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洛浅浅失踪记(一)
    洛浅浅、洛书帆和何闻玉这几天兵分两路。洛书帆和何闻玉想着‘洛神谣’没什么时间弄出来一批了,不过闻香来还是可以的,虽然因为上次打架的事件高中门口去不得了,火车站也被洛妈知道后严令禁止了。不过现在是暑假,去上兴趣班的孩不少,接送的大多是爷爷奶奶,都是舍得为孩花钱的。

    于是天天跟着上午去早市买猪蹄鸡爪,中午带一些去何爸呆的少年宫,晚上再带一些,卖完了就跟何爸一起回家。也算是赚钱赚得很开心,最起码想吃个冰棍不用跟妈妈要钱了。

    而洛浅浅则在家研究了几天地图,把新家附近的环境摸清楚,去研究在哪儿卖什么可以赚到更多的钱还不会被麻烦缠上。

    过了中午跟哥哥玉吃了午饭,就背着何妈给做的单肩包,装上笔本还有两个钢镚儿,去做实地调查。

    “你早点回来,别跑太远,晚上给你留一个猪蹄回来的晚就不给你吃了。”洛书帆认为自己的妹妹哪哪都好,就是太执拗了,他他去让妹妹跟玉一起去卖猪蹄,妹妹却他不知道到底要调查什么。生生拒绝了他的好意,若不是玉家距离区也就不到三公里距离他才不管妹妹什么呢,绝对不放妹妹自己去。

    而何闻玉表示要陪着她的时候,她居然还跟着她没有好吃的,还会很累。何闻玉就只能跟着他卖猪蹄,他算账,何闻玉包装,也算配合得很愉快。

    洛浅浅走上这几天常走的马路,人来人往的行色匆匆,仿佛在阳光下多呆一会就会变成人干。洛浅浅看看自己的长袖衣服,对干妈更是喜欢。干妈专程给她买的冰丝料做的长袖,贴在身上也不会热。戴着洛书帆从压箱底翻出的他时候的遮阳帽。

    “洛浅浅?”一个低沉又陌生的声音从洛浅浅身后传出,洛浅浅下意识回头,却只看见戴着墨镜口罩的三个彪形大汉,心下感觉不妙,转身就跑。

    只可惜,危机意识是有了,体力还是比不上,很快就被抓到。一条毛巾捂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奇怪了,谁会寄信给爸爸啊?还是直接让我们转交。好奇怪啊。”何闻玉跟洛书帆刚带着好吃的‘闻香来’招牌货猪蹄鸡爪到少年宫门口,就有一个染着巧克力色大波浪卷戴着墨镜的阿姨找到他们,直接把这封信带给何军就走了。

    “哈哈,估计是干爹魅力太大,引得不知道干爹已经结婚的人写的情书吧?”洛书帆看着走远的女人身形,跟何闻玉开起了玩笑。只是这心里怎么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呢。

    “那就不给爸爸了,哼哼,还想抢走我的爸爸。”何闻玉一听就把信封折好藏进裤兜里。

    洛书帆捂嘴偷笑,道:“瞅瞅你得心眼样,等浅浅回来我要跟浅浅。”

    “不许不许我不许,你告诉浅浅我就不给浅浅留猪蹄,全都卖掉!”何闻玉双手插着腰,仰着脑袋,颇有几分何爸的气势。

    洛书帆看着何闻玉这傲娇模样,有些好笑,伸出手在何闻玉脑袋上揉了揉,:“犯什么二呢?我们吃的都留在家里了,想着要留下还要带出来来回折腾你不累我还累呢。”

    “对哦,赶紧卖,我听那边那个卖店新出了水果味的冰棒,我们快点回家还能让浅浅也吃到。”

    “你得对。”

    洛书帆和何闻玉在何爸下班前去买了冰棒,六人份,还买了两瓶冰水和冰棒一起放在空空如也的保温箱里,就在少年宫门口坐等何爸下班了。

    何爸也不过问孩们的生意问题,如果亏了也不会天天乐呵呵的跑出来,一下班就看着自家姑娘和干儿抱着保温箱坐在台阶上,于是调笑的道:“两位老板,生意做得不错啊?何某不才,想请两位老板吃个冰棒,可否赏光啊?”

    “爸爸,你来啦,快快快,我们赶紧回家,冰棒都快化了。”何闻玉看到爸爸出来,急忙一个高蹦了起来,拉着何爸。

    洛书帆跟着站了起来,单手抱着保温箱拍拍裤上的灰尘:“干爹,冰棒我们都买了,在箱里呢,玉怕化了,一直催着回家呢。”

    “好好好,有没有买妈妈和浅浅的啊?”何爸看着女儿着急的模样也是有点好笑,自己这还是出来得早,如果出来得晚是不是姑娘早就带着冰棒回家去了。

    “都买了,快走快走。”

    何爸接过洛书帆怀里的保温箱,洛书帆愣了半天还是红着脸了一句谢谢。三人以超过平时悠哉的步伐快速往家走着。

    “妈妈,浅浅,出来吃冰棒啦!”何爸一打开家门,何闻玉就踢飞鞋,冲向平时洛浅浅平时等她的位置,可是没看见人。

    “玉回来啦?浅浅还没回来呢,你快过来帮我扒棵葱。”何妈从厨房探出了个脑袋,冲着咋咋呼呼的何闻玉招了招手。

    “浅浅还没回来?”洛书帆皱起了眉,脸上的表情变得愈加凝重,浅浅这几天一般都会比他们提前半个时左右回家的,是被什么事情耽误了吗?于是道:“干爹干妈,我去找找浅浅,这么晚了还不知道回家。”

    “嗯,好,你们早点回来,干妈今天炖了西红柿牛肉汤,浅浅喜欢的,如果不早点回来可就被玉喝光了哦。”何妈轻笑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妈妈!。。。”

    后面了什么洛书帆已经不知道了,他更担心妹妹是在哪儿玩的忘了时间还是出了什么意外。等见到妹妹一定要好好的打她一顿涨涨记性,好的早点回家都当成耳边风了。洛书帆顺着洛浅浅过的路一点一点的推进,沿着下唇,内心的焦急从额头上的汗水和慌乱的眼神里尽显无疑。

    洛浅浅!等你出来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洛书帆恶狠狠的想到。却是焦急地四处张望。

    “朋友你在找什么啊?”旁边楼一楼正在庭院里给蔬菜花草浇水除虫的老奶奶问道。

    洛书帆愣了愣,拍拍自己的脑袋,怎么就忘记了自己鼻下面长了什么呢,回复道:“老奶奶您好,您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女孩吗?穿着白色的外套,大概这么高,戴着黑色的帽。”洛书帆的手比了比自己的腰,妹妹每次抱着他,头发都会把这个位置弄得很痒。

    “女孩?黑帽?伙你看看是挂在那边栏杆上的帽吗?”老奶奶指着前方不远处庭院的护栏,洛书帆顺着手指望去。

    熟悉的帽!洛书帆瞬间脸色煞白,看向马路,但是没看到一丝血迹。是他大意了!妹妹再怎么成熟也不过是一个五岁的孩,自己作为哥哥怎么可以让妹妹自己乱跑呢?妹妹到底哪儿去了?洛书帆感觉自己的脑一片混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