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兄妹一起去省城
    饭后,洛妈拿出了下班后去买的行李箱,不大也不的行李箱是洛书帆喜欢的黑色,往里面装兄妹俩要换的衣服,还有分开装的钱:“这是你们俩明天要交给老师的,书帆拿着,这是你们考完试买礼物的钱,同学老师还有玉干爸干妈都别忘了,我放在浅浅外套兜里了。”

    “妈妈,我们去那么多天,我会想你的。”洛浅浅不管妈妈在收拾行李,直接扑进了妈妈的怀里撒娇。

    洛妈摸着洛浅浅的头,轻声道:“妈妈也会想你们的,你们也别紧张,就当是去玩了,好好玩。”

    “妈妈,就没你这么打击积极性的啊,别人家都一定要好好考,你让我们好好玩。”洛浅浅噘着嘴看着洛妈:“妈妈想要什么礼物?”

    “你们还用我叮嘱?开开心心的就好了,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洛妈轻笑道。不是因为两个孩都很优秀所以放心,也不是因为张老的所以不管,只是感觉作为孩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就好了,这才应该是家长。

    洛书帆看着妹妹在一边撒娇,也笑着开口:“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熊孩,这不就的浅浅吗?”

    “哥哥”洛浅浅从妈妈怀里爬出来,满屋追着洛书帆跑。

    洛妈收拾着两个孩的衣服以及零食,看着炸毛的猫一样的妹妹追着哥哥满屋跑,眉眼弯弯。

    洛妈一大早就起来送洛家兄妹去学校,看见等在楼梯口的何闻玉。

    “玉你怎么这么早啊?”洛浅浅拉着何闻玉的手,看着没有穿校服也没有背书包的何闻玉一脸的好奇。

    “浅浅,这个给你,昨天跟妈妈一起做的平安符,你要加油啊。”何闻玉把握在手心里的东西十字绣拴在洛浅浅的书包上,然后又拿出一个:“哥哥也有。”交到了洛书帆手里。

    “肯定睡得很晚吧?”洛浅浅看着何闻玉手上缠着的创口贴,鼻一酸:“疼吗?”

    “没有啦,你要加油,要连同我的份一起努力啊。”何闻玉看着洛浅浅,视线也有点模糊了:“我回家吃饭啦,记得给我带礼物啊。”

    着,何家的门开了又关,洛浅浅一脸懵逼。

    “玉不舍得你呢,好啦赶紧走吧。”洛妈看着紧闭上的大门笑笑。

    洛浅浅走到路口还回头看看,看到何闻玉家窗口上有一个的身影一直挥着手,她也对着的身影挥了挥手。心里默默地想,要是她没有回头,这傻孩就这么一直挥着手?

    “妈妈,浅浅晚上不会尿床吧?”洛书帆看着妹妹伤感的模样,急忙开口转移话题。

    洛妈一阵无语的看着儿,不关心认床的问题关心尿床???还是开口道:“应该不会。”

    “妈妈,哥哥这明显是没话找话,不要搭理他,他才尿床。”洛浅浅看着哥哥哼了一声就转过头不看他了。

    洛书帆又好气又好笑,气的是妹妹根本不领情,笑的是妹妹还能反过来找茬他。

    “你们俩不许闹了,书帆要照顾妹妹,在车上看着点妹妹别被人贩拐跑了。”洛妈满脸认真的嘱托道:“现在人贩拐孩不一定是为了卖到深山啊,打断胳膊腿扔大街上乞讨的也有,挖走器官卖的也有。”

    “妈妈你在哪儿知道的啊?”洛书帆满脸的不信。

    洛妈看着洛书帆很严肃的道:“报纸上写的,你看好妹妹,别被坏人带走了。”

    “妈妈男孩比较值钱,卖到深山里当家里的独苗传宗接代什么的。”洛浅浅坏笑着补充道。

    洛书帆不禁的瞪了悠哉的妹妹一眼,道:“听过煲仔饭没,就是把你这种孩切一节节的放在锅里炖。”一本正经的胡诌八扯。

    “哥哥你得看着我,一旦我真被别人用棒棒糖拐跑了,看你怎么跟妈妈交差。”洛浅浅蹦跶的站在洛书帆身前撒娇,可不能因为拌了两句嘴,哥哥一会不管他了。

    洛书帆听了妹妹的话第一反应是把背在身后的书包挪到身前打开检查,然后才舒了一口气道:“你那么挑剔,一般的就能把你拐走了?更何况也不看看是谁的妹妹,哪有那么笨。”

    “你这是夸妹妹还是夸自己呢?”洛妈好笑的看着一双儿女,满脸的关切道:“你们俩别想着自己出去玩什么的,人生地不熟的。”

