜,妈妈,浅浅害怕。”洛浅浅看着女人后面跟出来的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叔叔脑筋一转就转身抱住了洛妈,嗷嗷大叫:“这个怪阿姨是不是要打我啊呜呜呜,浅浅害怕再被打了呜呜呜,是不是我们那些彩虹大哥哥没打我们这个阿姨就能不找人打我们了啊。”

    “呜呜呜,爸爸,我也怕,这个阿姨好吓人,比在病房里的那一个还吓人呜呜呜。”何闻玉看洛浅浅哭了,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是直觉告诉她跟着哭就对了,反正这个怪阿姨确实好吓人。

    “你们知道就好,老老实实按我的做,不然我天天找人揍你们!打你们一次花的钱都不会有我一个包包贵,你们最好心里有点数。”那女人高高的扬起了头,身后的制服帅哥脸已经比碳还黑了。

    “在警局门口就敢大张旗鼓的威胁受害人,当我们警察吃干饭的吗?”穿着制服的眼镜帅哥已经在暴怒边缘,声音带着一丝**。

    “你狂什么狂,我老公可认识你们局长,心你饭碗不保!”那女人高高的扬起下巴,略带轻蔑的扫过眼镜制服帅哥的脸颊,嘲讽似的道:“不过就算没了饭碗,就凭这脸蛋,在阿姨圈里还是可以保留一席之地的。”

    “呵呵,但愿您一会儿还能这么云淡风轻的站着冷嘲热讽。”没戴眼镜的制服帅哥拉住了明显已经生气愤怒的眼镜帅哥:“张队正在里面等您们呢,请跟我来。”

    “玉乖,你看浅浅都不哭了,心再哭警察叔叔把你抓起来带走咯。”何军抱着还在抹眼泪的宝贝女儿,洛浅浅拉着妈妈的手跟在何爸身后紧随着没戴眼镜的警察走进警局。

    “呵呵,我倒是想看看什么是钱不能摆平的!不就抢了几个零钱,我给十倍,我就不会这样的穷鬼还会坚持要告我儿!十倍不够我给二十倍,这样的穷鬼一辈都不知道见没见过这么多的钱!”那女人的声音毫不掩饰的从六人身后传来,两位年强警察毫无反应,依旧笔直向前走着,洛妈何父面色沉郁,何闻玉面带泪痕。

    而洛浅浅跟在洛妈身后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钱当然值得每个人去喜欢,可是当这个人有了不同的角色也会做出不同的选择,比如这个角色是母亲。自己的妈妈可是一个宁可身无分文一贫如洗,也要教导儿女乐观正直诚实善良的女人,用钱砸注定基本是不可能的,自己的妈妈一定会是正义的伙伴,就像里面的‘动感超人’。为了孩的成长,妈妈总是坚持着那些看起来没什么用还会吃亏的底线,可是看到前世那个为了钱劳累到疾病多发也不低头,也不允许自己拿别人送的礼物。生怕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导致自己吃亏。

    “妈妈?浅浅?”身后一个房间传来了开门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洛浅浅耳边响起:“干爹,玉你们也来啦。”

    “哥哥?你被带来干嘛了?”别告诉我给你拔牙的。。。洛浅浅看着身后警员手中透明密封塑料袋中还带着血丝的两颗牙,弱弱的对着洛书帆问道。

    “没干嘛,就看看牙,正好你们来了,我就不用回去医院了。”洛书帆解释道。洛妈松开了姑娘的手,站在儿面前左看右看,捧着洛书帆的脸蛋左晃右晃,就差跟牙医那样张嘴了。

    “你家人?那你就跟你的家人一起去张队那儿吧,我先去交报告了。”跟在洛书帆身后的警员举了举手上的报告和两颗牙,对洛书帆打了个招呼,冲着洛妈何爸略一点头就转身上了楼梯。

    洛书帆礼貌的挥完手,绕过洛妈站在了妹妹的身前,板着一张脸:“洛浅浅,我告诉你,下次再装病吓人跟我打好招呼!”

    瞬间洛浅浅的脸就皱成了一个包:“哥哥~~人家知道了嘛,当时事态紧急,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拉着洛书帆的手左右摇晃着:“在警察局不要我嘛,警察叔叔以为我是坏孩把我抓起来怎么办啊。”洛浅浅听着自己的声音就差鸡皮疙瘩掉一地了,不过还是做出了委屈巴巴的表情,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哥哥,嘟着嘴鼓着脸蛋。

    “下不为例!”

    洛浅浅吐了吐舌头,跟哥哥手拉着手跟在洛妈身后。一行人走进多人共用的办公室。

    “你们来了啊,有个好消息跟你们,洛书帆被打掉了两颗牙属于轻伤范围,不过由于犯罪嫌疑人未满十八岁,所以呢不会重判,不过应该可以拿到不少的赔偿金,医药费是肯定的,只要赔偿金额不过分都能被接受,不过我们队长最好是可以私了了,那边好像家里都有点权势。”张也神神秘秘的跟洛妈何爸围成一个圈声地道。

    其实赔偿金也挺好啊,最起码不至于没有成本做其他的能赚钱的事。洛浅浅在洛妈身后听着张也的话默默想到。

    “看出来了,楼下那个应该是一个孩的妈妈吧,趾高气扬的模样看着也不像我们这样朴素的老百姓。”何爸顿了顿看着自家姑娘脸上还残留的泪痕,恶狠狠地道。

    “哎,那还只是其中一个,还有两个稍微特殊了一点的正在我们副局长办公室抱怨呢,我们局长也是没办法才让我们队长告诉我,劝劝你们接受私了,这几个孩不是第一次进来了,进来过几次了,但是最后受害人都选择撤案了,一点案底都没有了。我也就是跟你们一下,决定权在你们手上,我只能一句,剩下那两位的关系级别超过我们副局长,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