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这香菇,有毒
    “谢谢谢谢,那浅浅这件事就麻烦张警官了。”洛妈带着三个孩出了家门就直奔警察局,到了警察局却只有洛妈一个人进去,三个孩都不肯进去半步,于是洛妈只能自己进去询问。

    “没事,上面都发话了,我也不敢不不是吗?正好爷爷那儿挺安全,我也方便找孩问话什么的。”张也笑着摇摇手,把手中刚写好的地址交给洛妈:“您就按这个地址过去就行,也不远,一会儿我给爷爷打个电话,爷爷应该会去门口接的。”

    “好的,那麻烦您了张警官,有什么事希望您可以告诉我,孩这两次吓得也是不轻。”洛妈接过纸条,有些忧心的想着姑娘那一脸无所谓。

    “我知道的,您尽管放心,您快去吧,别误了上班时间,我也要下班了。”张也看了看手表,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好的,麻烦您了。”洛妈捏着纸条走出警局,带着三个孩远去。

    “副局,剩下的事我就不掺和了,我先回去睡觉了。”张也看着洛妈走远对一直站在屏风后的副局长道。

    “你这也不知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行了快滚吧。”副局长眼神深邃,想着那‘黑面煞神’打通的电话,还是一阵心悸,他研究了三年的事,人一个电话就可以找人下来调查,官官相护有个屁用,尤其是别人的后台更强硬的时候:

    “老李啊,那位有什么要求你尽可能去满足,我这边也会配合,你尽快完事,我可怕那位又闲不住跑了。”

    “是是是,可是,上面。。。”

    “我这就派人下去,大概明天到,务必明天解决了!”

    “是,保证完成任务。”

    副局长晃了晃脑袋,把脑海中记忆犹新的上面的指示挥去。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哭这两三年的假意迎逢还不如真正有能力的人的一句话,笑这种又见钱眼开见利眼开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人总算倒台了。

    “妈妈,我突然想起来,家里的电源没拔下来。”我们改天去或者只让哥哥一个人去就好了嘛。洛浅浅看着越来越近的区,眉间越皱越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圈,想着解决方案,却越紧张越想不出来理由。

    “没事,别想借口了,在张警官爷爷家还能安全点,妈妈也能放心点。”洛妈看着不愿意走的姑娘,只得拉起姑娘的手,半拖着继续前进:“如果你得到张爷爷的夸奖了呢,麻麻就可以给你奖励哦。”

    妈妈,我不是真的五岁孩啊,而且为了奖励去学习什么的,也不是她的性格:“妈妈,如果我得到了表扬,哥哥玉作证,我下次就可以不来。”

    “一次就不来?那可不行。”洛妈想也不想就摇头,然后看到了女儿哀怨的脸,只能放宽:“一次可不行,那你五次。。。。。。四次。。。最少三次不能再少了,连续三次就可以让你在家自己玩一天,而且一次批评等于扣掉两次表扬哦。”

    “三次啊,行吧。。。一天三次行不?”洛浅浅撒着娇讨价还价,一旁的洛书帆扶着额头不住的摇头,何闻玉叼着何爸买的棒棒糖一脸开心的看戏。

    “洛浅浅你别太过分哦,信不信天天把你绑来?”洛妈瞪起眼睛,要不是这几天又是打架进派出所又是晕倒进医院又是被绑架,她也不想管自家这两个祖宗啊,散养也照样学的不差,没必要扼杀天性,就是太散养了,才发生这么多事。

    “好啦好啦,知道啦,前面那个红色的。。。怪兽。。。不会是。。。”洛浅浅看着区门口吸引人眼球围了一圈朋友的身影,瞬间就想扭头回家,她这都接触的什么奇葩?

    “哇塞,这不是凹凸曼里面那个吗?”洛书帆瞬间眼睛瞪圆了,铮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

    嘿,洛书帆,你就算再怎么装成熟也就是个十岁的屁孩,我可是重来一次的可不会被轻易勾搭,要按照心理年龄算,你可得叫我姐姐,最起码我可没这么幼稚,还喜欢那种玩偶。

    “。。。”洛浅浅心里的吐槽还没结束,就看着何闻玉屁颠的奔向怪兽,洛书帆也在得到洛妈允许的眼神后奔向怪兽。

    “浅浅,你不去吗?”洛妈看着满脸嫌弃的姑娘,忍不住逗逗。

    洛浅浅看了两眼红色的怪兽,再看了两眼洛妈,懒懒的道:“妈妈,如果那个怪兽是张爷爷,你还会这么愉快的逗我吗?”

    “你这孩什么呢,张老怎么可能。。。”洛妈嘴里的话生生咽下,因为红色的怪兽已经对着她招手了。

    “怎么可能什么啊?”洛浅浅笑眯眯弯着眼睛仰着头从眯成缝的眼睛里欣赏洛妈的表情。

    “。。。”洛妈强撑着抽搐的笑脸迎上张老:“张老,您怎么穿得这么。。。喜庆啊,还麻烦您出来接真不好意思。”

    “这不是都是孩吗,正好前两天晚报抽奖我就抽中了,拿出来给孩们看看,乐呵乐呵。”张老把怪兽的脑袋摘下顺手递给一直玩他衣服尾巴的何闻玉:“看到孩喜欢也不枉我不顾老脸穿出来了。”

    “。。。。。。”真难为您还知道丢人哦?洛浅浅心里默默地道。

    “那孩就交给您了,您看学费什么的多少合适告诉孩就成,明天我来送孩的时候带给您。”洛妈把姑娘的手塞进儿手里:“看好妹妹。”

    “快上班去吧,我带孩们回家了。”张老挥挥手,也不甚在意学费这个问题。

    “张爷爷,您还是把脑袋带上吧,别破坏那些孩的美好童年啊。”看这洛妈快步走远去上班,洛浅浅瞥了两眼从刚才长老摘了头套开始就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的孩,包括她张大嘴巴不想接受这个事实的哥哥。

    张老转过身瞥了两眼孩,又看了看被何闻玉紧紧抱在怀里的怪兽脑袋,道:“热死了,要不是为了吓唬你们我才不想穿,为了不穿帮我都没遛狗,都已经摘了我才不要戴上去。”

    八月份是暑假,三伏天的太阳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别看还是早上,已经有拎着马扎坐在树下乘凉下棋的人了。

    “张爷爷,我能戴着吗?”何闻玉抱着怪兽脑袋一脸兴奋,因为兴奋,脸上染了几分红晕。

    “戴吧。。。”

    一个的身顶着巨大的头套是什么感觉呢?火柴棍?不不不身没有那么长。。。倒是有点像香菇。还是腿特别细的那种。因为头套是红色的,想一个红色的香菇,红色?有毒的香菇。

    何闻玉,你是一只有毒的香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