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洛浅浅失踪记(三)
    “是我妹妹的帽,老奶奶,您看到我妹妹哪儿去了么?”洛书帆拿过挂在围栏上的帽,紧紧撰在手里,生怕听到他不愿意听到的噩耗。

    “之前我在屋里,看到有一辆车一直停在这边,就有点在意,车里坐着挺厚实的男的,中间我没注意,后来,我听见外面有叫罗纤纤的,就往外看,看到有三个大汉扛着一个姑娘往车里走,那帽就掉在那边,我就出去捡起来挂在围栏上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记下了车牌号,你等着,我去拿给你。”老奶奶颤颤巍巍的往屋里走,洛书帆整个人都蒙了,抗走?大汉?绑架吗?

    “就是这个,我儿不让我多管闲事,我就没报警,不好意思啊,伙。”老奶奶颤颤巍巍的手从栅栏缝隙递过一张写了数字和字母的报纸,有些歉意地道。

    “老奶奶没事的,谢谢您告诉我这么多,等我妹妹回来了我会带着妹妹上门答谢,老奶奶再见。”洛书帆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洛浅浅,你个兔崽,如果你不好好的,哥哥就再也不给你买好吃的了,还把你锁在家里不让你出去跟玉玩!还要每天都狠狠的揍你的屁股,让你不听话,让你自己乱跑不听我话!

    天色已经暗了,隐约天上的星星也眨着眼,洛书帆完全没有顾及天空的心情。他知道,现在他墨迹一秒,妹妹都可能面对无法想象的苦难。

    “干爹干妈!”洛书帆没有回家,他知道妈妈就算回家也会先到何家接他们兄妹两个,于是直接跑到何家咣咣的砸门:“快报警吧,妹妹被抓走了!”

    “书帆?”洛妈听到声音惊慌失措的到门口打开门拉住儿,定定的问道:“你刚才什么?浅浅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你浅浅怎么了?”

    “老何,在家吗?哎?门怎么开着?”一个声音从洛书帆身后传来:“这里就是何军的家了,老何你在吗?有人到单位找你挺急的,我就把人带来了。”

    何爸听到洛书帆的话,正在着急忙慌换衣服打算去警察局报警,听到有人找不禁有些觉得奇怪:“谁找我?哎,我不认识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是高速加油站商店的工作人员,傍晚下班打算来市内跟女朋友约会的,刚出门口就捡到了这张纸,我怕有什么万一,还是先过来看看再,你们家有个孩叫洛浅浅的吗?”被何爸同事带来的年轻男道。

    “浅浅?有有有!”此时,狭窄的门口挤着何家一家三口,洛家两口,还有何爸同事,和何爸同事带来的年轻男一共七个人,不过是六个人紧紧盯着年轻的男。

    “这是我捡到的纸,再就没有任何信息了。”年轻男把收在兜里的纸交给焦急的两家人就告辞离开了。

    何爸同事看着这紧张的模样,也没有客套什么,他知道何爸有一双认来的干儿女,也就跟着告辞离开了。

    洛妈紧张的摊开纸,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

    我是洛浅浅,身高一米零八,女孩。妈妈叫安兰,三十二岁,哥哥叫洛书帆,十岁。请帮我lian系市少年宫dao老师何军,我现在被mo生人带走,带走我的时间大概一点左右,我现在在一辆jiao车的后xiang里,希jian到纸的人帮我jing,如果您还怕是假的也没关系,请帮我联系我的家人,他们应该很着急,您可以跟我的家人chou的,fan您帮我可以吗?洛浅浅在这里谢谢yuan意帮助我的好心人。

    后面画着加粗加大的sos。

    “妈妈,我刚才去找浅浅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老奶奶,她给我了带走浅浅的车牌号码。”洛书帆把紧紧抱在怀中的报纸交给妈妈,一脸焦急泪流满面的到:“妈妈我们去报警吧,浅浅会不会被杀了啊。”

    “别瞎!”何父严厉呵斥干儿,然后低声喃喃道:“带走孩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如果是绑架也应该给我们留个信才对,不让我们报警之类的。”