    妈妈,要告诉您她在省城上了三年大学吗?洛浅浅暗暗想道,然后还是扬起笑脸:“是是是,我和哥哥最听话了。”不让妈妈担心才是最重要的。

    到了集合地点——学校门口,看着背着大包包的同学,洛书帆再看看妈妈给装好了的行李箱,暗自感叹,还是妈妈最夸张了,不过装那么多东西肯定会很沉,自己还要照顾妹妹,拖着箱最好了。

    跟洛书帆班主任还有带队老师打了招呼,洛妈又很严肃的嘱托了兄妹一番才一步三回头的去上班,脸上满是不舍。

    带队老师看着洛浅浅暗自吃了一惊,虽然得到了提前打招呼,但是看到这么的孩去参加复赛还是有点无法接受事实。

    “洛书帆,这就是你妹妹?”那个被博乐学嘱托过他多加照顾又被学校里的袁老暗自嘱托了一番更是被实验高中的张老打电话叮嘱的那位?

    “老师好,我是洛浅浅,如假包换的洛书帆亲妹妹。”洛浅浅看着带队老师眼里的震惊,只当做是年龄的原因,并没有去细想。

    “好好好,一会你们坐我旁边,跟着我。”带队老师清了清嗓:“我叫孟学道,如果有什么问题迷路了都直接报我的名字。”

    “好的,谢谢老师。”洛书帆拉着妹妹的手,紧紧跟在孟学道身后,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老师对他们特别照顾的样,不过,对妹妹有好处的事他不会拒绝。

    实验中学包了一辆公交车,送参加竞赛的人到火车站看着座位都还有空余洛浅浅不禁疑惑:“哥哥,就这么几个人吗?”

    “我们学校就这些人,听老师,我们是一共一百个名额参加复赛,一两千人争二十个决赛名额。”洛书帆一耸肩,抓着妹妹到处乱抓的手,往手心放了一颗牛奶糖:“我们就像妈妈的那样,当做去玩的就好了。”

    “这么夸张?”洛浅浅吐了吐舌头:“我就是去凑热闹的,有哥哥在,哪里有我这样的可爱发挥的余地呀。”

    “书帆,你这妹妹真好玩,借我玩两天呗。”坐在前面的男生回头对着两人嬉笑道。

    洛书帆一拳怼在男生背上:“杨洋,这是猫还是狗你就要借?你怎么不把你妈妈借我两天给我洗衣服?”

    “我妈同意就行啊,我无所谓的。”杨洋腿放在过道上,头枕着胳膊趴在公交车椅背上,看着洛书帆。

    洛浅浅看着两人捂嘴偷笑,哥哥也有这样的好朋友呢,不是前世那个半天打不出个屁的闷死人的内向性格了。

    “妹妹,哥哥给你糖吃,去哥哥家玩两天好不好,哥哥给你扎辫,还给你穿裙。”杨洋转过头一副哄骗孩的语气。

    洛书帆好笑的看着好友的行为,真以为自家老虎是可爱的猫咪啊,太年轻了。

    洛浅浅看着哥哥期待的表情一时无语,这是亲哥的行为?是坑妹还是坑友?于是开口道:“大哥哥,你爱玩芭比娃娃啊?浅浅已经不玩那种孩的玩具很久了,都送给妹妹了,不如大哥哥等我妹妹长大跟我妹妹一起玩吧?”

    “芭比。。。”杨洋一时愣住,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嘴角抽搐的转移话题:“你妹妹多大?”

    “今年五月份出生,现在半岁了。”洛浅浅想到以后白白胖胖叫着自己姐姐的人儿就开心,喜形于色。

    杨洋幽怨的看了洛书帆一眼,默默的转过了头,不再开玩笑。

    孟学道一下了车就让众人在车前排好队发车票,把洛书帆洛浅浅拉到前面,愉快的检票进站验票上车。

    洛浅浅一上车就开始活跃起来,上辈一直也没有坐过火车,上学都是坐高铁又快又安静,没想到这辈居然有这样的体验。

    火车是没扇窗前有面对面的两排椅,左边是三人座的两排,右边是两人坐的两排,在窗前还有一个不大的桌板,能放点水什么的,还放了装垃圾的盘。看着洛浅浅,洛书帆也觉得心情大好。

    “洛浅浅你坐最里面,洛书帆你坐中间。”孟学道指着一排椅道,在对面坐好了的三人不禁面露苦色,老师在对面还怎么愉快的玩耍啊?

    “孟老师,我已经安排完了,好在赶上了。”另一位带队老师,是个年轻的女老师穿过车厢把手中的活页夹交给孟学道,道:“您拿了这么大的箱?”着指了指洛书帆抱在腿前的大箱。

    “不是,你也快坐下吧,一会就开车了。”洛浅浅吐了吐舌头,虽然箱不满,可是体积还是不的,尽管跟她去上学那时候的箱比起来只是巫见大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