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躲不掉的麻烦
    红色的碎花熊在四年一班甚至全年级全校掀起了碎花熊风暴,蒋倩被各种堵住问在哪儿买的,因为两人白送了这只熊想着帮两人拉点客户赚点钱,蒋倩也毫不顾忌的出了洛浅浅还有何闻玉,但是看着班里络绎不绝的别的班同学围绕在洛浅浅两人桌前,两人一个低着头记录,一个询问姓名班级还有喜好。

    “浅浅,玉,对不起啊,好像给你们惹麻烦了。”蒋倩看打了预备铃才闲下来的两人,走到两人桌前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洛浅浅摇摇头,从包里掏出了一根酸奶味棒棒糖:“喏,算给你的广告费了,不许嫌少啊。”

    “还有广告费呢,咦这个糖?我在家也吃过。”蒋倩接过了棒棒糖,看到老师已经进班级了,就笑了笑回座位了。

    “同班买有没有折扣啊?”叶晨看着拴在何闻玉书包上的红色熊道:“我有个姐姐要过生日了。”

    “打骨折你要不要?”洛浅浅眯着眼开起了玩笑,她可不敢出打折之类的话,不然都帮别的班的买岂不是亏很多?“不过可以特别定制,加上名字首字母生日之类的,颜色也可以选择,还可以给加个王冠或者什么的。”

    “真暴力,那就名字首字母吧,我写给你,颜色就要哪个花里胡哨的,她就喜欢那种颜色。”叶晨拿过洛浅浅的笔,在记录的本上写下了要求。

    花里胡哨?什么鬼形容,这是碎花好不,这种花纹用到连衣裙上那叫做波西米亚风格好吗?洛浅浅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表面上还是笑着的。

    “你家是裁缝啊?”张晟也回头凑起了热闹:“那给我也来一个,我要黑色的,符合我的气质。”

    “这叫裁缝?你不感觉叫贩更合适吗?”洛浅浅自黑道:“我们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别针了,我连刀都不沾的。”

    “那是因为你是厨房杀手,家里不让你进厨房。”何闻玉在一边拆穿了洛浅浅的自我感觉良好。

    “啊哦,老牛来了。”耿直是来了四年一班以后知道的耿直的外号,耿直的老牛,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做了决定的耿直。

    “今天上课之前先宣布一个好消息,洛浅浅,恭喜你,数学竞赛jin ru复赛了,我们学校独一号,大家鼓掌恭喜。”耿直笑着看向忙着做生意的洛浅浅。

    呃呃呃。。。洛浅浅感觉所有人都回头看也不是什么好的享受,二十多岁的心理年龄也克制不住瞬间就脸红了,站起来:“谢谢大家,谢谢老师,我取得这样的成绩跟聪。。。”洛浅浅一顿,怎么就差点出了实话,老脸一红:“跟老师的教导是分不开的。”

    “不是那个竞赛吧。。。”洛浅浅刚坐下张晟就用书挡着脸掩耳盗铃的跟洛浅浅聊起了天。

    洛浅浅忙着算干妈家的库存和今天的订货量,没空搭理他,何闻玉接话道:

    “最近有的不就一个竞赛?老牛就是用四年级竞赛多一点诱惑浅浅跳级的。”

    张晟难以置信的直接回身看着洛浅浅:“为了参加竞赛?你疯了啊?”

    “这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别感叹了,老牛已经看了你半天了。”叶晨道。

    在耿直的目光下,张晟收起了惊讶和感叹,回身做好,一副虚心好学的模样。

    “看到了吧,不止我一个人感觉你有问题,为了考试跳级。”何闻玉压低声音跟洛浅浅趴在桌上窃窃私语。

    洛浅浅翻了个白眼:“有能力不用是傻蛋,非要等学不明白才去吹嘘自己以前多厉害?我们还年轻,不到想当年的年龄。”

    “想当年我比你高半个头,嘿嘿,你现在长高了我还是比你高半个头。”何闻玉嘚瑟的笑道。

    以后也还是比我高半个头。洛浅浅笑了笑:“我会长高的,你等着我比你高了你就要叫我姐姐。”

    “嘿,你都不叫我姐姐,凭什么我叫你啊?”两个人的课就在争论叫姐姐中度过,前面的两人已经不想吐槽这两个无聊的孩了。

    “洛浅浅,你给我出来!”刚下课不久,四年一班教室就被一个清脆的声音惊扰了。

    洛浅浅皱着眉起身,看到门口熟悉的身影,就又坐下当做没看到。

    “不是一个班也能找来,真是厉害了。”何闻玉顺着声音看过去,熟悉的身影。

    “我就想静静,安静的静静。”洛浅浅嘟着嘴委屈的看着何闻玉,何闻玉就像哄狗一样拍了拍洛浅浅的脑袋。

    “你没听见我叫你吗?”人还是进来了,拍着洛浅浅面前的桌,声音大的整个四年一班为之侧目。

    “听见了啊,可是你叫我我就要理你吗?”洛浅浅把脑袋埋在何闻玉怀里蹭了蹭:“楼下狗也总冲着我叫,可是他不我哪知道他叫我干吗,是饿了还是渴了呢,那我干嘛要搭理,还浪费时间。”

    “听见了就行,就你那个熊给我来十个,每种颜色都要。”张静静着把一张五十块拍在了桌上。

    洛浅浅在何闻玉怀里露出了半个脑袋,看了一眼桌上的钱,道:“长得好看的一个四块,至于你?十块。”

    “嗤~”何闻玉差点忘了洛浅浅订的奇葩规定,后来因为在公园卖就统一四块一个了就忘记了这茬。

    “我得美到什么样啊。。。”蒋倩看着包上的碎花熊,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这个熊是两根棒棒糖和一个两毛钱的电话费换来的。

    “你!你凭什么?!”张静静听着洛浅浅的话气不打一处来。

    “千金难买我乐意,我就不想卖给你你能怎么样?要么你就不买,没人逼你。”洛浅浅嘚瑟的哼了两声,继续趴在何闻玉怀里接受对狗狗般的抚摸。

    “你!哼,我去告老师,你在学校卖东西!”张静静气愤的抓着钱走人了。

    随意啊,校规也没不行。洛浅浅对着张静静离开的方向吐了吐舌头:略略略。

    “你居然为了气她不赚钱了哎,真不像你。”何闻玉可是很清楚自己好友的脾性,金钱至上。

    “卖给她,她还要找毛病那我多委屈?”洛浅浅继续嘚瑟的让何闻玉给她捋毛。

    张晟和叶晨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洛浅浅:“骂人不吐脏字,厉害厉害。”

    “你骂人了吗?”何闻玉看着洛浅浅一脸疑惑。

    “才没有呢,我可是好孩。”洛浅浅才不解释给她听呢,不然又被学去骂人玩了,一旦被发现了挨揍了就是她的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