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英语什么的都去死吧我要回家去找我的妈妈
    吃完了艰辛的午饭,张老家里来了一对中年夫妻。

    “老二,今天挺早啊,吃了没?”张奶奶拉着中年男问道。

    中年男笑笑:“妈,我跟茵茵已经吃过了,这不是周末吗?所以就早点过来了。”

    “妈,这是刚才过来在花店看到的百合,感觉很新鲜就买了点。”被中年男拉着的白裙女略带腼腆的把怀里的花递给张奶奶。

    “你看你来就来还买什么东西。。。”

    “赶紧插上,我一直感觉家里还有糊味,你们闻到了没?”张老接过花儿:“老婆花瓶在哪儿呢?”

    “就在餐桌上。”张奶奶捂着嘴偷笑。

    “刚才我就想问,家里怎么一股烧焦的味道?”中年男边换鞋边问道。

    “这个。。。”张奶奶看了一眼书房,看到几个脑袋缩了回去抿嘴一笑,才道:“第一次下厨难免失误,快进来吧。”

    中年男顺着张***视线没错过那几个毛茸茸的脑袋:“噗~好吧,当年也不也是第一次下厨就把锅底烧漏了,这都正常。”

    “还是花香好啊,不然我总感觉宣纸上也是鸡蛋,水果里也是鸡蛋。”张老插好花深吸了两口气道。

    张奶奶看着老伴为老不尊的模样轻轻摇了摇头,笑道:“都是糊味,哪里能闻得出鸡蛋味,就你会,赶紧带着老二茵茵去见见孩们。”

    张老不服气的瞪着眼带着两人到了书房:“这是我二儿,教你们英语的,这是我二儿媳妇,音乐老师钢琴八级。”

    “。。。”她就那么随口一,怎么就真的出来了一个钢琴老师啊?

    “我叫张爱军,这是我媳妇周茵茵,很高兴认识你们啊。”张爱军顿了一下用英语道:“你们都多大了啊?”

    “十岁。”洛书帆磕磕绊绊的用英语回答出来,也是勉勉强强才听出来张爱军问的是什么,看来妹妹的对,听力是个很重要的东西啊。

    “。。。”何闻玉便是认识你们她是很高兴啦,可是请你们她能听懂的话好吗?

    “汪汪。”洛浅浅听懂了问题但是对于英语实在是提不起兴趣。

    “。。。。。。”洛书帆和何闻玉表示不认识这个人。

    “哈哈哈,这孩有意思,比也时候好玩多了。”张爱军指着洛浅浅大笑着。

    “茵茵啊,就这个‘汪汪’就是要学钢琴的那个,另一个姑娘对古筝感兴趣。”张老默默在补刀。

    “那我这边从头开始教吧,爸,你教这两个的汉语拼音了吗?”张爱军看了看书房静置的白板,毫无以为是他爹新买的设备。

    “没呢,今天刚做了个测试,那个不点应该是没问题的,这个大一点的应该是没有基础。”张老想了想写作文时候的情景,道。

    “那现在只能学26个字母了啊,那我连着汉语拼音声母韵母一块教了吧。”张爱军道。

    什么叫不点???您老一块教就不怕全弄混了???‘阿比喜得’什么的读法您老就不怕?

    “字母啊?我会我会,那我就练字吧。。。”洛浅浅表示能不学就不学,她可是有节操有尊严的华夏孙。

    “你会呀,那你就跟茵茵去客厅钢琴的问题吧。”张老大手一挥,放行。

    “我五音不全,跑调啊。。。”洛浅浅抗议着被周茵茵一脸温柔的带出了书房,不再打扰张爱军的教学工作。

    “你怎么知道自己五音不全的?给阿姨唱首歌行不行啊?”周茵茵满脸都是温柔,洛浅浅也不好使性,乖乖的站在周茵茵面前。

    “唱歌倒是可以。。。不过阿姨,五音不全这种事自己还能不知道吗?平时唱歌一开口就知道了啊。。。”洛浅浅看着周茵茵也摆正态度,很严肃的道。

    “阿姨想听听你是怎么跑调的,你随便唱两句就行。”周茵茵坐在沙发上却依旧挺直着后背,文艺的气质让人沉醉。

    “那阿姨听了之后别找我要精神损失费啊。。。

    英语什么的都去死吧

    我要回家找我的妈妈

    就算风会很大浪会很大

    但我有妈妈

    黑白人种不明白中文太美

    还什么华夏需要国际化

    管不了啦回家找妈妈

    为什么

    我的三角形被霸占了

    变成abc

    sleep去吧快点睡觉啦

    抬着头看着云吹着风哼着music

    我在惬意呢

    再我也不容易

    学了语文数学还要学英语

    对不起来世一定做外国人

    就先这样我今天要happy”(旋律参考‘考试什么的都去死吧’)洛浅浅前世也没少跑ktv,流行曲目不全能记住也是**不离十,就是可能不在原来的调上。

    “。。。。。。”书房冒出了四个脑袋,厨房冒出了一个脑袋,周茵茵自己也瞪圆了眼睛。

    不是因为歌词的另类,是因为这个旋律他们根本就没听过。

    “这是什么歌啊?”周茵茵问出了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就是。。。”洛浅浅猛地停住了,闭紧了嘴巴,现在哪里会有这个旋律啊,这是上辈的流行歌曲:“就是做梦,在梦里听到的。”

    “想法多是跟做梦有关?”洛书帆摸着头问道。他也经常做梦啊,可是醒了就不记得梦里有过什么了。别是这样记住一个形象或者是记住一首歌了,难道妹妹真的是天才?所以才能记住梦中的东西?

    “军哥,爸,妈,我先回家记录旋律,然后去问问同学有没有这个曲。”周茵茵拉着洛浅浅的手满脸的激动。

    “嗯,好,记完把孩送回来哈。”张爱军知道自家老婆就是为乐而痴、因歌而狂的音乐迷,自是大度放行。

    “不行,妹妹去哪儿我就要去哪儿,妹妹再出什么事我没办法跟妈妈交代。”洛书帆看着周茵茵要带走妹妹急忙拉住妹妹,脸上都是警惕。

    “。。。”周茵茵求助的看着张老和张爱军。

    “军,这几个孩哪个单独带走都不行,必须在一起的,刚发生了点事,所以是不会分开。。。要不你回家把茵茵五线谱本带来吧?”

    “。。。行吧。”想着楼上楼下也没多远,张爱军换上鞋就要出门。

    “那你把钢琴也抬下来吧。”周茵茵道。

    张爱军出门的脚步瞬间一个踉跄:“啥玩意?”

    “钢琴啊,我不弹怎么知道旋律对不对,怎么掌握和弦?”周茵茵拉着洛浅浅的手就没松开。

    “我怎么感觉还不如带着三个孩上楼来的轻松呢?”张爱军看着一脸认真的妻苦着脸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