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洛浅浅失踪记(七)
    ‘煞神’躲在暗处,没被任何人发现,看到白一弦的安排,有些了然的点头。不再犹豫,抱着怀中的人儿,回到了等待着的车里:“回市里。”

    “可是。。。”司机一脸心惊,先不老板那里不好交差,就单看那个不知是昏迷还是怎样的孩就有些忐忑,若不是这位爷身份在那里摆着,他一定会报警。

    “我会跟你老板解释的,放心吧,我先回去安顿朋友的孩。”‘煞神’完就闭上了眼,抱在怀里的孩也丝毫没有放在椅上睡的医院,始终抱在怀里。

    “好吧。”谁让我人微言轻是个透明司机呢。司机发动了车,对着明媚的月光开上了来时的路程。

    此时的郊区工厂,警察已经如数赶到,‘员工’在工厂门前排成几排,安静地站着,带着醉醺醺的酒气和油腻腻的双手,接受着警察的调查。

    “这是你买的车?什么时候买的,卖家信息你知道吗?什么时候交易的,交易的时间地点收据能够提供吗?”

    “上个礼拜就买了,卖家不是本地人因为有急事要回老家就把房车都低价出手了,这才送来一方面是我不太急,另一方面房没卖出去人车主也得有个代步工具吧,我就有空给我送来就行,这不正好吗,今天给我送,我想着今天单位聚会就让送这边来了,省得到时候回去的车不够。钱是给的现金,时间不记得了,地点就在车里,要的什么收据啊,又不报销。”瘦弱男人眯着眼一副醉醺醺的模样,摸着脑袋,似乎很认真的回想着交易的信息。

    “卖家联系方式呢?卖家叫什么你总知道吧?”

    “联系方式。。。这个好像有写下来的,叫啥我也写了,貌似是。。。”瘦弱男人挠着脑袋偷偷地看向白一弦,看着白一弦做的嘴型,猛地拍了一下脑袋:“我想起来了,叫啥我给忘了,姓王是没错的,王哥。”

    “刚才你接收车没有什么异常吗?比如有没有自主能力的孩?”看着搜过车里里外外的警官摇头,张也也很纳闷,真不在?还是被藏在了其他地方?

    “异常?孩?孩倒是没看见,好像是拎着挺多的行李,还有两个帮忙拎东西的兄弟,但是没有孩。”瘦弱男人很坚定地摇了摇头。

    “长官,西区搜过,没有发现人质。”

    “长官,东区搜过,没有发现人质。”

    “长官,二楼搜过,没有发现人质。”

    “长官,三楼搜过,没有发现人质。”

    “长官,仓库搜过,没有发现人质。”

    “长官,地下室搜过,没有发现人质。”

    “长官,所有车内搜过,没有发现可疑。”

    都没有?明明是追着监控来的啊,怎么会突然消失?张也摸着头不是很理解。

    根据洛书帆得到的证词,带走洛浅浅的明明是健壮的大汉,这里的车主不仅是中途变更的而且还很瘦弱,大汉这个也没错,难道是被当做行李带走的?

    “白老板,您不介意我们把您的员工带回去做笔录吧?这也是重要的证词呢。”

    “不介意倒是不介意,不过记得做完笔录完整的把人送回去,明天还要上早班的。”

    “张也!你又单独行动!”接了通知赶来的队长看着已经收队带着瘦弱的花t恤男跟自己迎面了。

    “队长。。。”这不怪我啊,我潜伏的好好的,白老板就出来了还看到了我们,那我还能装傻啊?张也一脸憋屈,不过想到了周围那么多的手下还有一个证人不证人嫌疑人不嫌疑人的人存在,就忍下了:“队长,已经搜查完毕,没有发现受害者。”

    “车呢?”

    “队长,这件事有点复杂,我们边走边。”

    此时的‘煞神’同志,正一脸坏笑的想着自家的老爷知道自己发现的这个秘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随即又想到已经不在了的那个人又有点伤感的收起了笑容。

    “请问,我们去哪儿啊?”jin ru了市内,司机就有点懵,安顿?安顿到哪里?酒店还是这孩的家?

    “实验高中附近找个酒店。”

    “实验。。。”高中在哪儿啊?我又不是本地人。看着‘煞神’看不清神色冷硬的脸,司机只能默默咽下想的话,默默的掏出了省地图开始研究。

    “妈妈,我要上厕所。”洛浅浅揉了揉眼睛,感觉腰酸背痛脖也痛,睁开眼:什么情况???这又是哪儿?白脸把自己换了地方?我的天身底下压着的是啥。。。

    “黑脸?白脸呢?这里是哪里?”

    “。。。”黑脸???你谁呢?好吧,看着憋笑到肩膀**的司机,‘煞神’同志知道了黑脸的是谁了。

    “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家。”

    洛浅浅捂住嘴,显然想到了自己刚才不经意的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了出来。

    “你。。您是白。。白。。那个白一点的大哥哥的手下吗?大哥哥让您送我回来的?”洛浅浅啃着手指,装作一个五岁孩的模样。尽管是手下,可洛浅浅感觉到了气场的不同,还是收起了一探究竟的**。

    “我像他手下,嗯?”

    不然你让我啥?洛浅浅一脸无奈的想到。难道让我是你把他打败了从绑架犯手里把我绑架了吗?

    “我不知道啊,大哥哥,您是警察吗?送我回家的警察吗?”想叫叔叔的嘴生生被甜腻腻的声音改成了大哥哥,点好听的总比把他惹急了把自己灭了口强得多吧?

    “叫我叔叔。”

    “哦,叔叔。那您现在送我回家吗?我家在少年宫那边。”洛浅浅瞬间按照‘煞神’意愿改了口。

    “。。。”我怎么不知道‘煞神’这么好话???司机一脸愕然,‘煞神’脸上那个弧度真的是笑吗?不同于坏笑和阴笑的笑???叫叔叔还有这样的作用?

    “嗯好,去少年宫。”‘煞神’不自觉的放缓了声音:“叔叔跟你商量一件事好吗?”

    “您。。。”洛浅浅看着感觉十分生硬奇怪的笑脸,打了个寒颤,急忙点头。

    “你回家之后,不管是对家里人还是对警察,都是一觉睡到现在,中间没醒过行吗?”

    “我懂我懂,您放心,我绝对不会暴露白。。大哥哥和您的存在的。”洛浅浅点了点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可以保证那个白脸手下以后也不会绑架你对付你,但是你要假装不知道他的存在,你明白吗?”‘煞神’放缓了的声音,在司机和洛浅浅耳朵里就像是阎王令,似乎是不答应就会被灭口一般。

    “没问题,那我怎么,您我照做。”洛浅浅狗腿一样的点了点头,带着酸疼的胳膊腿麻利的从‘煞神’腿上爬下来,坐在一边,双手放在膝盖上,侧着脑袋看着他。

    “你一觉醒来就被一个英俊潇洒英明神武的叔叔抱着坐在回家的车里了,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英俊潇洒?英明神武?好吧,您有气势,您什么都对。

    洛浅浅狗腿一样的点点头:“我什么都不知道,一觉醒来就被叔叔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