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人心不可测,未知善恶(下)
    “或许只有你儿不是为了钱呢?”张也看着手中昨天收集来的材料,确实只有一个人零用钱相当的充足,不过其他人并不是。

    “那我家儿为什么会打架?没道理啊?还是跟这么的孩。”黄发女人直接站起来越过洛浅浅一行人站在张也桌面前:“虽然我们平时不是很管教孩,可是他这么大了没道理会为了一天的零用钱抢劫,何况他不会明知故犯啊?之前几次进来不都是单纯的聚众斗殴吗?怎么会变成抢劫,还是为了那么一点钱?”

    “呵呵。”洛浅浅冷笑出声,这样的人如果不是为了钱就只有两种情况了:一种是为了兄弟义气,朋友都去,就他一个不去也不好,所以就去了,不过这样的解决方法也很简单,只要贡献了自己的零用钱就可以解决问题了;第二种就需要去看心理医生了,是单纯地寻找刺激又不想自身受到伤害,所以对很多的人下手,随便威胁几句孩就不敢什么了也不会捅出去。

    “这您可以亲自去问,我只想父母永远是孩的第一任老师,看孩的模样就能知道平时家里的教养。家里有钱不一定就有教养、出类拔萃,没钱人家的孩也还是会有特别注重孩平时礼貌教养问题的养成。我甚至可以这么,有这样的儿您们平时在家里一定不是没有过苛责手下员工或是在家中工作的人,不然孩怎么会学到呢?昨天的证人证实了是您们的儿们先动的手,您们想私了还是被提起公诉立案侦查?”张也一派公事公办的模样,眼底却是满满的冷漠。

    “我儿是我家的独苗,当然私了了!要多少钱你们就吧,只要能把这件事翻过去,我家什么都不在乎!”黄发女人直接拍出了钱包:“为了儿好,怎么都行!”

    “这位阿姨啊,您恐怕了不算吧?您这人数不够少数服从多数的啊。”洛浅浅故意在哥哥身后探出了脑袋,示意黄发女人忘记了的同伴,脸色阴沉的‘不话贵妇二人组’。

    “浅浅,别乱话。”洛书帆一把就把看着就不老实想要搞事情的妹妹拉回身后。

    “呃。。。”黄发女人转头看了看两个不为所动的女人,紧紧攥着拳头,眼神坚定的回头,道:“所有赔偿我都出了,只要孩没事。”

    “呃呃呃。”洛书帆对这样的女人实在无语,这就是传的人傻钱多么?人家当事人都没开口,她就自己冲上去当冤大头了?这就是炮灰级别的,用来背黑锅的存在吧?

    “黄。。。这位阿姨,您儿头发什么颜色的?”只要不是那些个伤了哥哥和玉的,放过也无妨,冲着这不顾一切也要保护儿的母亲,洛浅浅想到那个为了让自己过得好一点,可以一心学习,情愿拖着病弱的身体上两份工作的上辈无比让她心酸的洛妈,若非最后哥哥也去担负了,怕是洛妈都撑不到最后她考上大学,虽然并不是什么好大学,可是一家人都很开心。

    “头发?大上次回家我看是粉色的,上次回家是有点发黄,前几天看到是蓝色。”黄发女人托着下巴思考着给出了不确定的模棱两可的答案。

    “还有蓝色的?”洛浅浅不确定的眼睛看向洛书帆,洛书帆摇了摇头表示没在意,看向何闻玉,何闻玉正拧着眉思考,最后看向张也,却看到张也点了点头。

    “动手的人中没有蓝色头发的,我记得有红色、绿色、黄色、白色头发的,应该没有蓝色的。”洛书帆一把捂住正要继续开口的妹妹嘴巴,如果会有什么报复还是冲着他来吧,作为哥哥,本来就应该护着妹妹。

    “没有为什么抓起来?!”黄发女人一脸愤怒的看着张也拍着桌:“我儿又没打人!”着收回了钱包。一动不动的‘雕塑’二人组表情总算有些浮动,眼神暼着洛书帆,似乎在责怪他的多管闲事。

    洛浅浅和洛书帆并不知道,之前每次‘彩虹组合’被抓进来,都是黄发女人付的赔偿和保释金,黄发女人也从来不曾怀疑自己儿有没有做,只想着孩安全就够了。

    “那头发很明显是一伙的好么?并且我们把它们带回来并没有一个人反抗。”张也有点委屈,怎么他就变成了不分黑白不分好坏的坏警察一样了呢?

    “警察叔叔,我们没有印象那个人动手了,应该是就在一边看,我们也不记得有其他的声音骂我们。”洛书帆低头思考了一阵还是拽住有些跳脱的妹妹率先开口道。

    洛浅浅此时终于还是忍不住了,道:“张叔叔,到底带回来几个人啊?”

    “关键问题是没动手被带回来怎么都不吭声呢?我记的是六个,还有个个黑头发的,看起来格格不入的,不过被带回来也没什么。”张也想到那个虽然个看起来很白净瘦弱,戴着眼镜就像一直被欺负的好学生形象,那个一直没过话的孩。

    黑头发?洛浅浅疑惑的看着哥哥。洛书帆也是愣愣的对着妹妹大眼瞪眼。

    他们根本就不记得有正常颜色的头发啊,有个不在记忆里的蓝头发本来就是意料之外,这样的例外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注意到?这根本不符合常理啊。

    “你们怎么想的啊?私了还是走法律程序?”张也还是想到了副局的任务,争取私了。法律程序虽然该给的也不会少一点,但是,时间上会慢很多。

    “法律。。。”洛妈和何爸同时开口。

    “私了”洛浅浅大叫着打断了妈妈和干爸的话:“那边两位阿姨,虽然你们一直不话,可是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我哥已经鉴定为轻伤了,成年人的话要面对的是三年以内有期徒刑,即使您们儿不满十八岁,可是也满了十六岁了吧。”看到张也点头,方才继续道:“这也要负法律责任的,别以为只是个孩这样的话对什么都好使。华夏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不是用来保护仗势欺人的社会败类的!”

    “浅浅!”洛书帆挡在妹妹身前,挡住了那两道恶毒的视线,接着道:“我是受害者,妈妈听我的意见,私了,别闹的都不好看,我们还得在这个城市上学!”

    洛妈看着一脸郑重的保护妹妹的儿,一脸不甘心被哥哥护在身后又挣脱不得的女儿。一时怔楞,什么时候孩都成熟了这么多?是自己太不关心孩了吗?

    “私了。”一动不动视线狠厉的‘雕塑’二人组年轻的声音下了定论。

    洛浅浅看着两人,心里却已经思绪翻涌,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哇塞不多收点都对不起自己的昏迷哥哥的牙还有玉流下的的血。虽然心里这么想着已经乐开了花,表面上还是委屈的窝在哥哥身后。

    (

    *本*文*/来自\   . pi. ,新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