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老师会打人
    上了一星期的课,除了周三周五是半天之外,下午要去张老家里,何闻玉学烹饪,洛浅浅练字。每天都是何爸来接两人回家,好歹才劝的三个大人打消了接送的念头。

    一星期时间,班里的同学老师都认识了两人,上课的老师看两人年纪也很少叫起来回答问题,作业留的也少,再加上两人刻意隐藏锋芒,并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

    “浅浅,听今天要考试,要选人参加数学竞赛啊,你我们去吗?”何闻玉上学路上就感觉有些紧张,考试肯定是不怕的,可是数学竞赛啊,他们还没参加过呢。

    “去啊,为什么不去,哥哥昨晚就跟我嘚瑟他学拿过全市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一等奖,我才不要被臭嘚瑟的哥哥比下去。”洛浅浅一愣,随即道,脸上也添了几分自信的神色:“学数学竞赛而已,有什么可怕的。”

    “你还呢,你还劝你哥当学委,结果你哥当了班长。”何闻玉边走边幸灾乐祸的道:“你哥可是了,能管好别人就能有经验管你了。”

    “切,你看我哥会管我?你还是我干姐呢,你能管我?”洛浅浅不服的反驳道:“妈妈可了,年龄不是问题,得有理就行。”

    “浅浅,好巧啊,早上好。”洛浅浅的同桌蒋安在学校门口跟洛浅浅招手打着招呼。

    “班长大人,早啊。”何闻玉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打着招呼。

    “早上好。”洛浅浅看到同桌就笑着打招呼:“今天又去买棒棒糖了?”

    “是呀,酸奶味的真是好吃。”蒋安摸着鼓起来的校服兜不好意思的笑笑:“你们参加数学竞赛吗?”

    “就算不参加不也得考试,有什么差别?”何闻玉撇撇嘴:“班长大人,我数学作业没写借我抄抄呗。”

    洛浅浅看蒋安看向她,摆摆手:“别看我,我也没写,昨晚忙着。。。练字了。”难道要她她在帮哥哥写罚写?

    “你们还,但是作业还是的写的,不会的可以问我,下不为例了哦。”蒋安一副老妈的做派,唠唠叨叨。

    她又没她要抄。洛浅浅听着教在心里不高兴,但是表面上还是傻呵呵的笑着:“班长的对。”她每天都是早上在学校自己现写的好吗?学的作业还需要抄?开玩笑呢。

    第一节课就是数学课,就是考试,所以一进教室,何闻玉就带着蒋安的作业回了座位,洛浅浅打开作业本开始奋笔疾书。

    “书本都收起来,不收也没关系,这两节课数学考试,不许交头接耳。”耿直抱着卷进了教室,一脸期待的看着指名他教数学才肯跳级的洛浅浅:“要上厕所的赶紧去,不下课,考完了交了卷才能去厕所,与考试无关的东西都放到座位里。”

    “我想把自己塞进座位里。。。”何闻玉不大不的声音传遍了全班。

    “咱班这个桌够呛,不过我感觉垃圾桶肯定能装下你。”耿直笑着:“你要不要去试试大?”

    “算了算了,我又不是垃圾。。。”何闻玉闻声红了脸,赶紧道。

    考试就在发卷之后开始了。

    这题有点熟啊。。。洛浅浅看着卷,翻来覆去,抬头看着耿直。耿直饶有兴趣打量的目光被洛浅浅猝不及防的抬头撞见了,一脸尴尬的转头看着窗外。

    果然。。。洛浅浅低头做题。数学竞赛她必然要去的,哥哥可是博乐学的风云人物,就算不为自己也不能丢了哥哥的脸。

    看着洛浅浅抬头,手下的卷已经尽数填满,低头看看手表,距离开始答卷时间不过过去了半个时,比洛书帆更狂,检查都不检查就跟他大眼瞪眼。

    洛浅浅低头,从座位里拿出了昨天张老布置的作业,翻译童话故事,低头翻译,卷扣在一边。

    耿直在内心抓狂:这是数学考试,居然拿英语本出来,把他这个数学老师当什么了???

