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洛浅浅失踪记(五)
    “你这孩还挺有意思的,正常的孩被抓来不惊慌失措也得是瑟瑟缩缩不敢乱动,生怕被一个不顺眼‘咔嚓’掉了吗?”‘白面书生’拿着被塞回手里的水杯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你这又喝水,还跟我这个‘老大’指定食物,你就不怕你这可爱的脑袋跟脖分了家?”

    洛浅浅认真的看了‘白面书生’两眼,然后别过头弯了唇角:“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个美女。”

    “哈哈哈,你这孩真有意思,才多大啊,就敢自己十八岁是个美女,瞅瞅你现在瘦得像个猴,黑得像竹炭,矮得像茶几,腿短得像柯基,头发枯黄像稻草。。。我你这是什么表情啊,得得得我去给你要粥去。”‘白面书生’越越感觉不对,这孩怎么越来越团到一起了?肩膀也在**,这孩不是哭了吧,还是先找点吃的哄哄吧。这么想着,‘白面书生’就悄无声息的消失在房间里。

    如果他再仔细一点,就会发现,那位弯成虾米肩膀**的人儿正在研究自己的头发和腿:“明明就是黑的,看惯了彩虹色认不出来黑色了是吧,色盲,大色盲!你才柯基短腿!柯基两条腿站起来都没我腿长!祝你儿女儿就像你的那样又瘦又黑又矮又腿短别枯黄的头发了,祝他一颗头发都没有都没有”

    养个短腿的狗也不错的样,很好玩的样。蹲墙角的‘煞神’同志如是想到。

    “喂!你这孩,不是要吃粥吗?放下大爷的鸡翅膀”洛浅浅果断因为‘白面书生’嘲讽她的身高,放弃了今天的养生,果断冲着桌上的肉就去了,看到鸡翅虽然一盘只有六个,但是颜色看起来比上一世吃过的k记和m记要好看得多,尤其是摆盘里的花也是十分的吸睛。所以不受控制的夹起了鸡翅膀。

    “哼。”你不让我吃我偏要吃。洛浅浅看着双脚都没着地奔向她的‘白面书生’一时心急就直接塞进了嘴里,生怕被这人抢走。

    瞬间舌头就像在燃烧,眼泪不受控制奔涌而出,鼻涕也随之跟上,手里的筷已经跟着被咬了一口的鸡翅掉在了桌上。洛浅浅嘴唇瞬间红肿,眼泪汪汪看着迟了一步到她面前的‘白面书生’。

    她分明记得自己很爱吃辣的啊?她也很清楚的记得刚才夹起来的时候明明只闻到了香味没有闻到辣味啊?这是什么情况啊!

    “不让你吃,你非要吃。这可是十里八乡口味最好的变态辣啊,你一个孩吃的什么变态辣啊!!看来你真的只能喝粥了,我给你倒一杯牛奶解解辣。”‘白面书生’看着洛浅浅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让她吃非要吃,吃完哭成这个样给谁看,难道是给他这个‘杀人不眨眼’的老大看?

    变态辣洛浅浅以手作扇扇着自己的嘴巴和舌头,可是舌头上的痛感丝毫没有减弱。眼泪鼻涕也没有一刻的停歇,在不停的宣示着自己的难受,甚至还有几丝口水跟着淌下。

    哟哟哟,可惜没带照相机,不然这么珍贵的画面拍下来没事干还能娱乐一下那个硬邦邦的板着脸的老爷。‘煞神’单手摸着下巴,偷偷的想到。

    “牛奶,快喝吧。”‘白面书生’忍着想笑的冲动,状似平静的递给洛浅浅放了吸管的倒了半杯牛奶的杯。

    洛浅浅想翻白眼告诉‘白面书生’都是他害的,然而眼泪让眼睛酸涩,无法自由的活动,只得接过牛奶扔掉吸管往嘴里倒。然而,嘴唇的不受控制让牛奶洒在衣服上一大片。

    嘤嘤嘤,有吸管就会喝到肚里了,不会给舌头解辣,没有习惯就直接流到肚皮上了,也不会给舌头解辣。这牛奶也跟她过不去吗?

    “噗~”‘白面书生’**着肩膀将另一根吸管放进杯里:“你可以不喝进去啊,含在嘴里泡着舌头。”

    哦,对啊。洛浅浅一脸尴尬,大概是刚才的智商被辣的神游天外了。用吸管吸了半口牛奶。

    “粥是你的,别偷吃我的肉了,桌上除了那两个青菜都有辣味的。”‘白面书生’看着嘴唇微肿鼓着腮帮含着牛奶的洛浅浅,想到了河豚,或许明天吃点河豚也不错。

    我又不是不能吃辣的,只是现在还!!是年龄问题!!上辈我吃过的川菜比你这辈吃的。。。鸡翅膀都多!!

    洛浅浅用桌上‘白面书生’备好的的纸巾擦干了脸上的鼻涕眼泪口水以及衣服上的牛奶,将嘴中的牛奶咽下,感觉好多了的嘴巴缓缓道:“谁稀罕啊,大晚上吃肉胖死你!吃那么多辣的长痘痘难受死你,便秘痛苦死你,胃疼折腾死你。”着就用碗里的勺喝起了面前的有肉有蔬菜的不知名粥,暗赞一句,还是挺好吃的。

    “噗!”‘白面书生’嘴里的肉直接喷到了桌上,洛浅浅嫌弃的护住自己的粥,‘白面书生’抑郁地道:“你就不能想点好的?孩哪里知道那么多的东西?你爸妈就这么教你的?”

    “首先呢,我爸妈怎么教我与你无关,就从你对我的称呼上就可以知道你比我的家教好不到哪里去,我叫洛浅浅,不是什么孩也不是喂,其次呢,我是关心你吃那么多辣的身体不好,但是我只是一个五岁的孩措辞有问题也在情理之中吧?然后,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为什么在这里?我是被你那些手下塞在后备箱绑架来的好不好?还想我怎么对待你这个管不好手下的‘罪魁祸首’?最后,餐桌上最基本的礼貌就是打喷嚏喷饭对着无人没饭的地方,别打扰别人吃饭!”还想我有教养呢?我可是肉票哎,不知道那两个坏心眼的欧巴桑要跟妈妈他们提出怎样的要求。

    “我。。。我竟然无言以对。。。好吧。。。洛浅浅,谢谢你的关心,我刚才不应该对着桌笑导致喷饭打扰你的吃饭心情了,不过你得对哎,虽然你是个孩可是不可否认的是你是肉票哎,可以换点钱的。”‘白面书生’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我对肉票是不是太好了呢?要不是我那个弟弟从就冷冰冰一点也不可爱,我也不会这么喜欢孩啊。”

    “肉票只想句大实话。”洛浅浅翻着白眼放下了手里的饭勺摸了摸已经有些鼓起来的肚。

    “你,你想什么大实话?”

    “喜欢孩你可以自己生。”洛浅浅擦干净嘴下了饭桌,回到软软的沙发上躺着,一副吃了睡睡了吃,我就是最好的‘猪票’的模样。

    ‘白面书生’一阵无语,一时房间内除了他的吃饭声再无其他声音。

    远处一闪而过的红蓝色光,让这个幽静的郊区变得有些慌张。‘煞神’看着都沉浸于吃喝的团体,有些无语,就这个警惕性还敢玩绑架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