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爱要大声说出来
    余下的事情与洛浅浅洛妈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洛希媖指示司机送她们先走,他留下做笔录。

    “叔叔,您留下来等那位叔叔就好了,这里距离我家很近,我们走回家就好。”等到洛希媖跟着警察走进警局,洛浅浅看懂了洛妈眼里的纠结,主动对等着母女二人上车的司机道。

    “可是。。。”司机犹豫不决,他是不想送,生怕里面那位办完事出来自己就走了。但是‘煞神’已经发话,不送似乎又是他没做到作为司机的责任。

    “您不用担心,那位叔叔出来,您就告诉他是我和妈妈自己要走的就行了,没理由为了已经走了的人难为您不是吗?那就这样啦,我们先走了,叔叔再见。”洛浅浅拉着有些发蒙的妈妈踏上了可以回家的路,不顾身后伸出手想什么的司机。

    “浅浅,我这一天感觉过得怎么那么不真实呢?”洛妈拉着姑娘的手,感受这熟悉的温度捏了捏:“是假的是做梦也好,那样浅浅就不会被坏人带走了。”

    “妈妈,你是太累了,不管是真是假,浅浅已经安全的回来了不是吗?”洛浅浅回握着妈妈的手,停下脚步,两只手一起抓着妈妈的手晃了晃:“只要现在拥有的还依旧拥有,并且去珍惜身边拥有的并为之而努力,那样不管发生什么都是无憾的对吗妈妈?”

    洛妈停住了脚步低下头恍惚的看着的女儿,透过那双像极了那个人的眸好像看到了五年前的那个人决绝的要离开的时候:“浅浅,你想爸爸吧?”

    洛浅浅有些愣神,前世倒是经常缠着妈妈问爸爸去哪儿了,搞得两个人都不开心,妈妈也不知道怎么去回答,只能哄她爸爸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等到她长大了就会回来了。每次问过妈妈,妈妈第二天的枕头都会湿一片,她还什么都不懂。后来大点了懂点了,也就不再追问。

    “妈妈,我想不想爸爸又能怎么样呢?我对爸爸这个角色这个人物甚至形象声音都一点概念没有,什么想念呢?”洛浅浅出了前世的自己长大后的感受:“我没有爸爸却有世界上最好的妈妈世界上最好的哥哥,这样就够了不是么?而且,与其怀念一个不会再见的人,妈妈还不如找一个真是有概念的给我关心疼爱,让我感受一下父爱来得实在呢。”洛浅浅吐了吐舌头,前世洛妈就是因为怕她和哥哥受苦受委屈才没有再婚的,所以这一次,妈妈既然问出了这样的问题,洛浅浅很大方的表示,她对爸爸没概念,对妈妈找下一任没有任何意见。

    “是呀,你爸爸走的时候,你还只是一堆细胞呢,是妈妈对不起你和哥哥,让你们受了那么多苦。”洛妈蹲下身抱住姑娘,眼泪又一次滑落:“我以为他会回来找我的,我以为我这么等着是有价值的,可是浅浅,我不知道你爸爸已经不在了啊。”

    洛浅浅的手轻轻拍着洛妈后背:“妈妈,世事难料,节哀顺变。您不能再难过了,就算爸爸不在了,您还有我和哥哥呢,更何况,他已经不再五年了,又不是一天两天,有他没他又有什么不同呢?再,五年,就算人还在,又有几个人能在时间的洗礼下,初心不变?人是会变的。不是所有人都是像浅浅这样,最爱妈妈了,一直一直一直都不会变。”洛浅浅装出孩故作成熟的模样,轻轻拍着洛妈后背,任由洛妈流泪,这种事哭一哭就好了,明天太阳还是会照常升起,面对大人的脆弱,能做到的只有温柔的陪伴和第二天假装没有发生过。

    “妈妈也是最爱浅浅了,你得对,妈妈有你和哥哥就足够了。”洛妈感觉自家姑娘好像长大了一样,的身体却已经会安慰人了。

    “妈妈,我不介意您给我找新爸爸,哥哥也不会介意的,所以遇见良人也别让他溜走哦。”看着妈妈情绪似乎已经平复了不少,洛浅浅弯起了嘴角,开起了妈妈的玩笑。

    “一边去,走啦,妈妈背你回家。”洛妈擦干了眼泪,保持着蹲下的姿势,等着姑娘自己爬上来,等了半天没有动静,一回头却看见姑娘憋着嘴:

    “妈妈,我可是大孩了,才不要背了呢,妈妈都累了一天了,我可是全世界最好的最乖的孩。”洛浅浅叉着腰仰着头,一副天老大地老二她老三的模样,洛妈看着也是忍不住站起身揉了揉那一头凌乱的软毛。

    “吃东西没有啊?想吃什么妈妈给你买点。”洛妈欣慰的看着知道心疼自己的老姑娘,决定给个奖赏。

    洛浅浅摸了摸肚,晚上喝的粥还没消化,肚还是鼓鼓的,可是又不能她已经吃过了:“我想吃火腿肠喝牛奶。”边边做出嘴馋的模样,惹得洛妈一阵娇笑。

    牛奶那就是水,喝了大不了多去几次厕所,火腿肠又不会坏,可以留着给哥哥。洛浅浅在心底打定主意,就跟着洛妈屁颠的去了超市。

    天边露出第一缕阳光,何家就全体被吵醒:

    “浅浅我的浅浅呢???干爹干爹,浅浅是不是回来了,我怎么找不到啊?浅浅在哪儿啊?干妈干妈,浅浅去哪儿了啊?玉玉,浅浅在你这里吗?”洛书帆被噩梦惊醒之后,就在何家挨个房间窜,平时的礼貌教养在妹妹的问题上都喂了狗。

    “浅浅?”何闻玉被吵醒也是一个高蹦起来,满屋寻找熟悉的身影:“爸爸,妈妈,浅浅回来了吗?浅浅在哪儿?”

    何爸和何妈对视了两眼,苦笑着起床:“你们俩消停点,这才几点啊,浅浅回来了,没事,不是你们做梦,现在应该在家睡觉吧,你们继续睡去吧,一会应该就来了,来了我再叫你们起来。”

    “呼,那就好,我不睡了,我要去楼下等浅浅。”何闻玉拎着昨天打算跟浅浅一人一半的已经化了剩下一点点的糖稀就要下楼。

    “你给我回来。”何父几个大跨步一把抓住想蹿出家门的何闻玉:“洗脸刷牙换衣服去,都脏成花猫了,就不怕浅浅嫌弃你?还有你,也别跑,洗漱去。”一只手拎着何闻玉睡衣领,另一只手拎着洛书帆睡衣领,把两个人丢进厕所。

    “老何,你去给我买点猪蹄,还有浅浅爱吃的鸡翅膀,对了再买点香菇,还有西红柿,我再熬个瘦肉粥,浅浅就爱喝这个。”何妈坐在床上如梦初醒一般,对着何爸发号施令。

    “一大早上就吃那么油的对身体。。。”何爸刚想反驳,却看着老婆瞪大了双眼:“好好好是是是,我这就去,崽们,赶紧洗漱,排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