    如果洛浅浅知道他内心的想法一定会回复:当你是监考呗。

    考试时间结束后,洛浅浅没随着那几个人提前交卷而是静静等着最后一排收卷,确认了名字没写错,洛浅浅乖乖的收起了英语本,跟着何闻玉去厕所了,一会还有大课间时间,上厕所时间本来就少。

    “丫头,我等你给我拿奖回来哦。”耿直看着低调的洛浅浅忍不住开口调笑。

    洛浅浅吐了吐舌头装作听不见。

    “我了多少次,作业必须写完?!你还敢留到上课写”上完厕所的洛浅浅正要下楼,却听见楼梯口传来的声音,此时大部分人已经去了操场参加大课间操,只有少数几个人还在墨迹,怎么会有如此严厉的谩骂呢?听这声音应该是楼上传来的。

    “浅浅,我们去看看吧。”何闻玉拉着洛浅浅唯恐天下不乱的想要凑热闹。

    “好啊。”洛浅浅坏心眼的想:哥哥在学赶走了一个钱鑫鑫不知道她又会撞上怎样的老师呢。

    两个人偷偷摸摸顺着楼梯往上爬,生怕一点声音打扰了教训人的心情反过来骂她们。

    两个人刚爬到三四楼楼梯中央位置就看到了人,急忙缩着头生怕被发现:穿着黑色衣裤的老师看起来就是很严肃的模样,面色铁青的拽着面前女孩儿的耳朵,大声呵斥,女孩儿紧咬着下唇不敢哭出声只是啪嗒啪嗒的掉眼泪。女孩看起来也就十岁左右的样,短袖没遮住胳膊上的淤青。

    “是他!”何闻玉在洛浅浅耳边惊呼出声。

    “你认识?”洛浅浅挑挑眉,有些好奇。

    “就我们第一天上学那天,我不是参加跳级考试吗?就是他从我旁边走还哼了一声,那眼神都是鄙视的,就好像我吃他家大米了一样。”何闻玉这套话还是跟洛浅浅学的,感觉颇有道理经常利用。

    “哦?”洛浅浅看着何闻玉脸上的恼怒,知道好朋友是没有谎的。

    “真的,当时我就想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结果还是个老师,看起来就不喜欢孩的人怎么会当老师啊。”何闻玉拽着洛浅浅继续声嘀咕着,此时大课间操的音乐已经响起,下去已经是来不及了。

    ‘啪’的一声,把洛浅浅和何闻玉吓了一跳,看见黑衣老师高高扬起的手才恍然,原来是打人了啊,看着女孩脸上肿起的一片,洛浅浅也有些害怕,为什么这样的老师不会被家长举报,还能在这里教书呢?

    “就你这样的垃圾上什么学,婊养的孩就是婊!穿成这样来学校勾引谁?!”‘啪啪’又是两个巴掌拍在了女孩的脸上,洛浅浅感觉女孩泛红的脸一定是肿了。

    “我靠!”何闻玉直接站起来越过洛浅浅要上前,被洛浅浅一把拉住。

    “你要干嘛?!”

    “老师打人了哎,打成这样了,这样的人还能做老师?!”何闻玉声音稍稍提高,洛浅浅怕被楼上的人注意到,急忙把她拉到楼上的视线死角。

    “你疯了吧?你现在上去了能做什么?能阻止一次能阻止第二次第三次吗?他能继续教书明学生家长都没有去投诉他打人这个问题,你了就有人信?你有什么证据?不定你走了以后那个女孩。。那个大姐姐会被在打一顿,那你是救人还是害人啊?并且。。。你敢保证他不会连你一起揍?”洛浅浅压低声音按住何闻玉,眼神里不出的严肃。

    “我。。。”没想那么多啊。何闻玉委屈的憋着嘴。

    “你什么你,你以为一腔热血一阵冲动就能当大侠了?动动脑,救人也不能把自己陷入绝境,让人有机会可以报复你你那是救人还是给自己找麻烦呢?你喜欢大侠都是做好事不留名,为什么不留名?如果知道了大侠是谁,被大侠行侠仗义的人是不是就会报复?”洛浅浅根本不理会何闻玉的委屈,满脸不放心的到。

    “你。。。”

    “你什么你,再做事这么冲动就去张爷爷那儿领卷去吧!”

    “你后面有人。。。”

    黑衣黑裤的男人此时正站在两人身后,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