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偏科兄妹和厨房杀手(上)
    一个时过去了,兄妹俩还是没做完卷:“行啦,做不出来就别撑着了,速度和质量并存才是硬道理,吃去吃点点心,一会叫上玉,进行下一科的测试。”长老收起卷并没有现在看的意思,折好放在书桌上。

    “快去吃,不定都没有了。”洛浅浅拉着皱着眉慢半拍的哥哥冲出书房。

    看着妹妹生龙活虎的模样,洛书帆也晃了晃头不去想那张诡异的卷,像妹妹这样该吃吃该睡睡该玩玩才是正确的做法嘛。

    然而洛浅浅只是感觉反正那张卷那么难,做成什么样都有情可原,更何况,她不认为自己会一道也做不出来,考完了还去想,闹得玩也玩不开心多不值得,更何况前方有美食。

    “浅浅,快来呀。”何闻玉围着围裙捧着饼干一脸开心的冲着满脸吃相的洛浅浅招手:“我有帮忙哦,张奶奶可以教我门做蛋糕。”

    “真的啊?要的要的。”

    “真不错,比外面卖的饼干好吃多了。”洛书帆一下塞进嘴里四五个饼干:“奶奶,您不吃吗?”

    张奶奶看着吃的开心的三人,笑着:“慢点吃,别噎到,还有呢。奶奶已经吃过了,你们多吃点。”嘱托完之后就托着一盘饼干、一杯香气四溢的红茶进了书房:“你也来吃点吧,多了几个孩感觉家里热闹多了,不觉的就做的多了点。”

    “原来是做多了才给我吃啊?”张老看着夫人,笑的一脸幸福:“自从张也那长大后,家里很久没这么热闹了,我就感觉啊,如果真有这样的孙孙女就好了。”

    “你还呢,对了儿儿媳刚才来电话了,你的那事他们答应了,不过就是要看天分的。”张奶奶看着张老一手吃饼干,一手托着红茶一副享受的模样,叹了口气:“你你找学生就找呗,还非要儿儿媳都来帮忙,我也就算了,儿媳平时也不忙,儿多忙啊。”

    “你不懂,我就是想创造奇迹。”张老放下端着红茶的杯,拉住张***手:“谁还没点冲动啊,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再不冲动就真的老了。你想想那几个没事作威作福的老家伙,你不气我还气呢,不就因为我娶了你吗?成天有点成就就打电话跟我唠叨。现在都这么大了,也都不看那些从前了,都是看孙后代,学生的成就了。”

    “我当时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臭老头了,一大把年纪了还跟人比比比的。”张奶奶嗔怪的在张老胸前锤了一下。

    “因为我又帅又聪明还专一浪漫。。。”张老揽着张奶奶笑的一脸嘚瑟。

    张奶奶推了一把张老:“岁数大了脸就没了是吧?”看看门外吃的欢实的三只,道:“我可不管你在这儿搞什么名堂,这几个孩都是好孩,你可别毁了人家。”

    “是是是,我的好夫人,中午吃什么啊?炖个汤,人家妈妈可是交了学费的,可不能亏待了这几个东西。”张老拿出一大早洛妈塞给他的一摞钱,是也不知道给多少,就按照补习班的给了,知道可能不够,如果觉得少了再跟她。

    “你还敢跟人要钱啊,把人家孩当试验品,你可真行。”张奶奶借过钱,一脸的无奈:“以后可别要了啊,都当自己家孩在家一样的,也没多准备什么。”

    “你不收人家家长还以为你对孩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呢,收着吧,反正我们这几个教授专家级别的给几个娃娃上课,还能亏了他们吗?”张老道:“接下来也得买书,还有卷打印你以为都不要钱啊。。。哎,还真不要钱,在学校印好的。”

    “你有理,哼,我跟玉了要教两个丫头烤蛋糕,你把时间给我空出来听到没。”张奶奶看着空了的茶杯,接过茶杯,端着托盘不顾张老还在拿饼干的手收走了托盘,挥一挥手,留下张老怨念的眼神。

    “张爷爷喊你们进去啦。”张奶奶看着还在跟‘狗儿’玩闹的三人,只得开口。

    “这就来。”三人放下手里的球,一溜烟跑进书房,留下摇着大尾巴乖乖坐着的金毛。

    “英语测试,没有听力。”张老刚完就看到兄妹俩如出一辙的幽怨表情。

    没学过。

    看不懂。

    这是啥。

    这是何闻玉、洛浅浅、洛书帆三人拿到卷的第一想法。

    英语非常愉快的没用五分钟就全部交卷,无一例外的空白。

    “。。。”张老看着崭新一样的卷抽搐着嘴角,心疼自己还没见过这几个孩的,这几个孩未来的英语老师自己的二儿。

    “物化生,你们都还没学过就不测试了,语文的话,写一篇作文吧,命题作文题目就叫。。。”

    “放飞梦想”洛书帆猛地大叫,吓到了正在话的张老还有妹妹和何闻玉。洛书帆看到瞪圆了眼睛的三人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这个题目挺好的,之前在作文书上看到过。”

    “那就这个吧,随便写,爱写多少字写多少字。”张老点点头,同意了洛书帆的要求。

    欧耶。洛书帆在心里逼出了两个手指头,做出了‘耶’的手势。这个题目可是被他遗忘的,暑假征文的题目,要不是张老起作文的是早就被他遗忘到南山沟了。

    洛浅浅抬起头看着哥哥脸上的嘚瑟翻了个白眼,那点心思,她早就看出来了好吗?就是懒得拆穿。

    想着哥哥嘚瑟的模样,洛浅浅还是郑重其事的开始落笔了。

    “张爷爷,有字典吗?有字不会写。”何闻玉刚落笔就遇到了难题,虽然刚才洛书帆跟她了就是跟日记一样的东西,但是,她也没写过日记啊。

    “有的。”张老在书桌下拿出一本巨大的字典。

    “字典怎么用啊。。。”何闻玉看着比她脑袋都大的字典哭丧着脸。虽然浅浅又不会写的字可以查字典,可是可是,这么大一本字典怎么查啊。。。

    洛书帆直接扔下了写了题目的作文纸,开始蹲地上教何闻玉怎么查字典。到头来写作文的只有洛浅浅一个人了。

    洋洋洒洒十分钟,洛浅浅就糊弄好了,四五百字的作文对于她这种高中写一千字都在半时内搞定的人来,意思啦。她还非常保守的为了哥哥选了‘老师’这个老掉牙的梦想,写的都是会为了完成这个梦想做出怎么样的努力。

    尽管她感觉,让哥哥做老师也一定是体育老师那种的,可是写起来不能那么写啊。

    “都完事了?那开始练字。”长老看着放下笔的洛浅浅再看看已经藏在桌下的洛书帆、何闻玉,只得拿出了字帖:“你们俩出来,练字了。”

    “张爷爷您不看看啊?”洛浅浅看着桌上刚糊弄完的作文,问道。

    “就是看看你们的水平,这两个一个字没写,你写了大半页纸,这还用看内容?”张老撇撇嘴。

    “也是。。。”洛浅浅顺手把纸递给了洛书帆,然后感觉这样有点不太好,加上了了一句:“喏,拿去借鉴吧,这可是未来文豪的处女座。”

    “脸真大。。。”洛书帆当宝一样拿过了纸,但是还是在表面上装作嫌弃的模样。

    “玉,你去问问奶奶用不用你们帮忙。”

    “好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