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决定兴趣和制定学习计划(下)
    “不能不学英语吗?我是华夏人,我只爱本国的语言。”洛浅浅举着手弱弱的道。

    “你猜呢?”话的并不是一脸不行表情的张老,而是刚才被妹妹大白眼刺激到的哥哥洛书帆:“天天看着我背单词背课文,你以为你逃得掉?”

    自作孽不可活?洛浅浅心里飘过这样的一句话。

    “其他科有本就行了,记录点你们就能用上,这英语必须有教材,你们看是我让人给你们带还是你们自己去买?”张老看着手上的纸,单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道。

    “您买吧,反正我也躲不过了。。。”洛浅浅一脸幽怨的看着洋洋自得的洛书帆,一时气结:“有‘鹰语’怎么就没有‘凤凰语’、‘百灵鸟语’听起来还高端点,有个‘狗语’学学也挺好啊,‘猫语’也不赖,干嘛就单单要学‘鹰语’。”

    “我想学‘狗语’和‘猫语’。”何闻玉听着洛浅浅的话开心地举起了手。

    “。。。。。。”洛书帆和张傲一脸无奈的看着发着牢骚的洛浅浅,和把牢骚当真了的何闻玉。

    “今天第一天,你们也没带笔本,就去学学哄哄猫猫狗狗,当然,也可以学学乐器练练书法,看你们的兴趣。”张老看着手中记录了三人课程的纸,打算重新定了学习计划。

    “我去玩狗。”何闻玉一个高蹦起来,举着手。

    “那我,练字吧。”洛浅浅看着外面的大太阳,果断的。

    “那我也练字。”洛书帆自然是陪着妹妹的。

    “那你们先练字,中午吃完饭再一起去遛狗,搬着凳过来,别动毛笔哦,我去给你们拿铅笔,这里有白纸你们就用这个写就行,就写这个,按照这个上面的字体模仿来写。”张老看着两个完全不想出去的和一个跃跃欲试要出去的衡量了一下,做出了决定,打开了桌上摆着的王羲之书法。

    “。。。张爷爷,您是认真的?现在写这个还不如写一页的‘一’来得实在,基本看不懂,看懂了也不知道怎么去落笔啊。”洛浅浅看着脸皱成了一团的哥哥,就算她知道怎么写也不能让几个孩一上来就练字体吧?字都认不全。

    “哦对,那我给你们写几个字,你们照着写。”张老看这一页的还有古体的字帖,拍了拍脑袋,拿起毛笔,在宣纸上写下了几个字‘海纳百川’。

    。。。我们照着毛笔练硬笔书法?还用的大白纸,不过应该庆幸没直接用宣纸了。洛浅浅看着四个大字一阵无语,不过也不得不承认,张老的毛笔字确实是好,有型有体有风骨。是能拿出去忽悠人了。洛浅浅看了两眼也是颇为赞赏。

    铅笔很快拿来了,三人搬着凳坐在了书被张老移开了的书桌前,排排坐,认真的照着挂在书架上的大字模仿。洛浅浅坐在背对着书架的位置,也是根本就不回头看,用铅笔怎么也不可能写出毛笔字的字体。

    张老拿出了新的纸,对着桌上的闹钟,安排着课程。

    海是‘大海’的海,纳是‘出纳’的纳,百是‘百般滋味’的百,川是‘三途河、忘川河’的川。

    ‘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就像带走每条河流。’

    写着写着,洛浅浅就跑偏了,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了。

    看着写着乱七八糟的白纸,洛浅浅对自己很是崇拜,就算是精神溜号也能练字,这是一种能力啊。

    而一边的张老研究着家里有的设备和资料,陷入了苦恼,貌似东西不够啊,为了三个孩还不一定会考进实验高中的孩投入这么大是正确的吗?可是那个死老头跟他的‘天才’论,又让他实在是心动不已,如果真的出来一个震惊全国哪怕是全市的‘天才’是从自己手下出来的,也是给自己长脸啊。

    这洛浅浅年龄却颇有主见,对理科是确实的兴趣。这洛书帆年龄稍大,却也是有着不菲的潜力,有着聪明的妹妹作动力也是不会逊色。这何闻玉善良喜欢动物,又和被那个死老头高度赞誉的兄妹关系都很好,显然也是有没被他发现的优点存在的。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若是稀松平常一个人,怎么得到‘不平常的人’的友谊呢?

    可是,若真像那是在医院里的‘伤仲永’、‘拔苗助长’了,‘时了了,大未必佳’,又该怎么办?

    可是这是那个竞赛打那几个老家伙脸的机会啊,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也必须要去试试,岁数都大了,现在不去拼一把,真打算到了病床上,挂着点滴打着电话自己的学生拿了第一?那时候怕是生死都看淡,还在乎谁的学生更优秀?或许那时候比的就是谁能多熬几天了。

    看着三个还有无限可能的孩,张老想到了两个孙张之、张也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跟着自己学习,学着学着就爱上了那一抹军绿,一个进了部队,一年也看不到一次,一个进了警校,成天都要担惊受怕。或许就是因为这两个孙才让自己更喜欢孩,尤其是看起来就是能学习的不会学一半去当兵的聪明的孩。

    而且这三个孩还是因为孙才幸而认识的,对自己也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反正自己家两个孙是不可能很快生出来重孙给自己玩了,当成给重孙补习的预练就好了。

    张老胡思乱想着,手下却没有停歇,很快一份时间表就列了出来。满意的看着手上的学习计划,再看看认真的练字的三个孩,张老满意的笑了。

    洛浅浅的位置背对着书架,可是正好能看到张老,看到张老脸上的笑意,洛浅浅感觉脊背发凉,有种案板上的肉的感觉,任人宰割了。

    看着手下的白纸不自觉地写出了‘任人宰割’,洛浅浅决定以后发呆的时候还是不写字的好,不然想的是什么从脸上看不出来,从写的字也看得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