    “走走走,报警去,兰,你别想太多,浅浅能送信出来明现在她还是很好的,我们早点报警就能早点救出浅浅!”何妈果断的扯下了做饭的围裙,拿起拐杖,拎着钥匙钱包,做出下楼的架势。

    “对对对,得报警,浅浅不会有事的,浅浅那么聪明,哥哥不哭,我们要去救妹妹!”洛妈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把儿脸上的泪水也擦干了。

    “嗯,报警!”洛书帆在妈妈的安抚下总算可以不那么的慌张,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警察局,就连除了去逛商场就没下过楼的何妈也在何爸的帮助下下了楼,一晃一晃的跟紧了队伍,脸上的焦急是骗不了人的。

    很巧,张也刚整理文件结束,准备下班,就看到了才四五天不见得众人:“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了。”作为警察的敏锐,一下了就看出了众人刚哭过,尤其是何闻玉此时还在何军怀里哭的不出话。

    “张警官,您要帮帮我们啊,浅浅被绑架了!”洛妈一个猛冲却直接跪在了张也面前,洛妈也不起来,拉住了张也的手,抑制住的眼泪此时看到了警察也是再也忍不住,哗啦啦的留下。

    “妈妈。”洛书帆想要扶起妈妈,却想了想也跪在了地上:“张叔叔,您要帮帮我们啊,浅浅被绑架了!”着眼泪也是控制不住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

    何妈和何闻玉本就一直难过,看着地上的两人哭了也是控制不住眼泪,啪嗒啪嗒掉眼泪。

    张也是一脸懵逼,扶起了洛妈,拽起了洛书帆:“先别哭啊,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啊,不我怎么知道怎么帮你们?”

    然而哭得伤心难过的众人此时也是抑制不住眼泪没办法。

    “我来吧。”何爸把还在哭泣的女儿放在地上,靠着何妈站着,跟张也解释道:“浅浅下午被人带走了,刚才收到了好心人送来的浅浅写的求救纸条,帆傍晚也在浅浅被带走的那条路上找到了线索,有人记下了浅浅被带走的那辆车的车牌号。”

    “求救纸条呢?还有车牌号,都给我。”张也拿着纸条直接回到了警局,没过几秒就又出来:“你们干嘛呢?赶紧进来立案啊?现在要争分夺秒。你们最近又得罪什么人吗?或者有接触过什么奇怪的人吗?”

    得罪的人?毫无疑问是那些个护心切的欧巴桑了。奇怪的人?等等,下午的时候,那个巧克力色大波浪头发的女人!

    “玉,那封信你放哪儿去了!”洛书帆送来拉着妈妈的手,转身紧紧握住玉的肩膀。

    “什么。。。呜,信。”何闻玉还在哭泣中,哽咽的脑还没转过弯,被洛书帆突如其来的模样吓了一跳,都短暂的忘记了掉眼泪。

    前面的张也被洛书帆吓了一跳,带头停下了脚步,这是还有线索?而且还是下午就有线索了?

    “就你是情书的那个,那个女的给你的那个!就在少年宫门口”洛书帆比量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胸部。

    “在这里。”何闻玉从裤兜里掏出了因为忘记都有了她的体温的信封。

    张也接过信封直接在警局大厅拆开了信封:

    何军:

    见字如见人,愿你财源滚滚。

    我是谁就不多做介绍了,不过呢,洛浅浅在我的手上,如果想要洛浅浅安然无恙,就给我五万块钱!

    千万不要报警,我可不是什么有耐心的绑匪,会撕票的哦。

    明天同一时间同一人会有人把付款方式给你,给你三天时间筹款。

    当然了,晚点的话,我也不介意这孩少点什么的。

    就这样。

    哦对了,你家做的猪蹄不错。

    信到这里就结束了,洛书帆脸上满是自责,为什么他没想到那封‘情书’会是这样的内容,如果早点知道,早点报警,是不是妹妹已经被救出来了?

    不对,报警!报警会撕票!

    “妈妈,不要报警!妈妈,我要妹妹好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